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1章 8号档案的近况

作品:诡异复苏世界的封灵师|作者:懒在乡村|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1-15 20:30:33|下载:诡异复苏世界的封灵师TXT下载
  “怎么了?”

  列车上,二叔见封不平一路沉默寡言,一副陷入思考的样子,不忍的关怀问询:“是不是在担心?”

  封不平闻言,错愕看向二叔,摇头摆手道:“没事儿,就是最近不是玩了玩《捕灵人》吗?发现一些问题,所以免不了多想了一些。”

  《捕灵人》吗?

  二叔沉默下来。

  这游戏他当然也知道,前面封不平告诉他的时候,他就刻意调查过,但是获取的消息很少很少,毕竟尚未公测,他也没有发言权。

  而此时,封不平的确是在思考《捕灵人》的问题。

  接连|发现的问题,让他对《捕灵人》越来越好奇,好奇这到底是一款什么样的游戏,真的只是一款简单的游戏嘛?

  还是说……

  罢了。

  现在获得的线索终究还是太少,想那么多也无用。

  封不平微微摇头,叹息一声,他发现,最近,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从一开始,灵气雨开始,这短短不到一个月的变化,真的让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陌生起来了。

  他很怀疑,这后面是不是有着什么人,刻意的在推动。

  这并不是不可能。

  因为短时间内的变化太大,大到违和,大到让人无法一时间适应过来,这本身就是非常诡异的。

  从沧海出发,一路上列车走走停停,两叔侄都无心睡眠,偶尔聊聊,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两人都有心事,各自在思考。

  不光是他们,如果你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其实整个车厢中的人,此时都显得沉默寡言,各自思索着什么。

  正如封不平察觉到了异常一般,其实很多人都察觉到了异常,短短一个月的变化,让得整个世界都为之沉默。

  连绵不绝,波及整个世界的雨水,蒙蒙细雨,如一层阴云,笼罩在所有人的内心中,宛如蒙上了一层轻纱,让心灵上有了一丝阴霾。

  而各地不断发生的意外,特别是国外,相对于国内而言,对于灵异事件的隐藏更为粗糙和敷衍,使得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正是因此,如今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沉寂。

  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接下来会何去何从,也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他们的命运又该是走向何方。

  不过这一切,暂时都还处于萌芽,虽然该发觉的人,已经发觉了,但是尚未完全爆发,以至于,国内的大部分人都还蒙在鼓里,最多也就是因为这连绵不绝的细雨而有些压抑。

  抵达隆县附近的一座城市,封不平和二叔下车。

  “应该就是这儿了。”

  封不平抬头看了一眼列车站上的牌子,对照陈辉说的地方,颔首道:“二叔,我先去找车,你在车站外等我。”

  很快,封不平找来车,两人再次出发。

  陈辉等人是追寻着引路人而来,从沧海出发,虽然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但是走走停停,却尚未抵达隆县,如今引路人和8号档案的人,现在也都驻扎在这边,远远的吊着引路人,一边观察,一边记录。

  当封不平二人找到陈辉他们的时候,是在一片荒无人烟的荒野之地,附近只有几户山民的,连村庄都见不到的地方。

  一顶顶简易帐篷铺满了整个视野,二人刚到,立刻就有人迎了上来,问询了一翻后,确定了封不平他们的身份,这才带着他们去找陈辉他们。

  当见到陈辉的时候,封不平当场就看呆了,这,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陈辉吗?

  要知道,当初封不平第一次见到陈辉的时候,虽然也是一副不着调的样子,整个人给人一种颓废、病恹恹的感觉。

  但除此之外,其他方面还是很正常的。

  但是现在呢?

  入眼处,陈辉端着一碗面,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整个人相对于以前,简直是变成了两个人,面黄肌瘦,双瞳混浊,一副即将离世的样子。

  封不平看见陈辉的时候,陈辉也见到了封不平,他露出笑容站了起来:“封小子,你还真过来了,我还以为你小子是说笑呢。”

  封不平微微颔首:“陈会长,这一次可能要麻烦你们了……对了,你这是……”

  陈辉微微摆手,苦笑一声:“没办法,你以为我愿意啊,这不是被引路人折腾的吗?换你你也得这样……”

  陈辉将这段时间自己的经历简单的告诉了封不平,封不平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难怪陈辉整个人看上去那么憔悴。

  自从引路人离开沧海开始,因为8号档案的捕灵人和引路人的关系,这件事就一直都牵动着所有8号档案的捕灵人的心,这是肯定的。

  而因为实在放心不下,8号档案只能决定全体跟随过来。

  而这就让陈辉他们受苦了。

  很难想象他们这段时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跋山涉水,横穿各种地界,半夜突然被吵醒,连夜启程,披星赶月什么的,这还算是小事情。

  真正让8号档案的人苦恼的事情更多。

  比如,引路人突然抵达一些村子,一些沿途城市,总要和当地协调一下吧?

  毕竟引路人本身就是非常可怕的灵异,哪怕引路人不会贸然惹事,但是被发现后依然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这段时间,整个8号档案的人,可以说全都被折磨惨了,苦不堪言,也就有了现在封不平所见到的陈辉的样子了。

  对此,封不平也是只能默哀,却帮不上忙。

  引路人的行为模式,别说他了,就连8好档案这些对引路人最为熟悉的人,都无法摸透。

  “……好了,不说这些让人不舒服的话了。对了,封小子,这一位是?”陈辉看向二叔。

  封不平连忙介绍:“这是我二叔,封修泽。”

  陈辉微微颔首:“嗯,原来是封先生,来,别站着,我们进去说话。”

  陈辉引着二人进入身后的帐篷,帐篷内非常简陋,不简陋都不行,毕竟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离开,有一个住的地方已经是难能可贵了,甚至于下一刻就突然离开,众人也丝毫不会意外,反而已经习以为常。

  “……原来是这样,那一起灵异事件吗?”

  帐篷内,陈辉听完了封不平的请求,端着傅雪给他的热腾腾的咖啡,喝了一口,“这件事,我知道的也不多,肯定无法满足你的,我也只是略微知道一些关于那件事的信息,哪怕是8号档案内部,也是封锁了这方面的消息,如果你真的想要找到当年那件事的线索,或许,只能去找迷途客大人了解情况,因为这件事,整个8号档案,哪怕是薛老他们,也知道的不多的。”

  陈辉知道这件事涉及到了封不平一直在调查的父母的线索,以封不平和他的关系,他也没有隐瞒,苦笑着道。

  一旁,傅雪闻言,也是微微颔首。

  这件事,在8号档案其实并不算什么秘密,毕竟公开的,以前唯一一件被处理的A级灵异事件,想不知道都难,但正如陈辉所言,哪怕是同为8号档案的人,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一起灵异事件,且被处理掉了,但是具体情况,却无人可知。

  “这样吗?”封不平蹙眉,一时间沉默下来。

  其实这种情况,他也不是没有想到过。

  那起事件,毕竟牵连太大,特别是和鬼化者有着极大的关联,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8号档案,或者说协会那边,将之消息封锁,他都不算意外。

  “那么,迷途客前辈呢?他现在,也在这儿吗?”既然只有迷途客知道,他不介意试一试能不能从迷途客前辈那边得到线索。

  然而,陈辉对此却苦笑摇头:“真的很抱歉,如果你是要找迷途客大人,还真没办法,迷途客大人的情况有些特殊,哪怕是我们,也不知道他的位置,他现在在不在这儿,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一个人,可能知道……”

  安靖!

  陈辉说出了一些关于迷途客的信息,告诉封不平,迷途客非常特殊,经常会消失,如果说有谁知道其位置,最有可能的人,就是安靖了。

  而当封不平问及安靖的位置的时候,陈辉又告诉他,安靖其实还在沧海。

  这就让封不平有些崩溃了。

  他赶往沧海,得知8号档案已经不在沧海。

  然后好不容易找到陈辉他们,结果陈辉又告诉他,他要找的人,其实在沧海,这……

  “好吧。”封不平也是无奈,就算很憋屈,也只能是认了,毕竟是他有求于人,而不是人家求他。

  迷途客的问题暂且不提。

  封不平沉吟片刻,看着陈辉:“看样子,引路人是要前往隆县,不过,隆县现在的情况……你们还打算继续跟下去吗?”

  陈辉当然知道封不平在说什么。

  虽然这段时间8号档案一直都被引路人吸引着,很少关注外面,但是一些捕灵人世界的重要事情,他们还是知道的,自然也知道隆县现在的情况。

  闻言,陈辉微微颔首,又微微摇头:“不知道,或许会跟着,也或许,会停下,这要看引路人。”

  陈辉告诉封不平,他们虽然没有放弃的想法,但也不会冒失,他告诉封不平,如果引路人在隆县停下,那么,他们自然也会停下,不会进入迷雾中,不过,如果引路人横穿隆县,继续前进,那么,他们自然会想办法跟上去,但也让封不平放心,他们不会去招惹迷雾,哪怕横穿隆县,也会想办法绕过去,而不是直接横穿。

  得到这个消息,封不平倒是松了口气。

  毕竟,8号档案对于他来说,也算是朋友关系了,对于朋友,封不平也不希望他们出事。

  不过哪怕如此,封不平也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隆县现在绝对是所有捕灵人的禁地,别说进入,就算是靠近,也会让人感觉到不安。

  不过这事情也不是封不平可以决定的,8号档案的人执意如此,他也没办法。

  其实,8号档案的人,也是没有办法。

  他们和引路人的关系太过于紧密,可以说性命相连,不可能无视引路人的这种行为,如果不搞清楚原因,他们必然是寝食难安的。

  言归正传。

  虽然连续赶往了几个地方,二叔已经很疲倦,但是二叔却是比封不平都要急切,根本不在意,两人还是马不停蹄,再次出发。

  两天以后,封不平和二叔再次来到了沧海。

  根据陈辉给的线索,两人找到了位于沧海某一处的安靖,将来意告诉了安靖,期望能够见一面迷途客。

  “哎,不是我不愿意帮助,可惜了,你们,来晚了一步。”听完请求,安靖如此感叹。

  封不平瞳孔一缩,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不过安靖立刻察觉到了封不平的异样,连忙摇头:“封先生你别想多了,迷途客大人没出什么意外,其实是这样的……”

  紧接着,安靖告诉封不平,迷途客的一些秘密。

  等到安靖说完,哪怕不是全部,封不平也算是知道了一些迷途客现在的情况。

  他也没想到,迷途客的情况居然会如此复杂。

  “是因为那灵异?”封不平若有所思。

  安靖微微颔首:“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不过以前迷途客大人其实也有这方面的问题,只是没有现在这么严重,这其中和迷途客大人掌握的鬼器脱不开关系,不过自从那一次之后,迷途客大人的这种情况,就越发严重了,往往一年都难以清醒几天。”

  然后安靖又告诉封不平,其实这件事,不一定非得找迷途客大人,其实还有人,也知道当年那件事的始末,毕竟当初,一同处理那起灵异事件的人,可不止迷途客一位。

  然后又告诉封不平,如今尚在的涉及那起事件的人,现在还有两位是他所知道的,分别在什么地方。

  之后,封不平还是忍不住去拜访了一下迷途客,在安靖的带领下,他找到了宛如乞丐一般的迷途客,正如安靖所言,现在的迷途客,根本无法交流,甚至于很是危险,不能贸然接近。

  看着眼前宛如完全迷失了的迷途客,封不平有些感慨,这一位,可是一位传奇人物啊,如今,却是变成了这样,这,或许就是捕灵人的最终归宿了吧……

  毫无疑问,迷途客的情况,并不是唯一。

  其实,很多捕灵人,最后可能都会变成这样,就比如老罗,如果不出意外,他现在也会变成这样,而且这种情况,必然会持续恶化,直到最后,彻底化为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