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三章 带不动

作品: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作者:孤独麦客|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1-18 00:47:50|下载: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TXT下载
  “小南,炮弹呢?快把炮弹拿来。他奶奶的,都这时候了,你不想活啦!”面对如蚂蚁一般爬上来的西班牙军人,刘世挺冲到一门直射的小口径火炮前,连发数炮后,扭头大吼道。

  炮口飞出的是老式的引信爆炸弹,威力不如触碰引信的炮弹,但在落在密集的人群中之后,依然产生了可观的杀伤。操炮的刘世挺刚才粗粗估算了下,就发现三发炮弹至少撂倒了二十多名敌军。

  “刘哥,总共三门炮,就我们三个搬炮弹、运火药的。您别急啊,等我和小高给张哥他们送完炮弹……”小南的声音忽高忽低的,夹杂着剧烈喘气的声音。他们这个埋伏跑位人数很少,总共六个炮手、三名杂役、八名步枪手、一名军官。军官兼职气球观测员,这会正手忙脚乱地往下落。这玩意太好使了,校射弹道一流,但也十分危险,很容易成为敌人集火打击的目标,因为升得并不高。

  “奶奶的,废物!等着一起死吧,管不住裤裆的鸟玩意!”刘世挺往地上淬了一口,然后抄起旁边的一把步枪,瞄准、射击,瞬间撂倒一名穿得和公鸡一样艳丽的西班牙军官。那帮子正往这边冲的西班牙人怂包得很,一下子躺倒了一大片,让刘世挺直怀疑自己刚才那枪是不是牛逼到爆了,居然一下子撂倒了几十个人。

  八名步枪手也是狠角色。面对慢慢进入射程的西班牙人,他们不慌不忙,时而一枪,然后快速拿起地上的火药包和弹丸,装好弹药后又是一枪,节奏压得非常好,枪法也非常准,打得那帮胆小如鼠的西班牙人哭爹喊娘,不断找地方隐蔽,区区几百米的距离半天还没到,速度慢得和爬一样。

  最初还有西班牙军官站起来怒吼,踢那些趴在地上装死的士兵的屁股。但在被重点照顾打死几个后,剩下的也怂了。大伙在老家都是有田地、有庄园的体面人,死在这里一钱不值,还是小命要紧。

  卡罗尔在后方看到目眦尽裂。他已经搞清楚了,两侧山梁上骚扰的东岸人其实并不多,一边十几个人的样子。那些火炮应该是预先藏好的,人是后来到的,结果自己这边竟然不能很快拿下,还在让那该死的炮弹收割人命,制造混乱——这不,刚才一发炮弹神奇地炸在了辎重车队中,两匹马儿脱缰,发狂般地冲进了士兵群中,搞得一团糟——简直不能忍!于是,他招来了自己的心腹军官,下令一部分法国骑兵下马,抄起火枪朝两侧发动进攻,务求尽快结束这边的战斗。

  法国士兵的战斗力确实不是儿戏般的西班牙人可比的。他们行动坚决,快速有力,不像西班牙人那样怕死,虽然被东岸人精挑细选的步枪手不时打倒一个,但剩下的仍在坚决地往上冲,给东岸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妈的,这帮不要命的!挡不住了,法国人有点猛,不像西班牙人那么怂包软蛋。”刘世挺一边给火炮装填成分复杂的散弹,一边大吼道。装填的过程非常漫长,急得他头顶直冒汗。奶奶的,要不是上次被小南那混球拉下水,搞了一个西班牙民女,惹得团座震怒,他也不会被发配到这个危险的战场上来。戴罪立功,岂是那么容易的!

  “奶奶个熊!”小南冲了过来,连着往山坡下扔了两个手掷炸弹。在听到轰隆两声巨响后,他朝刘世挺咧嘴一笑,道:“刘哥,咱们这次怕是栽了。就是不知道战死后,团座能不能给咱们恢复军籍,我爹从军一辈子,要是知道我就这么没名没誉地死了,怕是不会认我啊!”

  听小南这么一说,刘世挺鼻头也是一酸。只见他咬着牙,与另外一位炮手合作装填完毕后,猛地一点火,“轰隆”一声,大炮猛地往后一退,大团铁钉、破片、金属丝飞了出去,糊了靠过来的法国兵一脸。

  这种散弹,最是阴险不过。虽然射程不远,但杀伤面巨大,打在人身上后,一时还不死,只会躺在地上哭嚎,非常伤士气。这不,七八个靠过来的法国兵被金属风暴当场摧毁,后面还有更多的人倒地受伤,一时间震慑了后面的不少敌人,整个战场为之一静。

  “死就死了!怕毛!”刘世挺不再管还在发烫的火炮了,只见他打完了枪里的子弹,然后找来一柄刺刀,旋拧上之后,说道:“光哥——团座是厚道人,从小到大我就最服他。小南,不要让我看不起你啊!杀!”

  小南脸色苍白,喉咙不自觉的吞咽着唾沫,不过仍然缓缓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与刘世挺站在一起,轻声说道:“刘哥,咱们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草,你俩发什么神经?撤了!撤了!”刚从观测气球上落地的少尉军官冲过来一人扇了一个巴掌,骂道:“想死?上次打麻将还欠我二十块钱呢,你死了我找谁去要债?赶紧滚!”

  说完,少尉拽着两人就往后跑。八名步枪手已经牺牲了三个,剩下的五人交替掩护撤退。炮兵们也抄起了步枪,且战且退,他们的枪法一般,但也给冲过来的法国人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延缓了他们的速度。不过法国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的步枪固然射程短,精度差,但胜在人多,集火打击之下总能有所斩获,因此东岸人在撤退过程中又牺牲了数人,最后只有八个人逃出生天——很不幸,“刘哥”在殿后的过程中被铅弹击中胸口,当场战死。

  另一边山梁上的情况也差不多。指挥的少尉军官在气球下落过程中被击中,最后逃出了九个人,消失在茫茫的树林中。但他们的努力不是没有效果的,前后造成了格拉纳达军团超过三百人的死伤只是其次,令其陷入了一定程度的混乱之中,耽搁了宝贵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是关键。要知道,东岸陆军第一混成团的主力已经在快速赶来,留给西班牙人的时间不多了。

  卡罗尔此刻正满脸铁青地看着这一切。西班牙士兵的愚蠢无能和贪生怕死之前他已经领教过了,不过那是在进攻东岸人的坚固堡垒的时候。这会己方以优势兵力攻击敌方的袭扰部队,他本以为会很顺利地结束,结果却又搞成眼前这副模样,这就让他很愤怒了——一发子弹能让上百人躺满一地,半天不愿动弹,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无能了,卡罗尔实在找不出比这些人还要差的军队,是的,就连荷兰那些大腹便便的中年民兵都比他们勇敢。

  不过这会却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一地鸡毛的局面需要尽快收拾。卡罗尔顺势解除了几名西班牙军官的职务,让他从法国带过来的军人接替,以期尽快整理队形,做好战斗准备。

  但领他崩溃的是,西班牙人虽然打仗极其无能,但搞内斗却是一把好手!这不,被解职的西班牙军官不服,当场闹了起来,一度与法国人推推搡搡。卡罗尔头痛欲裂,有心处死这几个闹事的军官,但又担心造成更大的哗变。格拉纳达军团中的法国骑兵一直以来享受着最好的补给,前次攻打直布罗陀的残酷战斗他们也没参加,早就惹得西班牙人非常不满了,两军可谓积怨甚深。如果这时再施加雷霆手段,他实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于是,卡罗尔犹豫了。但他似乎忘记了,时间不等人!他们在这内讧,东岸陆军可是在快速行军,高速接近呢,而他作为军团总司令,居然连一支能够派出去阻滞敌方行军速度的部队都没有。这仗,简直没法打啊!

  下午两点,就在卡罗尔刚刚整顿完内部事务,格拉纳达军团的秩序初步得到恢复的时候,他们的噩梦终于到了:一队东岸骑兵从谷地中冲了过来,将走在最前面的一支西班牙部队轻易冲垮。卡罗尔得到命令后为之色变。

  三点钟,冲在最前方的第三步兵营终于抵达,双方部队均出现在对方的视线之中。东岸步兵们放慢了脚步,一边喘气一边给火枪装药、装弹。随后,他们排成整齐的队列,在军官的指挥下加快脚步,齐射!装药、装弹,再齐射!

  走在最前方刚刚被东岸骑兵重创的西班牙人成片倒下。可怜他们刚刚鼓足勇气,准备与东岸人大战呢,结果在火枪射程外就被大规模杀伤。而托之前袭扰的福,西班牙人的炮兵却还在后方,根本来不及调上前来,因此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之中。

  赶到的东岸士兵越来越多,而西班牙人却被打得节节后退。很多人绝望之下直接向后跑,又与正急急忙忙从后方冲上来的人撞在一起,顿时陷入了更大的混乱之中。

  这个时候就能看到他们的素质了。之前的袭击搞得他们惊魂未定,随后又爆发了内讧,军心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动荡之中,这时又被陆续赶来的东岸陆军迎头痛击,格拉纳达军团再不崩溃就没天理了!

  “咻!”几发炮弹从超远的距离上发射过来并落地爆炸。毫无疑问,这几发炮弹偏得很离谱,除了炸掉了一些花花草草之后,连一个西班牙人也没伤到。但令人绝倒的是,它们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吃够了东岸大炮苦头的西班牙人瞬间炸了。它们离开了军官们苦心维持的队列,撒丫子往两侧山梁和树林中跑去,甚至就连阻拦它们的法国骑兵都无法遏止,反而被他们裹挟着,一起向外逃散。

  卡罗尔恨恨地看着这一切,直接一甩马鞭,带着仍旧围在他身边的骑兵主力,转身便撤。

  格拉纳达军团这些草包,带不动啊带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