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016 偷吃肉

作品:豆家媳妇|作者:谢其零|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3 20:30:25|下载:豆家媳妇TXT下载
  豆渣哦了一声,想了想说道:“可以是可以,以后我和小昔做买卖,娘不能插手,也不能守在跟前盯着,有娘在,没人来买豆腐。”

  豆包氏一口拒绝:“那不行!”

  豆渣也干脆:“不行就算!找别人做豆腐,别找我媳妇。”

  豆包氏伸手,豆渣伸头。

  “打呀,打死媳妇还不够,要把儿子一块打死!我看谁给你养老送终!”

  豆包氏猛地转身,气冲冲走了。

  豆渣冲她背影土下舌头,小声对付昔时说:“你放心,一会我娘就会答应,我爹发话了,那就得办。”

  付昔时好奇,还有人能管住胖横肉?那为何豆家女的这样张牙舞爪跟没人管似的,也没见谁怕豆老爹。

  豆渣解释了:“我爹最尊敬读书人,其他的不管。”

  难怪。

  付昔时眼睛咕噜转,先记下,以后用得着。

  给豆渣伸大拇指:“好样的,等我赚了钱,给你买新衣服,买最好的,比那个堂侄穿得还好。”

  豆渣眉飞色舞,提到堂侄就觉得媳妇勇猛,太可心了。

  付昔时准备要在那天做豆腐皮,也就是千张,其他的品种一项一项来。

  她和豆渣找了木匠,做了木盒子,又做了一百根木条,预备做油豆皮的时候用。

  正好要去买做豆皮用的棉布,再给自己做几件衣服。

  自己赚的钱干嘛不花。

  定好了木盒,豆渣带着她去了个面料店,在磨坊胡同前面那条路,卖啥的都有,比磨坊胡同高档点,叫和玉坊。

  进了铺子,付昔时先看面料,问了价格,再看成品。

  这时有人进来,看到她惊讶说:“豆渣媳妇?”

  付昔时一看,是张婶子,她走过去招呼道:“张婶子。“

  张婶子上下打量她,小声问:“怎么出来了?多躺几天呀。”

  付昔时捂着嘴笑,也小声说道:“我没事,好着哪。”

  说完眨巴眨巴眼。

  张婶子松了一口气,想起那晚看到门口的血,和砖头上的血,难道是豆渣媳妇拍的板砖?

  那就好,有这狠劲才能在豆家活下去。

  付昔时又小声说道:“之前就想去找婶子,给我做两件棉衣,我不会女红。”

  张婶子明白了那天豆家的怎么在她门口,她拉着付昔时的手说道:“婶子给你做,你放心,绝对做的合身暖和。”

  “那就多谢婶子,婶子帮我选布料,我要结实的,宽松一点的,好干活,还有棉裤棉裙和棉鞋,都交给婶子做,工钱别少收,豆家的钱,不要白不要。”

  张婶子看着豆渣媳妇嘻嘻的笑,心里想,真是个心大的孩子,换一个,在豆家吓也吓死,不定怎么哆嗦着当新妇,她可好,笑嘻嘻出门做新衣服了。

  付昔时定了两件夹袄,两件大棉袄,棉裙和棉裤,四双鞋子,把最近豆渣收来的钱都花了,要给张婶子的钱不够。

  “婶子,你先拿去做,过两天我做豆腐卖,还有新的豆制品,等收了钱就给你,要是没钱给你,这些布你就不还我,抵账。“

  她当着掌柜的说,有个证人,豆家人无赖,她可不无赖。

  张婶子说:“哪会不放心,我拿回去就给你做。“

  心里想,这个新媳妇说的是真的假的?做豆腐卖她相信,前阵子就是豆渣媳妇做的,但收钱?豆渣娘能愿意?

  好奇中,等那天去看看。

  付昔时让豆渣抱着面料送张婶子回家,她又说:“张婶子,初八那天我送婶子一点礼物,就是我做的豆皮,可好吃了,你要是有空去铺子里吃我做好的,给你家阿婆拿点回去。”

  张婶子哎哎的答应了,看着眉开眼笑说话的付昔时,更加可怜这个娃。

  住这几十年,豆家五个女娃,没吃她们一口吃的,那个莲花,高兴了叫声婶子,不高兴面对面走过去她还黑着脸,难怪嫁不出去。

  听说又跟人跑了。

  张婶子回头看嬉笑和豆渣说话的豆家媳妇,摇摇头走了,再可怜也没法,以后多帮着点。

  付昔时回去后,她要把后院收拾下,按照自己干活顺手的样子摆放东西。

  这以后要賺钱,自己拿着钱,以后好跑路。

  木盒做好了豆渣拿回来,付昔时试着做豆腐皮,一层一层,挤压水靠人力太费劲,又去做了类似压饸络的,让豆渣干,每天光吃饭不干活,废物一样。

  他以前咋长这么大的?

  想想自己弟弟,还不是一样?

  付昔时不管其他,啥都让他干,豆渣还在新鲜期,让干啥干啥,听话的很,就不知能维持多久。

  做了两天的豆腐皮,豆腐她不做,说等初爱友起,豆包氏拿她没办法。

  又吃了用豆皮做的菜,只好咽下气,心道:小~货有两下子,十两银子可以赚回来。

  又想赚回来也到不了她手上,更气,得想个办法才行。

  付昔时看后院有小炉子,豆渣说是最冷的时候屋里用,家里也就豆祖母、豆渣有,豆莲花以前冬天和祖母一个屋,省碳,她倒想自己点一个,豆包氏死活不让,说要不就冻着,要不就去祖母那屋。

  豆莲花来抢豆渣的,被豆渣打了一棍子,以后俩人像仇人。

  付昔时让豆渣把炉子搬进屋里,还有去年的碳,初七那天,和豆渣去买了一个猪肘子,五斤五花肉,板油几斤,还有一些调料。

  付昔时见人给人说,初八去买豆腐,还有豆皮,可好吃了。

  她说话的神情,清脆的声调,总让人听了不由的发笑,是欢心的笑。

  周围街坊都等着初八去买可好吃的豆皮。

  初七晚上,开始了。

  先炖肘子,在厨房大火烧开,一会端到屋里炉子上小火两刻钟,放五花肉,豆皮,加点板油,继续炖。

  哇塞!

  满院子香味。

  快入睡的时候,半条街都能闻到。

  有孩子哭闹要吃肉,大人骂:“谁家缺德玩意,半夜炖什么肉?”

  也有闲着没事的,出来顺着香味找,然后现在豆家门口。

  “豆渣娘这是不给儿媳吃才半夜炖肉吧?”

  “她哪有这手艺?她要是会做菜早就开馆子去了,还卖什么豆腐?”

  豆包氏在屋里听到那个气哟,她算明白了,这个儿媳娶进来就是气她的。

  半个月了,没有一天不生气。

  她闻见味道,去后面看,儿子插着门不让她进,说明天能不能让顾家满意就看这个了。

  顾家定的是豆腐又不是肉,小兔~子偷吃肉还找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