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千五百零一章 冰煌

作品:金枝夙孽|作者:籽日|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1-15 20:16:35|下载:金枝夙孽TXT下载
  不知从何处来的一束光,忽然冲破某种束缚照到对面那个叫弟特的副将脸上,让人能够看清他的表情,只不过这种光照似乎有些多余,因为恢复了他一惯风格的这家伙的脸,就像是长久被风吹雨打风化严重的那种雕像一样,完全没有表情,

  即使有表情也只是因为那种光影本身的转变或者是因为石像本身的分化。他的呼吸甚至都散发着一种极寒的味道。

  又过了良久,弟特的眼皮夹了夹,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发出的什么暗号,一直保持瞪大眼睛的校尉完全没有看到他给任何人发信号,但是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已经有人进来禀报,“将军的侍卫确实已经毒发不治!”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黑色的身影的心,终于一下子放落了原地,虽然在来之前那个颤颤巍巍还没有从极度的惊恐之中镇定下来的巫医一直跟他保证,剂量这种东西是他做起为巫医的绝对特长,在任何时候,就像神的手指那样宣告一切的开始,也宣告一切的结束,但是,校尉还是心存怀疑很长时间,这世上的事,哪有能说于一定的,如果万一哪一步的计算失误的话,就像现在回来的人,他们的人如果跟弟特副将禀报的侍卫的情况,跟他所说的有一点点出入的话,那么现在估计弟特向自己投来的就并非单单只是怀疑的目光,而铁定是他冰冷又快捷的兵刃!他可不想品尝铁器,任何有名的高尚的或者被称为传奇的铁器他都要拒绝!

  但,让他不得不失望的是,弟特在听说了虎行将军的侍卫因为和虎行将军中同样的毒已经一命呜呼之后的反应,一如钢铁虽然经过冷水经过火烧,但是锤炼不够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现在,校尉心里全是疑问,他还不相信吗?我都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上了,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是他仍然一点儿都不相信吗?难道弟特认为这是巧合吗?或者是他认为刚刚来禀报这件事情的人是我的人,因为他出现的时间点如此恰巧,一定是我事先安排好的,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像这样无动于衷,他到底在想什么?还是真的心如钢铁对他主子的情况不想再做过多理会,而要寻找新的主人?难道寻找主人的活动已经展开,他已经有了新的目标?讲到最后一点的时候,他觉得这种可能是最大的。弟特虽然倔强,但又不是傻子,他可以换个主人,继续保持他雄伟,而且不断发着光的倔强。

  “总之,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能三言两语的马上说清楚,但是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就在黑色的影子想自己要不要来硬的的时候。他面前一直在吞吐着寒气的家伙。忽然双手击掌,让这大帐之中摆成奇怪队形的的蜡烛随之全部炫亮,弟特的声音如同一条游走中的蛇,悚动着人的所有感官,“我警告你,那些邪恶之心,最好留在我的警告之前,否则,你会尝到我这把刀的滋味!既然你以前都知道我,而且为了今天能够见将军本人也好好的研究过我,就更应该知道,所有我的敌人,所有我恨的人,所有我讨厌的人他们皆已做鬼!”说完,弟特让开了他拦住的路。

  黑色的身影已经感受到他内心震颤不已的那种跳动。人们都说阎王好见,小鬼儿难搪。自己显然也就在小鬼儿的这步成功了。其实,根本就是必然的,被握住命脉的家伙,一定会跟随着那只无形之中已经扼住他咽喉的手来来回回的动作,没有人能够挣脱。

  弟特似乎是按住了哪里的按钮,总之,在那个摆放着狼皮褥子的地方。露出了一段台阶。黑色的校尉的影子顿觉,那是他人生的金光大道,只要勇敢而顺利的走下去。他整个人都变得异彩纷呈,无比辉煌。他顺着台阶走下去,然后推开一道特制的门。看到里面正在说话的人,一起向他投来目光。不过,这只是他的错觉,里面因为放置了巨大被完全抛光,如同镜面一般的冰块儿,将坐在那些冰块中间的唯一的一个人,折射成了五个等身大小的家伙。而这个人在他来之前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而且他的声音抑扬顿挫,仿佛人群的交谈。所以让他误会成有五个人在这里自由自在的交谈。而在那一瞬间,他心里已经分析着五个能够跟虎行将军说的话,上的人的地位也定然非比寻常。要一下子在这沙漠上开列出名单来……他的目光看到实际的情况。那些散发着寒气的巨大玄冰上面,坐着唯一的身影,做的那样安然,让人觉得这些冒着寒气的冰块应该是假的,否则不会有人那么泰然自若的坐在上面,而感觉不到寒气,似乎舒服得很。

  “来的好快呀!你不知道我有多寂寞!他们可都不愿来这里陪我,只要一来到这里就不停的打喷嚏,要不就是咳嗽!他们一个个娇嫩的像是不能在这沙漠上生长的植物。而你这家伙听说不让你来见我的话,你会直接拔剑自刎!有人如此想念着我身上的什么,真是一件幸事!让我一下子感觉到自己贵重万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给我自己开出一份身价!诸如像你这样非要见我不可的家伙,如果不耗费一生积蓄和全部的身家性命,就不可以来到这个地方,看到我的样子,看到这里的窘迫和神奇!”那个坐在冰块上的人,说话的语气之中有一半是慵懒,而另一半又是勤快的痛恨。

  “我总算知道巫医到底在痛恨着什么样的将军了!”黑色的影子仰起头观察着。被悬挂在他头顶落空雕刻的那些冰块。不知从何处来的,既不像是寒风,也不像是沙风那种东西,吹的那些被悬挂的镂空冰块儿飘飘摇摇。也就导致在整个空间之中存在的东西都像是漂浮在水面上一样。不仅是它们的倒影和摇曳连它们本身也像是随风而动敏感的家伙。黑色的身影正抓紧这个时刻,让他浑身上下诡异的救赎色彩不断地释放出来。如果你遇见一个病人,而且恰好拥有资格为他诊治,那么就把你对他病情的保证,说的准确无比一点,就说你能治愈,就说虽然复杂,但是你一定会想到办法。因为那个病人所有的期待都是听到这些。知道别人需求什么,更加知道别人现在急需什么,是所有胜利中的关键。也是所有被捅破的窗纸中最重要的那一层,一切都被看见仔细了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