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82章 只能活一个

作品: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作者:往边|分类:游戏竞技|更新:2020-03-26 20:38:23|下载: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TXT下载
  手中的信纸仿佛有千斤重,原光海捏在手中。

  这一刻他无比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打开这封信,看到一个如此让人绝望的消息。

  “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原光海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他内心深处疯狂的咆哮,想要找出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来否定自己看到的东西。

  但莫名的在心底深处,一个如同魔鬼一样的声音却在告诉着他。

  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早就有所感觉了,不是吗?只不过一直在逃避!”

  有些问题如果未曾想过,很多时候便可以当它不存在,但当你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开始怀疑。

  真像就会如同抽丝剥茧一样,血淋淋地展露在眼前。

  “阿海!”

  不远处传来红雀关切的声音,没有了身上的伪装,他们都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原光海是一个身材高大,头发微卷的英俊年轻人,红雀也是美丽异常,人如其名,她有一头亮丽的红色长发,身材比罗杰看到的大多数日出女性都要丰满一些,也高挑得多。

  在红发的映衬下显得皮肤更加白皙。

  “别过来!”

  原光海怒声咆哮道。

  在短短的一瞬间,他脑海中已经闪过千百个念头,一瞬间他联想到很多事,本来那些疑惑的地方,在得到答案之后都迎刃而解。

  “石田南一郎是你的父亲,也是红雀的父亲,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原光海浑身发抖,就连对面的罗杰也有些好奇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不过罗杰也只是心中好奇,却绝对不想掺和进这种麻烦务必的事情当中。

  “放开他,你给他看了什么?!”

  红雀娇叱一声,举起手中的巨剑向罗杰冲了过来。

  罗杰看也没看身体便自发地做出了反应,宿命之剑上扬,三次攻击累积在一起然后瞬间爆发。

  当!

  受到狂暴的冲击,孔雀身体向后退去,一连退出十几米,撞在了身后的大树上。

  树干剧烈的晃动,女孩脸色一红,可深吸几口气便很快恢复了正常。

  罗杰不由得多看了红雀一眼。

  伏牛剑庐的防御力还真是夸张。

  刚才那一瞬间,他似乎只是随手反击,但顷刻间三股力道叠加在一起,虽然还达不到宿命之剑主动爆发时的威力。

  但只看攻击强度,却也绝对接近了中段的顶点。

  现在的罗杰已经不再是三个月之前的他了,三十三种传承集于一身,杀伐之术烂熟于心。

  “我说了别过来!”

  原光海怒声咆哮,他脸上的狰狞,让红雀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石田峰主和你说什么了?”

  红雀眼圈儿发红,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你后悔了是吗?”

  “你后悔和我离开剑庐,在你心中你的老师比我更重要,比我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

  “别说了,别说了!”

  原光海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彻底裂开,说不上的情绪涌上心头。

  五味陈杂。

  在这一刻他恨不得当场死去,也不愿意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我知道的,石田峰主一直很喜欢你,在他的培养下你很有可能会接替他的位置,走上权力的巅峰。”

  “呵呵,和这些比起来,我又算得了什么?”

  红雀一脸惨然。

  “是我太冲动了,我不应该偷走那件东西,我不应该缠着你!”

  热泪顺着眼眶涌出,红雀将手中的大剑插在地上。另外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

  “给我你的答案。”

  “你是选择回到那个牢笼一样的地方,还是和我,去找到属于我们的自由和未来!”

  “我只要你的答案!”

  原光海眼皮狂跳,他了解红雀,这个像小鸟一样活泼自由的女孩。

  她性格暴躁,敢爱敢恨,只要自己点头,她一定愿意扛下所有的后果来换回自己的一线生机。

  这本应该是一个无比幸福的时刻。

  他们是自由的抗争者,哪怕面对来自剑庐的压力,可心中有爱,也能够以死对抗。

  但这一切都被事实的真相摧毁。

  他们之间没有爱。

  没有未来。

  “如果被红雀知道了真相,她会怎么办?”

  “她肚子里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凌乱的思绪涌上心头,原光海痛苦地摇了摇头。

  “红雀别做傻事,你相信我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飞快的将信纸上剩下的内容读完。

  “啪!”

  灵力从手中喷涌而出,将信纸震成粉末。

  他知道了宫则的目的。

  她要他死。

  两个人的禁忌之恋只是小事,背后牵扯的是另外一个秘密,虽然信纸上没有明说,但原光海却已经猜测到了什么。

  有些事就像一层窗户纸。

  一旦捅破了……

  发生了这种事,两人几乎已经没有活着的可能了,实际上这些天他们一直在担惊受怕。

  如果不能返回到现世,那么被剑庐找到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到那时等待他们的唯一命运就是死亡。

  但在这必死的局面中,却也有了微弱的一线生机。

  原光海擦掉脸上的眼泪,他恢复冷静,目光重新变得坚定。

  宫则千代子说的对,发生了这种事,想让两个人都活着是不可能的,唯一的结果就是死掉一个。

  并且死掉的这个人愿意主动承担所有罪恶,这样的话,剩下的那一个才有活下来的可能。

  但也只是可能。

  渺茫的几乎看不见希望。

  目光落在红雀脸上,想到两人结识以来的种种。

  如果……

  原光海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罗杰。

  “你是谁?”

  “我来自寒川,是寒鸦剑主的学生罗杰。”

  “恰逢其会罢了。”

  “注灵法在哪儿?”

  罗杰并不想关心伏牛剑庐的家内事,可如果注灵法被天狗神社的人获得,对他们来说就太被动了。

  “你看过这封信吗?”原光海问道。

  “信?”罗杰摇了摇头。

  “那封信上有你们伏牛剑庐的灵力禁制,我贸然打开只会摧毁它。”

  原光海低下头。

  “他们快来了是吗?”

  “很快。”

  “能给我一点时间吗?”

  “我想单独和红雀呆一会儿,就在他们来之前。”

  罗杰皱了皱眉。

  “这是注灵法。”

  原光海掏出了一块儿拳头大小的青色石块儿,“我可以把它交给你。”

  “让我们做最后的告别。”

  罗杰犹豫了一下。

  “好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走了原光海手中青色石块儿。

  入手一片冰凉,这东西表面应该被特殊的禁止封锁着,不知道方法短时间之内恐怕没办法破解。

  反正回去之后便能从伏牛剑庐手中得到完整的注灵法,唯一让他感到心安的是东西既然在这儿,便说明天狗神社并没有得逞。

  “红雀,跟我来!”

  原光海转身走向身后不远处的房屋。

  周围地势开阔,眼前的房屋也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在这样的距离下,罗杰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

  “你要放弃吗?”

  红雀握紧手中的武器,“我们还有机会的!”她眼中闪烁着光芒。

  “没有机会了,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剑庐先找到我们,神社的人不会来了。”

  原光海环视四周,“他们也许就在这附近,就在某个地方悄悄的观察,可这里是剑庐的地方,他们不可能在这儿和剑庐发生冲突。”

  “不会的,不会的!”

  “说好了是今天的,今天一定会来,至少在多等……”

  “这是命,红雀。”

  原光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张了张嘴想要和眼前这个女孩儿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他却颓然的放弃了。

  “他们来了!”

  原光海突然开口,红雀心中一惊猛地转过头,可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破风声从身后传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体防御便被突破强大的力量涌入体内。

  红雀拼命地将身子扭正,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在昏迷前的一瞬间她看到了原光海脸上的绝然。

  “好好活着!”

  “把我的那一份儿一起承担下去。”

  以伏牛剑庐弟子的身体防御力,如果不是极其亲密的人,想要瞬间制服他们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此时红雀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黑暗将她吞没。

  啪嗒。

  原光海将红雀摔倒的身体抱入怀中然后平放在地上。

  在他身后不远处,只有面无表情的罗杰。

  “结束了?”

  罗杰想不通为什么原光海会突然出手袭击红雀,不过听对方的意思,他们原本应该是在这里约好了和神社的人碰面,然后想办法离开剑庐的势力范围。

  如果他再晚来一段时间,双方接触,也许真有机会离开这儿。

  可惜,罗杰的效率太高了。

  原光海最后看了一眼侧卧在草地上的红雀,他站起身走到罗杰身边。

  “告诉宫则,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剩下的就是她的了。”

  原光海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下一秒,还没等罗杰应过来他便看到原光海身上的灵力突然一爆,他身形微震,口鼻和双耳中都渗出了丝丝血迹。

  下一秒,原光海轰然跪倒在地上,最后抬头看了一眼,“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紧接着头颅低垂,气绝身亡。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罗杰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封信,就可以让一个沉浸在爱情中的男人悍然赴死。

  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在不远处的山丘上,多出了一道身影。

  宫则千代子。

  罗杰立刻就想明白了,那封信的开启就是某个钥匙,当原光海看到信上内容的时候,宫则千代子便已经知晓。

  下一秒,还在山丘顶上的宫则千代子便出现在罗杰眼前,她扫视了一眼原光海的尸体,大步向红雀倒地的方向走去。

  “这是你应得的。”

  经过罗杰的时候一团灰朴朴的书籍抛出。

  看到眼前这个局势,罗杰长叹一声。

  “阿海!”

  就在这时昏迷中的红雀突然苏醒,她猛地从地上弹起,一转身便看到了正向她走来的宫则千代子。

  “老……老师!”

  红雀脸色一变,可很快她的视线越过宫则千代子便看到了归倒在地上的原光海。

  感受到对方身上断绝的生机,红雀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怎么了?”

  “你怎么了?”

  “快醒过来!”

  “我们说好了,要一起面对的!”

  “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拼命的想要擦掉原光海脸上的血痕,可不知为什么她5擦得越快,从原光海眼角渗出来的血液就越多。

  “你好傻!”

  红雀猛地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宫则千代子,“那封信是你写给他的,对吗?”

  宫则千代子点点头。

  “你们犯了禁忌,这是唯一能让你活下来的办法。”

  “禁忌?!”

  红雀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俯下身子将额头抵在原光海的额头上。

  “你真傻,你真傻……”

  她不停的重复着。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我的哥哥吗?”

  “可我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啊……”

  红雀放声痛哭,滚烫的泪水落在原光海的脸上,可此时,那个英俊的男人再也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了。

  “错的不是我们,是剑庐!”

  “是那该死的规矩!”

  站在不远处的罗杰听得心惊肉跳。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对私奔的情侣竟然是兄妹,由此联想到剑庐的禁忌,还有不久前那场浩大的选拔。

  罗杰知道他在不知不觉间又卷入了一个无比麻烦的漩涡。

  “你在胡说什么?!”

  宫则千代子怒吼一声。

  “你想死吗?”

  “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红雀惨然一笑。

  “杀了我吧。”

  宫则千代子握紧拳头,“你要记住,这一切都是原光海的阴谋,是他怂恿了你,只有这样我才能帮你活下来。”

  可红雀目光空洞,宫则千代子所说的话她似乎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这时候的罗杰恨不得立刻转身逃走,不过他知道现在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什么也不要做。

  “他是为你而死的,接下来该轮到你为他而活着了。”

  宫则千代子厉声说道。

  红雀抱住原光海的尸体,可就在这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猛的一变。

  她止住了哭声,慢慢地抬起头,“你说吧,我该怎么做?”

  宫泽千代子脸上的怒容收敛,她扫视了罗杰一眼,罗杰心头一跳,手里的那些东西恐怕没那么好拿。

  “需要我做些什么?”罗杰主动开口。

  “只是几句话的事。”

  宫则千代子点点头。

  一切收拾妥当。

  红雀擦干眼泪,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老师,您为什么要救我?”

  犹豫了一下,红雀还是开口问道。

  “没什么,你是我的学生啊。”

  宫则千代子笑了笑。

  “我不是说过吗,你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一样的冲动,一样的莽撞。”

  说到这儿宫则千代子突然停了下来,而站在一旁的罗杰却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他总感觉宫则千代子的语气中似乎隐藏着某些信息。

  也许是他想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