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35 【巧了!】

作品:种田之农家小丑女|作者:后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11 01:58:25|下载:种田之农家小丑女TXT下载
  一家人沉沉默默的吃了饭。

  因为方大伯受伤的正好是平日常用的右手,这吃饭就成了问题,还是方虎一口一口给喂的,方大伯想到方刘氏,心中恨意更深。

  方大伯吃过饭,就回屋休息去了,方家村离镇上并不算太远,要是方大伯真想回去很快就能回去了。可方大伯实在是没有精力了,回到家,屋子也在打扫,又要折腾许久,再加上他手上有了咬伤,更不想动。

  方茹回了屋子,随手拿了本书看着。

  桃儿敲门进来。

  方茹抬头看她,桃儿关上门,轻声道,“那个雀儿,好像没提他们提过。”

  方茹沉了沉眼,“现在大伯一家心情都不好,还是过几天再问吧。”雀儿要是死了,也是罢了。要是逃了,那就糟了。

  雀儿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桃儿点点头,转身拉开门出了屋子。

  外头,方虎媳妇拿着棒槌在槌衣服,一地的黑水,流到了院子的低洼处,又流到了地底。

  桃儿哪也没去,帮着她从井里打水。

  方虎媳妇道了声谢。

  方王氏跟方屠户出门了,是在准备方成山成亲的东西。之前备了一些,正好方大伯回来了,他们还在去求个成亲的好日子,两个孩子的八字方王氏已经打人合过了,很登对。

  方成武也在屋子里,自个又拿着《西游记》在看了。

  看了一会,他又蹭蹭的跑到方茹的屋子,从窗户探着头往里望着,“姐。”他喊道。

  方茹抬头看他,“有事?”

  方成武一脸期盼的看着方茹,“姐,这后面的故事,再出一本嘛!你把手稿寄到州府去,让李大哥帮忙出!”

  他说完,又嘀咕,“反正姐你最近也没事!”

  方茹瞪眼道:“大哥要成亲了,肯定忙!”

  方成武哼哼两声,“是大哥成亲,又不是你成亲,有什么可忙的,爹娘忙就已经够了,咱们又不是大户人家,桃儿姐家又没有爹娘,不知省了多少事。”

  方茹道:“知道了。”

  方成武立刻追问,“那姐你什么时候写后面的?”

  方茹道:“心情好的时候写。”

  方成武苦着脸想了一会,“姐你什么时候心情好?”

  方茹没看气的看了方成武一眼,“你不说话的时候。”方成武赶紧闭了嘴,眼睛眨了眨。

  过了会,他又小声开口了,“姐,你心情好了吗?”

  方茹被他问得哭笑不得,“好了,好了,你去玩吧。”

  方成武欢喜的问:“那你写吧!”他盯着!

  方茹真是服了这小子!

  外面,方成山去了一趟镖局,回来后,看到桃儿在提水,走过去道,“你放着,这些交给我吧。”

  桃儿小声道,“多谢。”

  方成山嗯了一声,开始干活,又看桃儿站在一边,道,“这几天辛苦你了,你去屋里歇一歇吧。”

  “我不累。”桃儿道。

  方成山听她这样说,也没再提这事。

  方虎媳妇擦了擦汗,笑着对方成山道,“阿山,还是你心疼人。”像方虎,也不知道过来帮帮她。

  方成山笑了笑,没说什么。

  方老娘去朱府了。

  她准备找朱府借几个小厮来用用,明天要去刘家村,找方刘氏那个贱人算账,方老娘从朱府回来时,喜气洋洋的。

  看来这人是借到了。

  晚上,饭桌上,方老娘就说了,“明天早些起来,我们去刘家人,找他们刘家人讨个说法!”方老娘看到方大伯手上的伤口,心中更恨。

  刘家的事一定要彻底给解决了,不然,她去老三那都不放心。

  “娘,玉娘跟成武要去学堂,”方王氏道,“他们两个就别去了吧,还有桃儿,要备嫁呢,总得给自己绣身嫁衣。”

  “成!”方老娘同意了,两个姑娘家,再加一个半大小子,去了也不顶什么用。

  次日一早。

  方老娘就起了,其他人也起得早,毕竟方老娘提前说过了,要早些去刘家村。方茹起来的时候,空里已经空了,就剩她跟成武,还有桃儿了。

  方茹跟成武要去学堂,那家中就剩桃儿了,方茹叮嘱她,“千万将门栓好了,我奶他们只怕午后才能回,可能会更晚些,昨天的饭还有剩的,你要是饿了就在家中吃一些。”

  桃儿点点头,“我知道的。”

  方茹这才带着方成武出门。

  去了学堂。

  方茹已经被贺先生调到中等班了,之前在初级班坐在前面的严伍,她有些日子没见了,今天一去学堂,发现严伍正等着她呢。

  严伍一脸欢喜往方茹走来,“如哥,我白表的爹回来了!”表妹不用受他后娘的气了!

  真是件高兴的事。

  “回来了,不是说掉到山崖下了吗?”方茹惊讶。

  “那是误传,我那舅舅被主家姑娘救了,之前一直在养伤,后来主家姑娘心善,又托人将他送回来了。”严伍喜笑颜开的,“那主家姑娘真是个好人呢,我舅舅说等伤好了,就去庙里给主家姑娘点盏长明灯。”

  “这是遇上好人了,你舅舅运道好。”方茹笑着道。

  “是呢,表妹看到舅舅,总算是露出笑脸了,”严伍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又想起来,“那主家姑娘姓江,叫杏儿。舅舅说等他的伤好了,就带着表妹去州府找那位江杏儿姑娘报恩去!”

  江杏儿?

  方茹一惊,是她知道的那个江杏儿吗!

  严伍跟方茹吐苦水,“表妹在我家的这一个月,我过得真是太不如意了,因到家,表妹就哭,后娘还当着我的面跟我爹告黑状……还败坏我跟表妹的名声,幸好舅舅回来了!”

  “你舅舅为什么要去报恩?那主家姑娘会接受吗?”方茹问。

  “主家姑娘那么善良,会接受的吧。”严伍猜测道。

  严伍看到方茹在中级班,又叹了口气,“都是家中的事多,要不,我肯定也跟你一样,调到这中级班了。”

  “加油。”方茹道。

  “嗯!”严伍握着小拳头,回了初级班。

  他走后,方茹还在想,没想到有这么巧的事,求严伍舅舅的竟然是江杏儿,想想也是,杏儿被家人接回去,后来雇了人,严伍的舅舅是车夫,后来遇到山贼,伤的伤,跑的跑……

  方茹准备将这事跟大哥说一说,要是严伍的舅舅也去州府的话,那大家搭个伴一起上路,也好有个照应。

  -

  刘家村。

  “方刘呢,你叫她出来!”方老娘在刘家门口,气势汹汹。

  刘家老婆子出来了,看到方老娘,眼睛一瞪,“你们方家还有脸来,我正要找你们呢!”

  方老娘拉着方大伯的娘,给刘家老婆子看,“瞧瞧,这是你家闺女咬的,那一把年纪的人了,还下这么大的劲,她躲哪去了?你叫她出来!”

  刘家老婆子看到方大伯手上的伤口,心里一惊,嘴上道,“不可能,我家大妮不是那样的人,你可不要胡说,她孝顺公婆,一向是个乖巧的,怎么可能咬人!”

  “你不交人是不是?”方老娘一声冷笑,伸手,“休书呢,拿来。”

  方虎拿出休书,交给方老娘。

  方老娘将休书扔到刘家老婆子的脸上,“看清楚了,这是休书,以后我们两家,再不相干。对了,你以前从方家借的那些银子,借条还在我们手上,如今不是亲家了,那些银子一分不许少,必须还上!要是少一分,那咱们就衙门上见!”

  “亲家,等等啊,这休书怎么能说写就写呢,”刘家老婆子急眼了,赶紧去拉方老娘,“这咬人的事是我家大妮不对,等她回来,我肯定好好说她!”

  方老娘道,“不光是这事,豹子被你闺女卖了,因为这事,阿牛也受了脑袋,两个孩子都被她毁了。这样的儿媳妇,我可要不起!我听说她走时,还给了你们二十两银子,钱呢?我们家可是一个子都没有落到,这银子可是那你家闺女卖儿子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