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四十三章 赤阳子在神仙中也算是厉害的角色

作品:大宋第一状元郎|作者:日日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20 22:45:47|下载:大宋第一状元郎TXT下载
  看着不堪入目的尸首,杨霖脸色铁青,心里一阵钻心似的疼。

  这些年轻的士子,是听了自己的话,不远千里来到此地。

  未曾想,遭此横祸,家中岂不似天塌了一般。

  旁边几个身材矮小的将士,汗如雨下,不敢抬头。

  他们是川蜀省内成都府派出的厢兵,来此是负责护送这些书生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们算是难辞其咎。

  领头的乃是成都府团练使,硬着头皮出来道:“少宰,他们到了长安,非说要出去游玩半天。这些书生娃娃,我们也说不听他。”

  杨霖点了点头,道:“追到元凶了么?”

  刘知府道:“少宰,捉到了一群村民,是他们动的手,不过主犯逃了。这些乡野之间的劣民愚昧,最容易受到奸贼蛊惑。”

  “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昔年高祖入关中,都知道与秦地父老约法三章,首先就是这一条。”杨霖听出刘知府话里,又为愚民辩解的意思,冷声道:“邪魔外道,贻害无穷,发现一个就要打死一个,不然一传十十传百,什么时候能根绝。”

  每次出了汴梁,杨霖都能发现,大宋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表面下,地方上其实很落后。

  举国之力养汴梁,让地方上有些穷困,如此一来,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就都冒出来了。

  今日的邪教作祟,绝对不止这一件,杨霖掩着嘴道:“去村里看看。”

  金鸡峡地势险要,全是盐碱地,而且陡峭难行。

  村民大多以山中捕猎为生,十几个衣衫褴褛,面色阴鸷的村民,男女都有排成一列,被京兆府的公人押着。

  他们见到这么多官兵,一点都不怕,反倒阴森森地抬头死死盯着。

  杨霖最不怕的就是这些邪性的眼神,他转过头去,冷冷地扫了一眼。

  “稍加蛊惑,就如此残虐,秉性岂是良善?明日到闹市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话音刚落,一个中年妇人,挣脱公人窜了过来,呲牙咧嘴形态可怖。

  这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周围的同伙都为她叫好,可惜还没到杨霖跟前,就被吕望一脚踢飞。

  杨霖冷笑着上前,死命跺了几脚,又搬起一块石头砸下,地上的村妇顿时没了动静。

  “你会被弥勒打入地狱。”一个男子呲着牙,朝杨霖嘶吼道。

  吕望凑上前,道:“少宰,看来是弥勒教的。”

  弥勒教,最早于梁武帝时期创立,创始人傅大士自称“双林树下当来解脱善慧大士”,广弘菩萨行,门下有傅宣德等人。弥勒教数百年来于民间流传,并不断有人藉此造反。

  单北宋一朝,打着“弥勒现世”的旗号,杀官造反的就不在少数。

  北魏宣武帝时,冀州沙门法庆,自命为“新佛”,以李归伯为“十住菩萨”,创“大乘佛”;所谓的“新佛”就是引用佛经中“弥勒下生成佛”之说,“弥勒佛取代释迦牟尼佛下凡救世”等思想出现,一反佛教五戒戒杀的原则,力倡“杀人作乱”,认为杀一人者为一住菩萨,杀十人者为十住菩萨,“屠灭寺舍,斩戮僧尼,焚烧经像”,“又合狂药令人服之,父子兄弟不相识,唯以杀害为事”。

  这种简单粗暴的教义,很符合在底层传播的条件,利用底层百姓的悲苦生活,挑唆他们走向极端。

  自此之后,每隔几十年,总有人自称弥勒现世,聚合人众举兵作乱。

  佛法深谙人心,故而有转世轮回之说,这个学说对于受尽苦难,而又看不到希望的底层百姓,简直就如同春药一般。

  所以自古以来,在民间传播的邪教,都喜欢和佛搞上点关系。

  杨霖对于这个弥勒教,自然也是了解的,笑着道:“区区弥勒,漫说是假的,就是真的,在我赤阳子面前,也要低头敛眉。”

  ---

  走出这个愚昧可怕的山村,杨霖心中升起一个想法,蔡京的学院制,还不是很彻底。

  若是能更大力度地推行教育,让这些愚昧的好似牲畜的山民少一些,善莫大焉。

  人性若是养成这等模样,和畜生何异?

  可惜,这个需要的是一个繁荣到极致的社会,大宋暂时还达不到这个水平。

  回去的路上,走过金鸡峡,杨霖都忍不住停下脚步。

  好俊俏的山水,难怪那些书生,也忍不住驻足游玩,可惜...

  山顶传来一阵咯咯娇笑,突然有个声音道:“呀,夫人,你看有官兵呢。”

  杨霖举目望去,只见山脚上,一队人在此地野炊。

  看他们的模样,应该是大户人家,一行人足足有二十几个之多。

  他们正在一棵大树下搭着帐篷,几个老仆见到杨霖路过,也抬头垂手微笑。

  突然,吕望耳朵一动,眼珠一转不经意做了个手势。

  万岁营的亲卫,不动声色地将杨霖护在中间,只听得一声闷响,一个人竟然从树上跌落下来。

  这一惊非同小可,野炊的仆人全都大叫起来。

  在万岁营的身后,一个亲卫收起了手中的袖弩,陆谦拔出刀来,一挥手亲卫们将他们围在中间。

  死的人面色发紫,万岁营亲卫的弩箭淬了毒,射中之后必无生机。

  这人埋伏在此,已经威胁到杨霖的安全,亲卫们下手是不会留情的。

  “好大的胆子,你们是什么人,敢在此埋伏行刺。”

  老仆赶紧跪倒,磕头如捣蒜,叫苦道:“冤枉啊,这人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官府的家眷。”

  吕望还没说话,队伍后面押送的村民,却都哇哇哭了起来。

  显然,地上的人就是他们的同伙,听到官府的马蹄声后,便消散无踪,原来是藏到了树上。

  若不是杨霖路过,他手下又机警过人,这一家子野炊的官府家眷,只怕是也要遭殃了。

  吕望也不轻信,握着刀审问道:“你们是哪一府的,府上主人是什么官,叫什么名字。”

  “我们老爷,是京兆府提点邢狱赵明诚。”

  此言一出,众人才稍微有些放松,既然是有名有姓的官人家眷,就不可能是同伙。

  杨霖一听,稍加思索就想了起来,赵明诚他爹就是原吏部尚书赵挺之。

  当初杨霖和蔡京联手,推出一个元祐奸党碑,把很多朝中大员打得罢黜出京,再也没有翻身之日。

  其中就有这个赵挺之,他虽然是六部之首,但是和蔡京杨霖关系都不好,又不是梁师成一脉的,这个六部之首的位置,自然是争夺的重点。神仙打架,他这个凡人遭了殃,被蔡京赶出了汴梁。

  他儿子就是赵明诚,他儿媳妇就是李清照,这一家人既然是赵家的,那么帐篷内的声音,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