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不喝面汤的骆文舟!

作品:近身狂婿|作者:肥茄子|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5 02:11:43|下载:近身狂婿TXT下载
  “查过了。裘家半年前就在转移资产。”

  车上,陈生详细汇报道:“家族成员年前就已经走光了。只剩裘老独居在明珠。”

  楚云闻言,目中闪过寒光。

  按照这个逻辑,裘老必定知晓影视基地的内幕。甚至,有可能还参与了部分环节。

  “我记得。裘家是搞外贸起家的?”楚云皱眉问道。

  “嗯。”陈生点头。“早些年,裘老干过不少违法乱纪的勾当。但因为藏得好,并没被揭露曝光。”

  这应该就是先生揪住的把柄。并逼迫裘老为他卖命。

  而之所以到现在才曝光。大概也是先生需要拆毁明珠商会。现在才用的上。

  “先生谋略深沉。每一步都走得极为精准。”陈生缓缓说道。“不知道他下一步又打算干什么。”

  略一停顿,陈生又道:“收到消息。上面对叶公馆有微词。部分是因为叶重的存在,而引发的连锁反应。”

  在拆毁明珠商会的同时,也不放过叶公馆。

  真可谓是一石二鸟。机关算尽。

  楚云也总算明白,为什么叶重肯主动现身,并曝光与叶公馆的关系了。

  很简单。他要以自己为饵,抹黑叶公馆的声誉。毁掉叶老的一世英名。

  “这家伙真够阴毒。”陈生总结道。

  却也对先生钦佩不已。

  能将谋略算计运用到这种地步,如果不遭遇当年的悲惨经历,必将一飞冲天,成为执掌叶公馆的枭雄大亨。

  割舍叶重,并与之一刀两断。

  想必叶老也万分遗憾吧?

  毕竟名正言顺的儿子难堪大用。有天赋也有城府的叶重,却是不光彩的私生子。

  仿佛是宿命,是老天对叶老的惩罚。

  注定叶家第二代,出不了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大人物。

  直至叶教授的崭露头角,才令叶正龙老怀安慰。

  叶公馆方面的危机,暂时还不需要太过重视。凭叶教授的应变能力,那点抹黑舆论,还不至于难倒她。加上叶公馆矗立明珠城多年,其深厚底蕴也绝非一朝一夕所能攻破的。

  更甚至,叶老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他能不给孙女留几个锦囊妙计?不铺下往后的道路?

  先生想靠阴谋算计打倒叶公馆,绝无可能。除非借势,或者靠硬实力。

  而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楚云还有一定的时间处理私事。

  比如找找骆文舟的晦气。

  “骆文舟就住在市中心的酒店。进出很大方,似乎没什么见不得人。”陈生缓缓说道。“也不知道他跟先生究竟走得有多近。”

  “当面再问问不就知道了?”楚云平静道。

  “是。”陈生点头。一脚油门踩下去,直奔酒店。

  叮叮。

  刚抵达酒店,楚云连车门都还没推开。手机便嗡嗡作响。

  是一串陌生号码。

  “喂。”楚云推开门,接通了电话。

  “我在酒店八楼的自助餐厅。快到晚餐时间了。这顿我请。”

  咔嚓。

  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听声音,正是骆文舟。

  楚云微微抿唇,径直走进了酒店。

  既然骆家在白城是第一豪门。叶教授又给予他极高评价。那此刻的警觉反应,也就不足为奇了。

  来到自助餐厅。

  楚云很快就找到了骆文舟的身影。

  他虽然不够帅,但气质很特别。穿着便装,竟有种微服体验生活的既视感。

  此刻,骆文舟正在排队等汤面。

  手中还端着一个餐盘。盘子里有一杯果汁,两片面包,一碟小菜。很是清淡。

  楚云随手拿了盘子走过去,抿唇道:“这里的面很好吃?”

  “我是白城人。口味比较清淡。”骆文舟并没因为楚云在商会逼死了裘老而有所改变。依旧从容平和。“一圈转下来,没什么特别合心意的食物。这汤面闻味道还算不错。应该能填饱肚子。”

  “你是在装亲民呢。还是就这样?”楚云很直白地问道。

  “你呢?是真狂,还是装狂?”骆文舟反问道。

  “有必要装吗?”楚云微微眯起眸子。

  “是啊。没必要。”骆文舟耐心排队道。“于你而言,在明珠城做的这些事儿,只不过是随心。于我而言,吃点清淡的,排个队领面。也是随心。楚云,你是聪明人。我也不笨。不用跟我玩什么心理战。”

  楚云沉默了会,随即笑道:“看来我低估你了。”

  “当然。我人称小王爷。没点本事,能驾驭这大逆不道的头衔吗?”骆文舟抿唇说道。

  二人在等了近十分钟后,终于领到汤面。

  放点葱花香菜,再来点肉末。老陈醋。闻起来很香。口感应该也不错。

  折腾了一天,楚云也有点饿了。

  放下汤面,他又拿了些食物蛋糕过来。这才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别吃太饱了。”骆文舟吃得倒是细致。不够英俊的脸上掠过一抹玩味之色。“待会儿你要是想对我动手,会导致胃下垂的。”

  见楚云表情微变。

  骆文舟忽而画风一转道:“一段即兴的小幽默送给你。”

  楚云喝了一口面汤,沉声说道:“论幽默,我还没服过谁。”

  “我爱听北方相声。大学期间,也排过小品。还拿过奖。”骆文舟从容说道。

  “这么说来,你还是个高材生?”楚云喝光了面汤,吃起蛋糕来。

  “当然。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名校生。并非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无脑草包。”骆文舟为自己正名。

  楚云吃蛋糕的速度放慢了。

  因为他面前已经没什么食物了。

  但他的问题,却还没问完。

  他希望在吃完晚餐之前,得到他想知道的答案。

  尽管楚云知道,这基本很难实现。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先生?”楚云径直问道。

  “这个问题不严谨。”骆文舟摇头说道。“他既是先生,也是叶重。叶重的话。很多年前我就听父亲提过。而先生,我和你知道的时间差不多。”

  “信息对等?”楚云问道。

  骆文舟点头。

  “你知道他叛国,害死无辜人质和执法者?”楚云陈生问道。

  “知道。”骆文舟点头。

  “但你仍然选择与他合作?”楚云身上有一股阴寒之气蔓延开来。

  漆黑的眸子里,寒光毕现。

  “可以这么理解。”骆文舟终于吃完了汤面。

  但对他而言,纵然表现得再亲和,也实在没办法大庭广众喝面汤。

  这个行为对他来说太低级了。

  “你的回答,已经够理由揍一顿了。”楚云吃完蛋糕道。“吃饱了吗?”

  “我们换个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