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93巡边

作品:穿越养娃日常|作者:臻善|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5 19:44:39|下载:穿越养娃日常TXT下载
  她早就认识到错误了,但是……算了,被二哥逮到算她倒霉……就是不被二哥逮到,这事儿迟早也得传到二哥和嫂嫂耳中,那这一顿训斥早晚少不了。

  出乎翩翩意料的是,二哥竟没说她什么,只是吩咐她,“回院里休息去吧。你也辛苦一天了,回自己的院子舒缓舒缓。”

  翩翩不敢反驳,诺诺的回了句“是”。然后连回头看李和辉一眼也不敢,提着裙子一溜小跑出了门。

  翩翩走到客院门口,就看到梧桐秋雨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猫了出来。两人嗫喏的喊了声“姑娘”,然后都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梧桐之前觉得姑娘和李大人一道去屋里不妥,她就想跟着进去。但李大人的小厮着实鬼精,借口李大人想吃京城的打卤面,又怕旁人做的不地道,就将她拐带到小厨房去了。

  而私心里,她或许也是想要姑娘和李大人把心里话说开,因而即便明知留姑娘和李大人独处有违礼法,可终究是点了头,去了小厨房。

  至于秋雨,她倒是没有被小厮绊住脚。事实上秋雨来到客院准备让丫鬟重新打扫时,李和辉就已经领着小厮入住了。秋雨不好进去,可也要略进一进地主之谊。因而过去请了安,随即就问是不是需要大夫诊脉。

  李大人先时说不用,后来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点了头,让她过去请人。

  她麻溜的去请人了,但是原本应该呆在府里应急的吴大夫,却在客人离去后,跑去街上遛弯了。

  吴大夫院里的丫鬟说,老大夫以为今天没他什么事儿了,就执拗的要出去。即便丫鬟说让他再留一留,但老大夫拗性上来,也是不依。都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人老了就跟小孩儿一样无理取闹,你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随后秋雨和那丫鬟分头去街上寻找,找到天黑才在一个小酒馆找到醉醺醺的吴大夫。两人虽然气的不成,但也不能把这么个老人丢在酒馆不管。所以干脆雇了车带人回来了。等到了家秋雨忙不迭的赶来客院,结果就看见姑娘恰好从里边出来……

  两个丫头都有些心虚,可此刻翩翩自己尚且心慌意乱,也没空处置她们。不过狠狠瞪了她们一眼,让她们绷紧了皮,等明天她缓过来了,再好好说事儿。

  &

  屋内,徐二郎等翩翩走远了,才轻哼一声看向李和辉,“这事儿,你不给我个解释?”

  李和辉苦笑着给徐二郎做了个揖,一副“求放过”的模样。拐带翩翩进屋确实是他不对,但相思是毒,让人明知不该为却情难自禁啊。

  李和辉念及此,心里更酸了。

  他又给徐二郎作了一个揖,泛酸又艳羡的说,“润之,你在我这个年纪,可已经为人父了。”

  你再看看我,至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我也想老婆孩子热炕头,你就当时可怜可怜我,让我早些抱得美人归吧。

  徐二郎轻“呵”一声,心想:能在你这个年纪娶妻生女,那是我的本事。可你又不是我,何必与我攀比?再说,你为不为人父和我又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何必特意在我跟前强调这个事实?

  说到底,不过是故意卖惨,想让他对他勾.搭翩翩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但这可能么?

  即便他是他知己好友,但翩翩还是他一母同胞的妹妹。两者孰轻孰重……不用比较,妹妹只有一个,而知己好友,想结交天下都是。

  李和辉见徐二郎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真是苦恼坏了。

  好不容易翩翩开了窍,钻出了牛角尖,结果未来大舅子发威了。这大舅子太难缠,让他不禁想起以后的日子会多难过,一时间嘴里发苦,很快苦到了嗓子眼。

  李和辉都想仰天长叹:娶个媳妇怎么就这么难呢!

  稍后李和辉和徐二郎去前院花厅宴饮。

  那里置办了宴席,徐二郎在哪儿等了许久没见李和辉过来,这才特意走了一趟。

  原本以为这人真像小厮说的那样,在沐浴净身,喝些粥暖胃,熟料一个胃暖快一炷香时间。也是他疏忽大意,没想到翩翩会过来,不然,呵……

  两人走出客院时,李和辉那贴身小厮不知道从那里猫了出来,鬼鬼祟祟的跟在两人身后。

  李和辉看了这小子一眼,这么缩头缩脑的,猥琐的让人看了眼疼,这是做啥亏心事了?

  徐二郎自然也看见了身后的小厮,不由冷笑一声,和李和辉说,“还是你们郡王府会调教人,这有的没的乱说一气,当下人的还得为主子的亲事操心,这样忠心耿耿的仆人,若是有多余的,也往我这同知府送两个来。”

  李和辉继续苦笑,徐润之这人寒碜起人来,真是把人的面皮揭下来往地上踩。可这时候他猛一下也想起来,之前润之进院子时,小厮在外边胡编乱造说他正在屋中用饭,担心润之进去身上沾了饭菜味道……说起来,这小子还是因为他吃了罪。而他,算了,润之这话本也不是要发作这小厮,不过是寒碜他罢了。

  一时间李和辉头更大了,娶亲路上冷不丁就跳出一只拦路虎,这让他愁的眉头都拧起来了。

  李和辉和徐二郎久别重逢,自然少不了小酌几杯。但徐二郎今天本来就喝的不少了,李和辉又长途赶路肠胃出了毛病,所以两人不过喝了两杯意思意思,很快就回去休息了。

  翌日徐二郎休沐,又恰逢州府中没有什么大事儿,他也不必特意跑去办公,因而自然而然的赖了床。直等到荣哥儿早读课完,来翠柏苑看弟妹,他才起身带着荣哥儿练剑。

  今天众人都起晚了,早膳用的也晚。吃过早饭都半上午了,也是惫懒。

  翩翩和长乐小鱼儿今天都休息,不用去上课,因而吃过早饭后就来了瑾娘这里。

  长乐和小鱼儿昨晚上对远道而来的李大人念叨了好久,可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这不,就求告到瑾娘这里,让她代为解惑。

  小鱼儿说,“李大人是朝廷命官,无召不得出京。那他是怎么来河州的?”

  瑾娘抬了抬眼睛,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翩翩。翩翩看似在逗弄三胞胎中的长绮,但是耳朵都竖起来了,显然正认真听着她和小鱼儿的对话。

  瑾娘想起翩翩昨日没受住李和辉的“诱.惑”,跟他在屋里独处了不少时间,心里就有些憋气。

  虽然她可以理解暗恋中的男女想要多处处的心思,但是,女儿家贵在自重。行一步踏一步都要考量好了,不能被人拿捏住短处,被人说闲话。

  被人说闲话都是好的,最怕这些事情传出去,到了有心人的耳朵,再被人添油加醋。届时别说翩翩和李和辉的亲事成不了,怕是翩翩的德行操守也要受人质疑。

  瑾娘亲自看护大的姑娘,她自然觉得样样都好,但是外人可不会像家人一样,看你都是好处和优点。这世上多得是人见不得人好,等着揪人小辫子的,所以女儿家更该谨慎自爱才是。

  瑾娘心中念过这些东西,就准备稍后和翩翩好生说道说道。至于现在么,她也不忍心一直吊着孩子的胃口,就径直说,“李大人才不是丢下公事贸然来河州的,他啊,领了巡边御史的职务,估计要在这边待到过年喽。”

  “巡边御史?”

  “巡边御史是什么啊娘亲?”

  长乐和小鱼儿都开口问瑾娘,瑾娘就给他们解释。其实巡边御史这玩意顾名思义,就是朝廷每隔几年派遣出的,巡视边境线和边军的御史。

  不过这是个苦差事,也没多少油水可捞。所以一般只有那些严苛正直,忠心耿耿的朝臣,才会接这差事。

  李和辉说要来河州参加孩子的满月礼时,瑾娘就猜想过,若是他来,指定不会是请假过来——皇帝虽说是他伯父,对这个命运多舛的侄儿也算看重有加。可正因为看重,才不会允许他胡闹。

  去河州什么的,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寒冬腊月的河州,在外边撒泡尿都能冻成冰溜子,想也知道在这种天气赶路多要人命。

  更被提为庆贺一个新生儿的满月特意跑一趟了,那简直是脑子进了水。即便这个新生儿有可能是他看重的徐二郎的孩儿,但那又如何?在徐二郎没有真正成长起来,成为他的心腹重臣,股肱大将之前,那实际上也是没有多少地位的。

  所以指望李和辉以“私人”的原因过来根本不可能,公办才是王道。

  而不出瑾娘所料,李和辉果然是公办来的。

  不过他这公办来的比较急,不过是确认有他之后,就先行一步过来了。

  瑾娘还听徐二郎说,李和辉如此作为也和允文帝报备过,当然,他和允文帝说的时候,肯定不是急着参加同僚的满月宴,而是借口说,想打边军一个措手不及。这样才可以看到边境真实的状况,还有真实的边军。

  不然,等他们全幅行头到达边境,边境那边闻讯早就做好防备,给他们看的肯定都是最好的一面,那他们巡边还有什么意义?

  瑾娘如此一说,长乐和小鱼儿都面露恍然之色,随即是惊叹。

  长乐说,“李大人真是……老谋深算。”

  小鱼儿叹气,“和爹爹一样一样的。”

  瑾娘:“……”容她缓缓,她现在的心情有些复杂。

  翩翩:“……”她的心情更复杂。

  昨天只顾着欣喜于李和辉的到来,如今听到背后还有这一桩因由,她一时间倒是分不清,李和辉来河州“探望”自己的可能性究竟有几分?

  是巡视边防是顺道的?参加三胞胎的满月礼是顺道的?还是探望自己,才是顺道的?自己才是那个最无足轻重的?

  翩翩想到这里,眉眼耷拉下来,刚才还挂在脸上的笑容现在也散的差不多了。

  长乐和小鱼儿不识情滋味,也注意不到翩翩的这点变化,倒是瑾娘,她一直有意无意的留神着翩翩的动静,因而翩翩的变化她全看在眼里。

  瑾娘此时忍不住就道:陷入恋爱中的年轻人啊,患得又患失。恋爱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稍后瑾娘应长乐和小鱼儿的要求,又说了些边军和巡防的事儿。等满足了两位姑娘的好奇心,才将她们打发了出去。

  恰此刻三胞胎醒了,哭的嚎啕不止,瑾娘就招呼奶娘将他们抱出去。或是喂饱了,或是换了尿布,总之将他们伺候好安抚好,等他们安省了,再把他们送进来。

  奶娘们鱼贯进来,抱了三胞胎们就出去了。瑾娘就招呼翩翩过来。

  翩翩见状心就提起来,她隐约知道嫂嫂要和她说什么,因而才愈发窘迫。

  昨日李和辉“拐带”她进屋,这其中未尝没有她放任自流的意思。若是她当真不进去,想来李和辉也不会说什么。

  说来说去,还是她鬼迷心窍,晕了头脑就做下那丢人的事儿。

  她那样坏的不止是她自己的清誉,还有徐家姑娘的名声。到时候说不得长乐和小鱼儿的婚嫁,都要被此所累。

  翩翩深刻认识到错误,当下认错态度就非常好。她道,“嫂嫂,我不该鬼迷心窍就进了屋的。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瑾娘感慨的摸摸她的头,轻声叹了口气。翩翩闻声愈发心酸。父母不管她,嫂嫂正做着月子,却还替她忧心,这让她愈发痛恨自己昨天的作为。

  瑾娘开口说,“你们没做失礼的事儿,这让我欣慰。但是翩翩,女孩儿贵在自重,嫂嫂知道你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但是其余人不知道。这世上多的是不吝以最大恶意揣测人的恶人,嫂嫂不希望你因为一着不慎,成了他们口中的谈资。”

  更多的话,瑾娘却不说了。

  姑娘大了,要脸面了,思想也成熟了。对错她分的明白,只不过那瞬间许是太惊喜,许是太振奋,就晕了头脑。

  等清醒过来,她本身许是比她还懊恼。所以,且不要多说什么了,只观后效就是。说再多,也不如看行动,这话放在那儿都说的过去。

  要说相互心仪的男女可以见面么?

  在瑾娘看来是可以的。哪怕是在这个时代下,只要在得到长辈的认可,且合乎规矩礼法的前提下见面,就可以。至于别的景况,暂时不用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