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7章:被坑惨的李清巧

作品:伯府庶出|作者:安筱楼|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8 00:02:50|下载:伯府庶出TXT下载
  “这不可能!”李清巧声音拔高:“绝对不可能!我娘绝不可能给你这些东西的!”

  “怎么就不可能,我还能骗你不成,不然的话,这些东西能是哪里来的?”李清蓉轻巧的开口。

  “你别以为我像你一样乡巴佬,认不出好东西,光你头上的头面,少说都要好几百两银子,这样的东西,我娘连我都舍不得给,怎么可能给你!”李清巧忍不住开口。

  “原来你不知道啊?”李清蓉开口。

  “我不知道什么?”李清巧看着李清蓉。

  李清蓉看向李清巧:“其实我是你娘和我爹生的女儿,你娘心疼我在外面太辛苦,才那么偏心给我的这么多东西。”

  李清巧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撒谎!”

  一旁的杏儿听到这话,也已经目瞪口呆,显然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刺激的东西。

  李清巧大喊撒谎后,就忍不住愤怒的喘着气:“不可能,我不会相信你的话的。”

  “我就说我如果说了的话你会生气的嘛,你还非要听。”李清蓉随意的开口。

  “你肯定是骗我的,你这些东西肯定是偷的。”李清巧努力的开口。

  “我被最近都被禁令留在小楼里学规矩,我能上哪里去偷这些东西,而且这些东西一看就是京城新流行的物件,府上的堂姐妹也没有谁都有的吧。”李清蓉看着李清巧开口。

  李清巧整个人都开始崩溃:“你绝对是骗我的。”

  李清蓉叹一口气,轻飘飘的再次开口:“你看,我说实话你又不信,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觉得大伯母之前为什么会给我买那么多东西,甚至在我刚回来的时候,就将你最喜欢的新衣服给我,你可见旁的堂姐妹有我这样的待遇?”

  李清巧整个人像是直接被人敲了闷棍一样,呆在当场。

  “我不信,我绝对不信。”李清巧喃喃喃自语。

  “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大伯母啊。”李清蓉看着李清巧笑眯眯的开口。

  李清巧像是得到了解决的办法:“我这就去问我娘,如果你敢骗我,我一定弄死你。”

  说话间,直接就往外冲,而那跟着李清巧来的丫鬟呆在当场,都忘记要跟出去了,脸色更是惨白的可怕。

  李清蓉看向李清巧的丫鬟:“你还不赶紧去追你家小姐。”

  那丫鬟这才像被按了开关的按门,赶紧去追李清巧,就是脸上的表情像是要哭。

  听到这么大的秘密,她是不是很快就要死了。

  直到这个丫鬟离开,杏儿才看向李清蓉吞咽了一口唾沫:“小姐,您,您……”

  “有什么话直接说。”李清蓉皱眉。

  “您真的是世子夫人和四老爷的孩子吗?”杏儿哆嗦的询问。

  李清蓉:“……”

  李清蓉:“我就是骗李清巧玩的,你还真信了?”

  李清蓉微微一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觉得我娘能对我那么好吗,还不得想方设法弄死我。”

  杏儿这才松一口气:“小姐,您也太可怕了,这骗人和说真话一样,吓死我了。”

  李清蓉笑眯眯:“这样才好玩不是,这样一来,八堂妹才会很快就有大麻烦呀。”

  杏儿想了一下李清巧冲到世子夫人面前发出这等灵魂般质问的结果,瞬间忍不住打哆嗦:“小姐,得罪您太可怕了。”

  “有什么好可怕的,反正你也不会得罪我。”李清蓉开口:“现在赶紧将屋里的东西收起来,回头说不定还要再迎接我那大伯娘呢。”

  杏儿赶忙开始收拾东西。

  而李清巧冲出去后,便快速向着罗氏的院子冲去,中途还被小胖墩遇上。

  小胖墩看李清巧冲的那么快,连他打招呼都没发现,一时间莫名其妙:“八堂姐这是怎么了,竟然连人和她打招呼都没注意到,而且这跑步的速度简直比大伯娘愤怒要揍她的时候,跑的还快,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想不通李清巧为什么会这个状态,小胖墩摇摇头:“算了,我还是先去看看我姐吧,还得和我姐说,以后遇到别人都不要说她生活的真实状态,要说假话的事情呢。”

  Ε=(′ο`*)))唉,为了让她姐不会被人认为撒谎精,然后被堂姐妹们一致排斥,他还真是操碎了心。

  定远侯府

  苏卿谕快到定远侯府的时候,李清蓉派去送礼物的暗卫终于追上苏卿谕:“大人,可算追上您了,小的奉小李姑娘的命过来给您送她送给您除夕的第三样礼物。”

  苏卿谕顿住脚步,显然没想到会有第三样礼物,看向陈达:“李清蓉给我准备了三样礼物?”

  陈达也才想起这礼物:“可不就是三样,我都差点忘记了,之前小李姑娘还打算拖我替她送这第三样礼物,估计是您去时,小李姑娘看到您太惊喜了,没给我。”

  “不过小李姑娘对大人真好,这么惦记着大人,那么惊喜了,竟然您一离开,就立马想起还有这第三样礼物没送,赶紧吩咐暗卫将礼物送过来。”

  说话间,陈达微微一顿:“大人,您快看看,小李姑娘送您的礼物是否喜欢。”

  苏卿谕不由看向暗卫。

  暗卫赶忙将第三样礼物送上。

  礼物打开,便见一个编着一根能够套手腕大小的红绳缀着一只小金牛,以及一个绣着青竹的荷包。

  礼物其实没有第二次的礼物更贵重。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字条。

  苏卿谕展开字条。

  表舅舅,可是以为之前的礼物就是今年的最后一样礼物了,咚咚咚,错了哦,这才是今年最后的礼物。

  虽然小金牛和荷包不如之前的礼物贵重,但是这荷包是我亲手绣的,小金牛上系的红绳也是我亲自做的,所以就当成今年最贵重的礼物送您了,谁让我那么自恋,觉得亲手做的东西是最好的呢。

  最后说一次,表舅舅,除夕快乐,提前说,新年快乐。

  李清蓉留。

  苏卿谕取出荷包和小金牛,特别是看着绣万年青的荷包,终于忍不住露出笑容。

  陈达看到苏卿谕笑起,也忍不住开口:“小李姑娘真是可爱,大人,您是不是也觉得小孩子可爱了?”

  苏卿谕看着手中的礼物顿了顿:“小孩确实有意思。”

  陈达眼睛瞬间亮起来:“那大人可有想法娶妻了,只要娶妻,说不定就能生一个像小李姑娘这么可爱的小姑娘。”

  苏卿谕:“……”

  沉默了一会,苏卿谕开口:“明天也别回自己家了,继续军中受罚吧。”

  陈达:“……”

  陈达忧伤开口:“大人,我就是给您个建议而已,毕竟您这年纪,别人可都有孩子了,这不才顺带开口吗?”

  陈达微微一顿:“属下这不是看定远侯府没有一个人着急大人您的亲事,说不得就怕您有了亲事,到时候再有孩子,继承了定远侯位,所以也想您成亲,然后气死定远侯府的人吗。”

  “或者,你想现在就去受罚。”苏卿谕淡淡的开口。

  陈达:“……”

  苏卿谕:“那就现在就开始去受罚吧。”

  陈达快速开口:“大人,我错了,以后属下再也不提这个事情了。”

  除夕夜受罚,这岂不是相当于从今年受罚到明年,这会死人的:“大人,这不是小的觉得小李姑娘对您那么好,希望您以后再有别的晚辈也对您那么好吗?”

  眼看苏卿谕没改口:“属下突然觉得,大人有小李姑娘这么一个如此乖巧懂事招人喜欢的晚辈就够了。”

  “不过小李姑娘有您这样的长辈也是有福气,不然父母都在柳州府,在京城过一个人的除夕多惨,往年说不得都有她父母陪同守岁到天明。”

  苏卿谕带着李清蓉的礼物进定远侯府,听到这,迈进定远侯府的时候微微一顿:“我记得李清蓉似乎很想让我陪她守岁。”

  陈达下意识点头:“是啊。”

  苏卿谕点头:“转回去,回永宁伯府。”

  小楼

  李清蓉不知道表舅舅回来的事情,快速将首饰收拾好,还没来得及收拾旁的东西,小胖墩已经闯进来了。

  只是看到李清蓉收拾东西明显很是好奇:“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李清蓉将首饰箱锁好:“收拾东西。”

  小胖墩想起自己赶过来的原因:“姐,你先别收拾了,我这会过来是来和你说事情的。”

  李清蓉吩咐杏儿继续收拾,自己则看向小胖墩:“你要说什么事情。”

  小胖墩立刻将自己和李清巧说了李清蓉这边除夕过的特别好,结果李清巧完全不相信的事情说了一遍:“姐,我感觉,现在府上的风向变了,不能和人说实话了,说实话别人都会当你撒谎,所以我这会过来就是提醒姐你接下来遇上府上的堂姐妹,不要说实话的。”

  李清蓉:“……”

  所以说,李清巧会过来,都是小胖墩给引过来的是吗?

  李清蓉看向小胖墩:“流行不流行说实话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情我知道的很清楚。”

  小胖墩抬头看向李清蓉:“什么事情?”

  李清蓉:“你又要挨揍了。”

  小胖墩傻眼:“姐,我这一心一意为你好,你怎么可以打我,这样无缘无故打我是不对的,等以后爹娘来了,我,我会告状的。”

  李清蓉拿起戒尺:“嗯,我也会告诉爹娘,你姐我本来好好的,因为你却在马上过年的时候惹来麻烦的。”

  小胖墩懵逼。

  而一旁的杏儿看着这状况,突然忍不住开口:“其实小姐。”

  李清蓉:“嗯?”

  “奴婢觉得,少爷和八姑娘说了您除夕过的好的事情,不是给您在除夕招来需要处理的麻烦。”杏儿看着李清蓉开口。

  李清蓉:“哦?”

  杏儿心有戚戚焉:“奴婢觉得是八姑娘倒霉,从五少爷这边招惹了这要从今年打到明年的大麻烦。”

  几乎是在杏儿说话的时候。

  李清巧终于回到罗氏的院子。

  此刻,罗氏正和世子一起坐着带着四少爷李玉享守岁,笑着说话,看到李清巧气冲冲的冲进来,不由有些莫名:“清巧,你这么快从李清蓉的小楼回来了。”

  李清巧恨恨的看着罗氏,不搭理罗氏。

  罗氏更加莫名其妙:“怎么突然这么气冲冲的回来了,难道是看你七堂姐水深忽热的生活,觉得还不够,觉得不够开心?”

  李清巧听到这话,直接抬头:“什么水深火热的生活,如果那样的生活是水深火热的话,那我也想要。”

  罗氏更莫名了:“你这丫头,是不是疯了。”

  罗氏:“李清蓉如今过的是什么日子,你祖母将她的吃穿用度都给限制了,什么好吃的都吃不上,你竟然还想过那样的生活。”

  “我才没有疯,祖母虽然不给李清蓉很多好东西,但明显有人给了。”李清巧瞪着罗氏,这一路跑回来,她完全没有找到李清蓉说谎的可能。

  李清蓉就算想偷那些好东西,在刚回永宁伯府这么些日子的状况下,也做不到,毕竟连她都不知道谁那里有这么多好东西。

  那剩下来,可不就剩下一个可能。

  难怪她每次找李清蓉麻烦,她娘都要拦着她。

  这么想着,李清巧的眼圈都红了。

  罗氏更莫名其妙了:“这府上怎么可能有人给李清蓉东西。”

  “您还装傻,给李清蓉送东西的人不就是娘您吗?”李清巧愤怒的开口:“你对李清蓉还真好,给我都舍不得给的东西,竟然一股脑的全都给李清蓉。”

  李清巧眼圈通红:“娘我恨你!”

  罗氏简直莫名其妙:“清巧,你将话说清楚,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你就是去了一趟李清蓉的小楼,看看她生活的怎么糟糕而已,怎么突然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李清巧看向罗氏:“娘,你别骗我了,李清蓉都告诉我事实真相了。”

  说话间,李清巧看向一旁的世子:“爹,其实李清蓉压根不是四婶的孩子,其实她是娘和四叔生的孩子,所以,娘才对李清蓉这么好。”

  此话一出,屋内安静到落针可闻。

  罗氏简直疯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李清巧,你发什么疯!说的什么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