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你不如他

作品:焚天路|作者:洛神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2-15 00:04:11|下载:焚天路TXT下载
  这是碧绿湖泊,就算是映着天光山色、也不过是倒映罢了。真正的距离,很远很远。

  四方起了轻风。这并不意外、这是风的声音、是在这天下间、任何一处地方都可以听到的声音。

  然而,其它声音却是莫名而来。

  这里,并没有松柏。为何会有这摇摆的声音?这声音回响在四空,仿佛四处都是生长出了那苍郁浓密的枝叶、在蓦然之间狂起摇摆。

  这里,仿佛四季流转,秋风过,春风特意来剪裁,每一根枝条、都皆如活过来一般。盎然生机,翠绿之意,都显露在画之中。

  中年文士愣住了,玉衣女子也愣住了。只有周围的人群还有躁动。

  他们在疑惑,天上为何会有人飞来。这究竟是人还是仙?

  这或许是人,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仙人。这又是仙,因为这名青年男子、不论是气质、还是相貌,都不是世人可以比的。这是一尊从九天之上而来的谪仙人。刚刚经历下凡,就是落在人们的眼间。

  “这位公子...是何人?”

  那些男人愣住了,那些女人也是。只是前者、后者、所呆住的原因各不相同。

  前者是疑惑这名男为何从天上而落,降临船中。后者,是因这男子的相貌,被惊艳当场。

  这是一一名身着道袍,满身华饰的青年男子。这名青年男子,一头乌发浓密波滑一张脸、如玉般光洁,仿佛吹弹既破。

  俊逸非凡。只是站在那里,便如同烈阳一般,散发着让人难以直视的光。

  不管是来自身上的那些欲于山中五光十色相比肩的五彩斑斓,还是本身的光,都是让人难以直视。更是让那些女子眼冒星光、吞咽着喉咙,流着口水。

  如果说、那玉衣女子是男人梦中所梦,是可望不可及的仙女。那么,这名男子同样是女子们的梦中所梦。

  都说男子好色,女子何尝不是。 那道袍内的肌肤是否白皙?是否如鸡蛋般吹弹可破?又是否有着结实的胸膛和大腿?又是否有着爆炸性般的宝贝?

  女子们望眼欲穿,内心火热。甚至想丢弃矜持,立即上前去扒掉这名青年男子的衣服,去亲自触碰男子的胸膛,身上任何一处。

  呼吸声逐渐浓重、仿佛一道道未出酝酿的雷,给一场春作了点缀,这不正是对于女子心间的寂寞空庭春欲晚?

  这场春虽晚,但终究还是来了。

  一场属于女子的春天。

  男人跟女人不同,女人需保贞洁,一生必侍一夫。若是有背,那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甚至会给予极刑。故而,玉衣女子就算再美,最后也能选择一人。

  但这名青年男子却是不同,男人三妻四妾、是地位身份的象征。这等奇男子、就算是掌拥三千佳丽又何妨?

  那么,这三千佳丽位、是否有她们的位置?

  或许可以争取。因为在座的各位女子、虽说容貌不如玉衣女子,但也算是人间佳色,且身份不俗,都是出自大家,是有希望占得这三千佳丽之位。

  此时的灵大宝并不知晓这些女子的心思。就算知晓,除了心中得意,也不会有什么后宫三千佳丽的想法。

  他一直认为,宁缺毋滥。宝物之所以是宝物,那是因为稀少。若是谁都可以近身,那也就枉为天下第一美男的称号了。

  好马配好鞍,才子配佳人。天下第一美男子,自然是要配天下第一美人。在场众女子,只有这玉衣女子才有资格配得上他灵大宝。

  尽管周围人群喧闹,中年文士与玉衣女子还愣在那里。后者只是惊疑,但前者、却是心中起骇浪,感受到了震撼。

  这盎然生机,翠绿之意,竟是起于一幅画中。竟是出于这名青年男子的几笔勾绘中。

  他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男子是谁,但却是知晓、这是一名画道大家。

  这已不是可以用栩栩如生来说了,这是画中在动,仿佛笔下有生命。这...不正是中年文士梦中所梦,是所追求的境界?

  “这是...这是...何人?”中年文士、内心震撼不已。

  这青年男子、实在太年轻了。看样子、才双十出头。这么一个年轻的人,为何在画道的造诣上如此高?

  如果说,中年文士的画道造诣是站在人世间的山顶,那么、这青年男子、已经踏在了天上。

  无论这山有多高,都无法与天并齐。

  中年文士,不管站在哪座山顶,他都是站在人间界,是凡人。而这青年男子,却是站在了天上,是天上仙人。有着仙凡之隔。

  “不会的...我是当代画圣,是当代画道造诣最高的人,怎会有人比我更踏出一步?”中年文士低着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肯定是幻觉.......”

  中年文士还是难以接受这世上会有人的画道比他走的更远

  玉衣女子深吸了口气,缓缓回神、抬头看了一眼脸色有微许苍白的中年文士,又看了一眼那名青年男子。

  尽管在看清这名青年男子后,暗叹相貌之美、胜过了世间的绝大部分美人。甚至可以比肩自己。但并未如其她女子般被勾住了魂魄,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眸光,一步来到了中年文士身旁。

  “言先生?为何悠落在看此画时、会有一种画中之物活过来的感觉?”玉衣女子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这幅画的一角,突然一阵恍惚,又环顾了四周。仿佛,真的是从画中长出了一棵松柏,四周到处都是绿叶茂盛。

  “连你也看到了?”中年文士在听到女子所说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长叹了口气。

  这不止是他一人所见,就连这名女子都见到了。这说明了,这并不是幻觉,是这青年男子的画道造诣、真的达到了那一步。

  “这是言某梦中所想,言某所缺、竟是在这名青年男子的身上。这世道,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辈已是不如后一代了吗?”中年文士心中感慨了一声。

  不管是那名叫指点玉衣女子的男子,还是这名突然出现的青年男子,都是远超了他们那一代。在这青年男子面前,画圣的名头不过是笑话。

  真正的画圣,应该属于这名青年男子!青年男子听到了脚步声,只是淡淡一笑,依然挥笔自如,只有一股春风得意。

  忽然之间,又有春风来。又是一阵晃荡。

  树枝大摇大拽,在这画中、忽闻有水声,仿佛有潮水涨了起来。潮声之声,接连起伏。仿佛是碧海汪洋中浪涛声。而后,又有成舟、载渡人。

  渡人,又是渡谁?是否又是同样的人,画里画外,不是一个世界。但在此刻,却是接连到了一起,好似画里画外皆是这人间。

  而后,又有咚咚之声。这是大地的震动?还是一个个春笋、破开了大地?

  都不是。

  这是山脉的屹立,是阅尽沧桑,历经兴衰沉浮,是这岁月中交替、桑田变幻中繁衍生息,是苍茫大地!

  恍惚间,人们看到了高峻、挺拔、瑰丽的高山,还有生命的强悍与不羁。山中溪流、四处归湖,有惊鸟飞天起、划过了整个春天,万物生灵、代表着这世间绽放着旺盛的生命。

  “这是......”

  人们茫然、因为他们看到了很多很多。先前未出现、也在当季无法出现的景物都在这一刻出现了。

  这是山水,抬头之中、天上有山水。仿佛,这天地颠倒了。

  但事实上,并没有颠倒。他们依然在这艘花船上,而这艘花船、还是在湖泊里,还是陷在这深秋的湖光山色当中。

  但他们抬头之中,还是看到了天上之水,天上的花船。看到了陷一场春天的景色。

  这先前未出现,这无法出现。便是这一场春幕。

  千山鸟飞尽,处处点春波。

  在这春波中、又是一阵恍惚。人们看到,那湖中、那船中,有一道身影漫步其中、披星戴月,一曲剑、在舞动。

  这真当是九天仙女、在天上舞动。

  “这是我.......”玉衣女子双眸微闪、当看到在天上碧水中舞剑的女子,也是起了一声惊咦。

  那女子,不是她、还会是何人?

  “没想到,这世间、还有画道如此超然的人,这一切、在他的笔下,竟是活过来一般。这太过天方夜谭,但悠落还是在今日见到了。”

  此刻,已是没有画里画外、只有这一场盛世美幕。有一场美人山水皆武动。

  “此人...当可做我师.......”中年文士深吸了口气,喃喃开口、内心有了决定。

  闻道者先为师,既然这青年男子在画道上走的更远,他又为何不拜其为师?唯有如此,才能找到自己所缺的那一笔。

  忽然之间,有一道爽朗的笑声、在人们耳中响起。

  “姑娘,都说才子配佳人,美人爱英雄。你看,你这美人、做我这才子之妻如何?”

  此言而落,在众人耳中如雷绽开,不管男女、都是内心轰动。

  只是,这内心轰动、只是持续了极为短暂的时间。

  玉衣女子眨了眨眼,很是疑惑地看向那青年男子,点头道:“不错,才子的确配佳人。但若是才子,你不如他,所以你没有资格、让悠落嫁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