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三十一章 血灵祭坛

作品:盖世|作者:逆苍天|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2-15 11:53:58|下载:盖世TXT下载
  海面。

  蟒后徐子皙,驾驭着七条狰狞巨蟒,风驰电掣了一阵子,轰然撞击在“深蓝幽幕”。

  嘭!嘭嘭嘭!

  七条身长数十米的巨蟒,浑身光烁飞溅,撞的七荤八素,猛地倒卷回来。

  和巨蟒心神、气血合一的徐子皙,人在虚空,只觉得中丹田玄门穴窍,所藏的浩瀚气血,忽然就失控了。

  她这具因妖族灵诀,精炼的体魄,血肉筋骨也酸痛的要命。

  强行顿住,她凝神细看,立即瞧出了“深蓝幽幕”的存在。

  徐子皙骇然,“星烬海域被封禁了?”

  这般想着,她不死心地变幻着方向,尝试从别的角度脱离这一片海域。

  嘭!嘭嘭!

  连连撞壁后,徐子皙终于死心,颓丧地发现以她魂游境的修为,以七条巨蟒的妖能加持,竟然都破不开那深蓝光幕。

  “海底,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念一起,一股令她灵魂颤栗的压迫力,忽然从远方那些魔宫、妖殿所在岛屿传来!

  “妖瞳探照!”

  一滴精血,在徐子皙指尖燃烧。

  她的眼瞳,忽然变成绿翡翠般的诡异色泽,能瞧见万里之外的一举一动。

  人在高空,她消耗着精血和魂力,眺望着远方。

  她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的凝重,深沉的如要滴出水来。

  她骇然瞧见,就在她离去的那些岛屿空中,凭空多出一块巨大的蓝色晶体。

  那蓝色晶体,高悬在空中,呈水滴,眼泪的形态。

  蓝色晶体在空中,在月光的透射下,晶莹无暇,释放出耀眼的光芒,给人一种极其瑰丽奇妙的感觉。

  一滴巨大眼泪般的晶体,有异乎寻常的灵魂震动,如在牵引着所有人的魂魄!

  相隔如此远,动用“妖瞳”去看的徐子皙,都惊恐地发现,她的天地人三魂,都仿佛被那蓝色晶体吸引着,要逸入其中。

  咻!

  一束灰色光影,从云水宗一位阴神境大修的眉心飞离,瞬间射入那蓝色晶体。

  云水宗那位女性修行者,本来也在空中,在眉心灰色光影消逝之后,如三魂被抽离,躯身没了魂儿的掌控,从高空骤然到海内。

  “咻!咻咻!”

  不仅是她,雷宗,还有寒阴宗的领头者,飞向天空,欲要逃离的霎那,纷纷被抽离了魂魄。

  三魂被强行扯入那蓝色晶体,他们逃窜的躯体,接连落入海内。

  悬浮高空的蓝色晶体,在短短时间内,就将那块区域六位大修,接连吞没魂魄。

  待到那片区域,没有活人之后,那块蓝色晶体在虚空滴溜溜旋转着,似在搜查着别的魂灵气血。

  方位确定后,就在虚空飞驰,找寻新的目标。

  徐子皙熟悉的魔宫黑浔大人,灰鸦大人,都不知所踪,不知去了何处。

  以“妖瞳”看了一阵子的徐子皙,见那眼泪形态的蓝色晶体,虚空飞行的方向,不是自己这一边,而是别处时,心下一松。

  “不是我,新的目标不是我……”

  她惊魂未定地,喃喃低语着,脸色煞白。

  她看出来了,眼泪形状的蓝色晶体,在星烬海域的上方天空,该是在猎杀着,那些带各大宗派试炼者而来的长老。

  是那些阴神境,魂游境,甚至可能是黑浔和灰鸦!

  她没有成为目标,首先是离那蓝色晶体较远,还有就是,她只有一人,她不值得那蓝色晶体,舍近求远地找上来。

  “可如果,没办法冲出这深蓝的结界,我早晚还是会被那东西盯上。”

  徐子皙站在那层“深蓝幽幕”前,感受着其中隐藏的恐怖异能,“到底是什么,覆盖范围能广阔如此?整个星烬海域,居然都被封禁着,海上和海下,皆是如此!”

  她想不明白,困惑之际,又无可奈何。

  她尝试着,以妖殿的秘法沟通灰鸦。

  坐镇星烬海域,八级的灰鸦大人杳无音信,再没有丁点回应。

  徐子皙心中渐生绝望情绪。

  ……

  海底。

  一片深蓝光影,如巨大的阴影,在海下面缓缓笼罩向那头金色蛮牛。

  金色蛮牛的凄凉哀嚎声,以妖族声波的秘术,瞬间直冲数十里。

  蓝色阴影还是蔓延而来,将它笼罩在内。

  哀嚎声,戛然而止。

  “噗通!”

  与此同时,一具失去了三魂的尸身,从天而落。

  尸身透过“深蓝幽幕”,如炮弹般,落向这方深海。

  那是一位精修体魄,出自古荒宗的阴神长老,在三魂被那上方蓝色晶体吞没后,他这具没了魂魄的血肉躯体,就顺势沉落到海内。

  令人惊奇的是,“深蓝幽幕”阻止下方的试炼者,冲出海面。

  可没了魂魄,只剩下血肉躯体的死者,却能毫无阻碍地穿透“深蓝幽幕”,直达深海。

  似乎,是为了方便那片蓝色阴影。

  果不其然。

  将妖族的金色蛮牛笼罩的蓝色阴影,在海底涌动着,将那位古荒宗的长老尸身,也给牵扯在内。

  ……

  玄霞宝珠内。

  在虞渊,在柳莺那儿连番受挫的陆白蝉,心情阴郁,说不出的难受。

  她每每再看唐灿,就觉得不顺眼,认为是因为唐灿,因为那蔺竹筠的存在,害她的判断出错,导致了虞渊的离开。

  虞渊的离开,引发一连串的反应,造成天邪宗、赤魔宗和剑宗相继脱离。

  最后,又使得他们寄予厚望的陨落星眸,和他们明明相会了,她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又瞬间分开。

  突然,一道妖能裹着的音波,瞬间撞在宝珠的霞光盾面。

  身为操控者的陆白蝉,精神集中,稍加解析,便猛地变色。

  “那头妖族的金色蛮牛,被一片蓝色阴影笼罩吞没,它……自知必死无疑,聚涌妖能传递讯念过来。一方面,愤怒我们没有搭救它。另外一方面警告我们,要我们速速离开,离开星烬海域!”

  陆白蝉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们玄天宗,还有对面元阳宗的人,道:“虞渊是对的!”

  ……

  陨落星眸在海底飞驰着。

  在虞渊道出“蓝魔之泪”,就是天外异族——蓝魔族,硕果仅存的血灵祭坛以后,很多人都爆炸了。

  不知道“蓝魔之泪”,却听闻过血灵祭坛的人,纷纷惊叫,开始指责魔宫和妖殿。

  这时,费羿站出来,指明要和虞渊详谈。

  “噗通!”

  突然间,一具尸体穿过“深蓝幽幕”,猛地坠海。

  “我宗的长老!”

  秽灵宗的池荫,看着落海的尸体,脸色微变。

  “怎么会有尸体,从上方落下?”云水宗的罗依依惊道。

  “血灵祭坛分两层,一层灵祭坛,一层血祭坛。”血神教的林嶽,神色还算是平静,“灵祭坛应该在海面上,向那些留守的长老魂魄下手,吸扯他们的天地人三魂。魂魄被抽离,尸体落海,交由血祭坛蚕食血肉生机。”

  秽灵宗的池荫,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道:“应该是这样了。”

  “海底的,就是血祭坛?猎杀妖族,四处活动着的,就是血灵祭坛的血祭坛?”费羿询问,“虞渊,你当真肯定吗。”

  他本来要和虞渊深谈,是在没看到事实前,希望虞渊不要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一座血灵祭坛在星烬海域的海岛,必然和妖殿、魔宫有关,妖殿的人都死了,他是魔宫如今的话事人,他要站出来维护魔宫的尊严。

  可还没有等他说出那番话,一具秽灵宗长老的尸体落下,林嶽和池荫的说辞,让他都不得不信了。

  “嗯,蓝魔之泪,就是蓝魔族对那座灵祭坛的称呼。”

  虞渊笑了笑,指了指头顶,“好消息是,蓝魔之泪不再海下,而是在海面上。此刻在海底活动的,只是血祭坛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