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97蠢不可言

作品:穿越养娃日常|作者:臻善|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9 19:35:25|下载:穿越养娃日常TXT下载
  瑾娘见状也不拖延了,直接就把自己刚才想的事情说了。

  徐二郎撑着下颌坐在一侧看她,瑾娘嘴巴张张合合的,具体说的什么他也没听清,可只听其中几个关键字,他就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了。

  徐二郎就忍不住笑,“前些日子你还说,太容易到手的东西人总不珍惜,让我好好拖拖两人的事儿。今个儿你就改了口,想让我尽快促成翩翩和李和辉的亲事。这一前一后,中间总共也没间隔十天时间,瑾娘,你说你心思怎么变得这么快呢?”

  瑾娘绷着脸,被徐二郎这话说的讪然。

  但是她有什么办法呢?才分娩过的女人体内激素失衡,这心情就跟那六月天小孩儿脸一样,说变就变,她也控制不住啊。

  瑾娘不仅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还控制不住自己的脸色。

  徐二郎如此一问,她就以为他不答应,小脸立即颓丧下来。

  她还没出双月子,如今虽然坐了五十天的月子了,总体来说身体没什么没大碍了。但怀孕时伤的元气也不是一时半刻能补回来的。

  她唇色本就比之前略白些,小脸也没之前红润饱满,整个人看着都比平常孱弱几分,愈发衬得她楚楚可怜。

  偏她还委屈巴巴的看着徐二郎,那模样,那姿态,真是瞧的徐二郎揪心。

  徐二郎那里受的了这个,当下恨不能举双手投降。

  但也不能惯的瑾娘“朝令夕改”的毛病,所以他硬是忍下心酸和心疼,把瑾娘抱在怀中哄说,“翩翩的事情,当真不急在一时。先不提咱们是女方,多少该矜持些,太过主动倒是显得咱们家的姑娘不稀罕似得。倒是李和辉,真要是想娶翩翩,他自然会拿出诚意。但凡他的诚意真切,我保证不会从中作梗,对这桩婚事多番阻拦。我这么说,你可信?”

  信不信的,如今也说不好,只看你以后如何行事就行了。

  瑾娘也算是得到个满意结果,心满意足的拉着微醺的徐二郎回房间休息了。

  瑾娘“松了手”,接下来几天李和辉莫名发现,自己能见到翩翩的机会又多了。

  就比如,翩翩总会代替嫂嫂来前院给她兄长送汤水。彼时他肯定都在跟前,那些补身子的汤汤水水,不免也要给他分一碗。

  喝汤是小事儿,可能借此多见翩翩几面,对李和辉来说,真是莫大的慰藉。

  之后翩翩还来给徐二郎送新剪的梅花,送糕点小食,送她做好的账单汇总。零零碎碎的,翩翩似乎突然就多了许多事情,而这些事情都涉及到徐二郎,也因此,她往前院跑的越发勤快了。

  李和辉本就不是蠢人,又因为翩翩是他心爱的姑娘,在涉及到翩翩的事情上,他总是比平时机灵几分。所以几乎是两次“巧遇”后,李和辉就敏锐的意识到——徐家,更准确点说是士衡和嫂夫人,对她的翩翩的亲事默许了。

  原本还遥遥无边的目标,突然就变得触手可及。惊喜么?亢奋么?都有!

  但在媳妇没有娶进门之前,再多的惊喜和亢奋也压不住越发浓烈的,患得患失的心情。

  李和辉平复了心情后幽幽的叹口气,他真是太难啊,娶个媳妇真是太难了!

  但不管怎么说,士衡和嫂夫人松了手,他见翩翩的机会多了,这多少缓解了相思之情,也让他忽高忽低的心情有所慰藉。

  事情都在向好的一方转化,这比什么都强。

  也因为意识到瑾娘和徐二郎默许了两人的亲事,李和辉开始找各种机会“偶遇”翩翩。但这时候他再不敢做出格的事儿了。从早先的“求娶”,到后来的“房中叙话”,他已经犯了两次错,吃了两次教训。人都说可一可二不可三,想来若是这时候他还不能把规矩礼法彻底放在心中,那和翩翩的亲事也不用奢望了。

  有了感悟,李和辉再和翩翩说话,即便情难自禁,也是点到为止。而他们身边,都是丫鬟婆子。两人一言一行都合乎礼法规矩,即便有人想说闲话,也是说不着的。

  肉眼可见的,翩翩面上的笑意多了起来,也愈发腼腆羞涩了。她就像是夏日里绽放的蔷薇花一样,有了雨水的滋润,整个人都变得娇媚俏丽。

  而李和辉,那里还复那副端方的面孔,却是不管有没有人在跟前,总忍不住跑神。而且还时不时露出傻兮兮的笑容,看得人牙疼。

  徐二郎今天从前院书房回来,就和瑾娘说了李和辉的变化。他着实有些无语,再是没想过还算睿智端方的友人这么不经事儿,不过是和心爱之人见了几面,就完全的……蠢不可言。

  徐二郎吐槽了几句,瑾娘闻言却幽幽的看着他。

  没体会过恋爱甜蜜的人是不会懂李和辉的心情的,而徐二郎不懂,那就是她没有魅力让他为她朝思暮想、思之如狂。是她不好,是她魅力不佳,是她让他误了体会人生的机会……

  瑾娘轻哼着站起身往贵妃榻上去了,躺下后也不看徐二郎,就背对过他,自己生闷气。

  徐二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思来想去也没发现自己哪里又招惹到瑾娘了。但他方才不过只说了那么些话,掰开了揉碎了思考,也很容易抓住重点。

  而抓住重点后的徐二郎,忍不住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得意莫得心,失意莫失言,古话诚不欺我。看吧,刚才还在笑话李和辉,如今他的报应来了。

  比起翩翩,瑾娘更不好哄。而且月子里的妇人本就没有理智可言,胡搅蛮缠起来真是让人头疼。

  徐二郎如何绞尽脑汁道歉和哄瑾娘且不说,只说又过了几天,朝天派往河州的巡边史便到了。

  巡边史职位不高,也就四、五品,但河州如今官职最高的知州大人,也不过正四品的官职,徐二郎更是个正五品。所以两人这官职在巡边史眼中还真不够看。更不用说,巡边史手握陛下赐予的尚方宝剑,关键时刻可行先斩后奏之职。因而对于这两位巡边史,河州官场的人还是很重视的。提前得知他们要来的时间,知州苏大人便率着河州所有官员,在城外迎接。

  那两位巡边史大人也着实像李和辉所说的那样,有些油盐不进,还有些过分的严肃端直。

  见了河州官场的人闹出这么大动静来接他们,两人的面上没有丝毫喜色。但若说恼怒,那也不至于。

  毕竟他们巡边了无数次,再隆重的迎接仪式也见过。这河州官场闹出这点动静,在他们的过往人生中,当真不够看。

  但就因为他们的到来,闹得河州官场不消停,河州的官员懈怠一整天,不知道要耽搁了多少公务,耽搁了多少民生。因而,即便是这迎接仪式还算简朴,两位忧国忧民的大人脸上,也没有露出丝毫笑容。

  巡边史被安置在知州府上,李和辉不好在同知府继续住下去,以免给徐二郎带来是非,所以也搬去了知州府上安置。

  这之后发生在知州府的事情瑾娘就不晓得了,只是不知为何,知州大人的老娘突然从寺庙跑了回来,而且点名道姓让儿媳妇伺候自己供奉佛祖,可算是绊住了苏魏氏的脚。

  瑾娘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莫不是苏魏氏又出了幺蛾子。而这次把苏大人彻底惹怒了,所以搬出老夫人来收拾她?

  瑾娘没有证据,所猜测的这些也只是出于对苏魏氏的品性的考量,也不知道真假。

  索性她对苏魏氏的事情也不上心,不过嘀咕了两句就不再想她了,而是专心搓起身上的泥污来。

  是的,满两个月了,瑾娘终于可以洗澡了。

  瑾娘那个激动了,恨不能泪流满面以示自己对洗澡这项活动的喜爱。

  她从头到尾洗了三、四遍,看桶里的水还是清澈的,才满意的起身。

  老天知道她洗出第一桶污浊不堪的水时,那个羞愤的心情。

  亏她自诩自己为小仙女,可小仙女有那么脏的么?

  她觉得自己身上搓下来的泥,都能滋养一亩地的庄稼了。可之前那些泥污就在她身上……想想都觉得自己好脏好脏。亏徐二郎还好意思夸她香喷喷的,夸她肤白面润,是面油更准确一点吧?

  实在不能想,再想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等从浴室出来,瑾娘感觉自己身上最少轻了三斤。

  她洗了那么长时间,此刻体力耗尽,就坐在梳妆台前任丫头给她擦头发。

  青禾和青谷一人给她擦一边,两人对她洗了一遍又一遍的事情絮叨不已。

  倒不是心疼水,而是觉得她这才刚出月子,就大肆折腾,也不怕亏着身体。

  瑾娘能说啥?她啥也不说。

  明明她就是坐在浴桶里,头发身子都是她们代为给她搓洗的。她就是坐着出点力而已,别的可啥也没干。可就这样丫头们还满心不认同,这让她说啥好。

  瑾娘啥也不说了,任由两丫头唠叨。

  两丫头觉得她这态度肯定是意识到错误了,就不多说了,怕说多了她心烦。

  瑾娘被丫鬟们收拾妥当,就到床上躺着去了。还是累,浑身没力气,还要好好缓缓,身体才能养过来。

  这会儿功夫,三胞胎也一个个被奶娘们抱来了。

  因为今天瑾娘出月子沐浴,房间地龙烧的特别热,所以顺便给三个宝宝也洗了一遍。三个小家伙洗过后许是累的狠了,一个个举着小拳头睡得喷香。

  瑾娘见状心里爱的什么似得,挨着摸摸他们的小手小脚,还亲亲他们肥嘟嘟白嫩嫩的面颊,心里满足的不得了。

  三胞胎如今都有九斤左右了,体重已经撵上来了。尤其是三胞胎中的老大长洲,这小子能吃能睡,整个就跟吹气球似得胖了起来。小家伙如今九斤六两,比有些足月出生的孩子还重些,而他手脚有力,人也健健康康的,这让瑾娘的忧心散去不少。

  再有三胞胎中的小四和小五。

  小四是男宝宝,却长着一副小姑娘的模样,和妹妹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人长得尤其像瑾娘,这点一开始出生时还不太明显,如今却越瞧越像。也是因此,徐二郎没少唠叨,说是男生女相,怕是非福之类。

  男生女相怎么了?孩子小时候长得像小姑娘,长大了未尝不会变的冷硬英气。

  瑾娘不爱听徐二郎说的话,根本不将这话往心里去。虽然自家长晖和长绮相似度太高,越长越不像的几率不大,但是同样一种容貌,男孩儿英气,女孩儿娇美,这又不是不可以。所以,想那么多都是杞人忧天。

  长绮体重在三胞胎中最低,有八斤九两。但小姑娘嗓门高,肺活量好,李大夫诊过脉也说长得不错,所以瑾娘也不担心小姑娘的身体。

  可这毕竟是老小,出生时又最孱弱,所以瑾娘对小闺女不免多几分疼爱。就比如如今,她让奶娘将小三小四都放在他们的婴儿床中,倒是老五,就留在她身侧,跟她一起睡。

  长乐和小鱼儿上完课进门,就听见婶婶/娘亲如此吩咐,面上都露出苦哈哈的表情。

  长绮从小就是个小霸王,偏偏家中的长辈念在她最小最孱弱,还多宠爱她几分。依照长绮的性子,长大了不得无法无天才怪,这可如何是好?

  长乐和小鱼儿感觉脚步都沉重许多,他们徐家的小姑娘虽然娇蛮,但绝对没有胡搅蛮缠的小霸王。但愿长绮不会长歪了,成为他们徐府的例外。

  两人进去,瑾娘看见了她们赶紧招手让她们到跟前来。

  长乐和小鱼儿看着软嘟嘟的弟弟妹妹,心都快暖化了。尤其是长绮,睡觉时长长的睫毛还一忽闪一忽闪的,嘴巴嗫嚅着吃奶似得,简直萌死个人。

  两人嘀咕着妹妹真可爱,妹妹长大了绝对颜值爆表的话,疼爱之情溢于言表。此时她们那里还能记起要管教妹妹,不让妹妹长歪的事儿,却是恨不能也使劲娇惯,让妹妹事事如意顺心才好。

  两人逗弄着长绮,瑾娘却突然想起一事,就问长乐,“你师傅孤身一人在河州住着,你看过年时是请李大夫来府里一块儿过,还是买两个小厮送去伺候李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