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91一寸相思千万绪

作品:穿越养娃日常|作者:臻善|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4 19:41:03|下载:穿越养娃日常TXT下载
  翩翩不再纠结梅花的问题,她略有些不自在的问梧桐,“我在这儿多长时间了?”

  梧桐佯作没发现姑娘的异样,一本正经的回答说,“不到半柱香时间。奴婢见姑娘赏花赏的入神,就没惊醒姑娘。”又贴心的说,“之前夫人交代姑娘办的事儿,奴婢让秋雨去做了。有秋雨看着,姑娘不用担心。”

  翩翩闻言松了口气。

  她看看如今的天色,应该是不早了,都已经到了落日的时辰。

  午膳后隐匿在云层后的太阳,不知道何时又从云层中跳了出来,如今在西边缓缓落下。西边云霞漫天,火烧云通红通红的,一看就知晓,未来半月都是好天气。

  好天气就好,不然猛一下从京都跑到河州,怕是不适应河州寒冷的气候,回头就得坐下病来。

  意识到自己想到了什么,翩翩面孔陡然火烧火燎的。

  她和李和辉到目前为止什么实质性的关系都没有,她竟然就开始忧心起人家的身体和健康了,她实在是……不知羞!!

  但是,翩翩心里的小人儿又忍不住跳出来辩解,道是李大人终究远来是客,他和二哥的关系又那么亲厚,即便冒着风雪严寒也要来参加三个侄儿的满月礼。那她关心一下人家的身体,这也无可厚非吧?

  毕竟,即便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这么情深意笃的跑过来给三个侄儿做满月,她也要好生款待人家,照顾好人家的身体……才不会!她顶多就是好吃好喝的招待人家,才不会方方面面考虑周全,还要忧心人家的身体,她才没那么多余的好心。

  毕竟,这世上也只有一个李和辉,外人……且都靠边站。

  总归,就是她心里装了人家,所以才事事都考虑到前头,才事事都为他忧心罢了。

  认清了这个现实,翩翩心中并没有多少自以为的赧然羞愧与窘迫。因为她已经想到,李和辉寒冬腊月的跑来河州,为庆贺三个侄儿满月固然是其一,但是,其中未尝没有探望她的心思。

  两人离的远了,她反而能冷静的思索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这么一静心思考,早先一些被她忽略的细节就浮上脑海。

  比如,不知从何时开始,李和辉给家中随礼,其中娇俏的小姑娘用的东西总是会多一些。或是布匹绫罗,或是珠钗首饰,再不济还有一些团扇璎珞。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为,徐府小姑娘多,李和辉不过投其所好;也可以想做是,他和家人不亲厚,得来那些女眷用的东西放着也是闲置,送到徐府也当是清理库存了。

  这都可以作为他送那些物品的理由,因而翩翩也不能确定他的心思。

  但是,他不定时登门时,手中总是会带着一份儿知味斋的点心,不论是红豆糕、荷花酥,亦或是桂花千层糕,这都是她喜欢的。亦或是珍品斋的干果和蜜饯——家中人都嫌弃那蜜饯过甜,只有她觉得那甜度刚好。而这东西也在他随身携带的物品之中,也多半都进了她的肚子……

  还有,记不清具体是那日,她吐槽了让她差点遇险的那个元宵节。还说害的她连花灯都没好好赏,她本来听说有盏八角宫灯的美人灯,是从宫里出来的,还想看看有没有之前李和辉送的那盏好看。结果不过两日功夫,那盏美人灯就送进了府里……

  如此种种,多的不胜枚举,李和辉对她的心思可见一斑。

  无奈她当初眼瞎,竟是对这些都视若无睹。

  不,那时候她也是有过悸动的,可却不敢深想。毕竟双方身份天差地别,他是郡王府的公子,之后哪怕不能继承郡王爵位,也多少会被分个侯爷或伯爷。而她不过是个六品翰林院侍书学士的妹妹,除了本身容貌拿的出手,其余都远不如京城那些千金闺秀。

  正是这种自卑心理作祟,才让她将那些悸动与心动掩埋,连回想都不敢。直至后来她在柯柯家的别庄出事,李和辉出手相救,事后求娶……

  她那时钻了牛角尖,以为他是出于责任才有那举动。她不想误了他的终身幸福,也不愿意自己成为恩将仇报、面目全非的女子,所以终究是拒绝了。

  其实仔细回想,那时候她应该就已经对李和辉动了心思的。不然,她何至于在乎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

  真正不在意一个人,是不在乎自己在对方心中的美丑与好坏的。她却那么介意,极力要维护那点形象,这不是动心是什么?

  可惜那时年纪小,脸皮薄,不会沟通,也不懂该如何表达,所以只一味的拒绝躲避,事后还给自己设了个套,自己钻了进去不出来。

  翩翩心思电转间,脑中闪过这许多讯息。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了看即将黑下来的天色,就和梧桐说,“走吧,咱们去前边看看。秋雨粗枝大叶,心思也不细腻,指望她打扫客院,我怕丢了咱们府里的颜面。”

  梧桐心中好笑,客院早就收拾好了,还是您和两个小姑娘一起盯着收拾的。那院子究竟用不用重新拾掇您还不知道么?如今还说担心秋雨打扫不净怠慢了贵客,其实,是您心里想见贵客,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吧?

  梧桐心里揶揄,面上不漏声色。姑娘这模样是从牛角尖里钻出来了,她总不好打趣她,不然姑娘恼羞成怒,再钻回去怎么办?

  如此梧桐也不多说什么,主仆两个相携去了前院。

  因为李和辉远道而来,之前还留在府中和徐二郎续杯的几位大人都起身告辞离去。

  这些都是徐二郎的同僚,更甚者还有一位上司,于情于理他都得亲自送一送。

  恰好李和辉风尘仆仆过来,也需要歇息歇息,所以且给李和辉些收拾的时间,徐二郎就暂且去送客了。

  翩翩自然是不知道李和辉如今就在客院的,她还以为李和辉被自家二哥留在宴席上叙旧聊天了。

  因而,也没多想,径直就进了留宿男宾的客院。

  可这一进去,翩翩就察觉到不妥。

  客院中除了几个正在干活的丫鬟,竟然还有个做小厮打扮的男子。

  翩翩当下心中一悸,但随即她又想到,能在此刻进入这客院的,也不会是什么坏人。若不是前院那些大人身边伺候的人,那就该是李和辉过来这里了。

  翩翩一时间心跳砰砰。

  她过来这一路是没听说过那个大人醉酒不能归家,要在客院中稍事休息的消息……事实上,她这一路过来,根本没见着一个人影。

  今天三胞胎满月,可从前三天起,整个府里的人都忙碌起来。下人们连轴转也累得慌,加上这一整天都忙的脚不沾地,如今觑着空,都赶紧找吃的填肚子去了。

  那这客院中入住的人,到底是谁?

  翩翩双腿一边无意识的往后退,双眼却控制不住的看向那做小厮打扮的人。那人许是察觉到翩翩的视线,扭过头来,然后看见翩翩的模样,登时咧嘴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嘿,姑娘怎么过来了?姑娘可是来寻我们公子的?那姑娘您稍等,公子正在沐浴,奴才去通传一声,让公子快着些。”

  翩翩心中的惊喜还没有褪去,又被这小厮的话臊的脸通红。

  她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舍,呐呐的摆摆手,终究是理智的说了句,“我不知道李大人已经入住这院子了,还以为他如今在和二哥说话……我就是过来看看这院子收拾的如何,可有什么不妥的……既然李大人已经入住了,稍后就劳烦小哥多看顾些,若有不顺意的地方及时说,我好让人重新布置。李大人如今不方便见人,我且先告辞离去了,就不劳烦小哥通知李大人了。”

  翩翩如此说着,转身就往外走。她此刻满心甜蜜,却又忍不住有些懊恼。

  秋雨个死丫头,既然李和辉都住进这院子了,也不用她再收拾看顾什么了,那这丫头是跑哪里去了?这么大功夫不露面,也不回去通知她,让她闹了笑话,丢丑了吧?

  明明自己当真不是有意闯男宾的院子,可若在有心人看来,自己就成了不知道廉耻的姑娘?哎呦呦,羞死人啦,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翩翩想到这里,脚步迈的更快了。那小厮见翩翩跟身后有鬼在追一般一个劲儿往前走,原本伸出去的手就落了下来。他郁闷的挠挠头,他想说的话还没说完呢,翩翩姑娘怎么就跑了呢?

  公子进去沐浴前特意叮嘱他,若是看见翩翩姑娘过来,就想办法留她一留。如今这差事没办好,公子回头会不会给他排头吃?

  其实公子进去沐浴有一会儿了,依照他伺候公子的经验,公子这会儿应该已经洗完起身了。翩翩姑娘再等会儿多好,马上就可以见到自家公子了。

  话又说回来,这院子大小有限,他们在这边说话,在屋里的公子铁定能听见。所以,公子您还不快点出来,再不出门到嘴的鸭子就飞了!!

  小厮烦恼的又开始挠头,此刻却突然听见宛若天籁的,来自自家公子的声音——“谁在外边?”

  小厮:……一个大大的白眼送给您。

  谁在外边说话您真的不知道么?您年纪轻轻的,又不耳聋眼花,你说您装什么逼?过往几个月,说不定做梦梦见多少次翩翩姑娘,不然不至于每天早起……如今倒好,您又装起正人君子,假做不知道是翩翩姑娘过来了。

  公子您可真是个假正经!

  小厮心中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但是为了维护自家公子假仙的形象,还不能说出什么,也是憋得慌。

  他不由看向翩翩,就见这位容貌比花还娇美,引得自家公子心心念念的小姑娘,背对着他这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这姑娘也没有像之前一样,貌似有鬼在追一样落荒而逃了。

  小厮就试探性的朝屋内喊了一声,“公子,是徐大人的妹妹过来了。大姑娘过来看看您安置好了没有。公子,您洗完澡了?”

  翩翩:……这是谁家的小厮,怎么竟是胡编乱造。她什么时候说她是过来看看李和辉安置好没有?她来前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入住这里了好么!

  小厮凭白污她清誉,翩翩心里默默哼了两声。

  她开着小差转移注意力,可只有自己知道,此刻她多么紧张。她心跳紊乱,腿脚虚软,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

  李和辉,他听到她过来会如何想?

  容不得翩翩多思,下一刻,就听身后不远处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翩翩忍不住回头一看,结果视线就和站在门口的李和辉对个正着。

  那人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身上穿着她早先准备好的干净衣衫。他头上蒸腾着水汽,还有水珠顺着面颊往下滑。见状,翩翩几乎是瞬间想到,他听到她过来时仓促起身收拾的画面,一时间面上热度更甚,整个人愈发窘迫了。

  但许久不见他,翩翩还是忍不住又悄悄打量了他几眼。

  没变黑,但着实瘦了不少,髋骨都凹陷下去了。原本温润如玉的如匪君子,如今却因为越发分明的五官,凸显出身上皇亲贵胄的气势来。

  这气势还有些慑人,但翩翩却不怕。一来这气势比二哥还略有不足;二来,她打心底里不觉得他会凶她,所以何惧来之?

  翩翩打量着他,李和辉也直勾勾的看向院门处的小姑娘。翩翩比之前似乎略长了些身量,就连面颊都张开了些。原本貌比花娇的小姑娘,娇媚明丽的好似那倾国倾城的牡丹花,如今出落的越发楚楚动人,让人想要动手采撷。

  李和辉眸色更深了些,心中的悸动也更重了些。他想将那个扰乱他心神,让他夜夜不能安寐姑娘搂在怀里。但是,不可以。

  ……她怕他。且不知道钻到那个牛角尖去了,不仅误解了他的心意,连她自己的本心也不敢面对。

  这让李和辉心乱如麻,简直比面对所有衙门事务都闹心,偏偏还没办法逃离这种境况。

  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他如今对这话是深有体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