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戏班子

作品:大妖猴|作者:甲鱼不是龟|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1 23:40:22|下载:大妖猴TXT下载
  西牛贺洲,清晨。

  山间的微风徐徐吹过,压低了艾草,凝在叶片上的露珠缓缓滴落。

  一个白色的身影牵着马,出现在了路的尽头。

  铃铛激起的声响在山间缓缓回荡着。

  白色的衣裳,精致的脸庞,高高束起的发髻,风尘仆仆地。那眉宇之间有一股英气,却也有一份挥之不去的疲惫与恍惚。

  许久,她走到山的顶端,望见了远处喧嚣的集市。

  一只雀鸟从她的头顶飞过,落到了不远处的枝桠上,为巢里的稚鸟喂食。

  她静静地看着远处的集市中熙熙攘攘的人群,迎着风,目不转睛。

  西牛贺洲不像南瞻部洲那样,有大规模统一的人类国度。像这样规模的集市,方圆百里,怕也就只有这么一处了。

  “绕开,还是进去?”她不由得想。

  好一会,她终究还是迈开了脚步。

  清脆的铃铛声又一次响起了。

  初秋的天气有一种清冷,却也夹带着些许夏的余韵,山野间绿意黯然。

  呼出的气化作淡淡迷雾,消散在风中。

  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直到渐渐成为了集市汇聚人流的一员,直到穿行在形形色色的人之中。那目光中闪烁着忐忑、不安、警惕,以及其他种种的情绪。

  握着缰绳的手紧了又紧,以至于都出汗了。直到确定没有人在特别注意她之后,才稍稍安定了些。

  “姑娘。”

  忽然间,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她猛地睁大了眼睛,身体整个僵住了。迈出的步顿在了半空中。呆呆地站在原地,背对着来者,她屏住了呼吸,不敢回头。

  四周的人群川流不息地走过。

  “买个糖葫芦吗?”

  听到“糖葫芦”三个字的时候,她才缓缓松了口气。

  回过头,她看到一个六十上下的老人,驼着背,手里撑着插满糖葫芦的长棍。

  “买一根吧?”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握着一根糖葫芦递到她的面前,老人家布满皱纹的脸上堆满了笑。

  瞧着那糖葫芦,她问:“老人家,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女的?”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男子哪有穿得你这般白净的,再说了,你的脸……呵呵呵呵。”老人家干笑着。

  她有些忐忑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尴尬。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白衣女子静静地站着,直到老人家握着糖葫芦的手都有些无所适从了,她才开口说道:“老人家,我想买,可是……我没带钱。”

  “没带钱?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以前没见过呢。”

  她抿着嘴笑了笑,摇头道:“老人家,我确实不是本地人。不过,其实也住得不远,我就住在……”

  转过身,她伸手想要向某个方向指去,却又忽然顿住。原本的笑容仿佛被瞬间抽离了一般,只留下一脸的恍惚,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深深吸了口气,她回过头,抿着唇,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却始终飘忽着没有直视老人。

  气氛忽然地,有些尴尬了。

  短暂的沉默后,就在那老人家微微张口,准备再说点什么的刹那,她忽然往后退了一步,转身牵着马就走,丝毫不理会身后叫唤的老人。

  白霜,这曾经是她的名字,至于现在还是不是,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了。

  走开好一段,直到足够远了,白霜才悄悄回头,发现那老人并没有跟着她。

  望着远处正在向其他人兜售糖葫芦的老人,白霜缓缓地舒了口气。

  正当此时,一阵锣鼓响起了。

  白霜的目光一下被吸引过去了。

  “来来来,走过路过的父老乡亲们都看过来!”

  一个画着猴脸戏妆的人跳到木箱子上手舞足蹈地敲着锣,扯着嗓子高喊道:“戏班子初到贵宝地,排了两出新戏,请父老乡亲们赏光捧个场。若是觉得好了,给几个赏钱,若是觉得不好了,也给点掌声,好不好?”

  经那大嗓门一喊,顿时,人流都朝他聚了过去,形成了一个大圈。

  “你这扮相,演的啥呀?”有人问。

  “这还用说嘛?”猴脸张牙舞爪地比划了起来。

  “额……猴子!”

  “啧,算你猜对了一半!”

  “猜对了一半,那你说是啥?”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还有这个!这个!”猴脸揪着自己手上的毛,又伸长了脑袋露出脖子上的毛发,指了指自己脸上的戏妆:“再配上这张凶神恶煞的猴脸!”

  “那不还是猴子吗?”

  “猴妖!懂吗?猴妖!你个没见识的。”

  “切——!”围观的民众起了嘘声。

  隔着人群,白霜牵着马,歪着脑袋,好奇地望着站在高处的猴脸,都要给那滑稽的模样逗笑了。

  一个穿着灰白长袍,梳着高高发髻的白发老者与白霜擦肩而过径直走向了旁边的茶馆。

  跨过茶馆门槛的瞬间,那白发老者顿住了身形,微微侧过脸,有意无意地瞥了白霜一眼。

  “老先生,这边请。”店小二眉开眼笑地迎了过来。

  “哦。”默默点了点头,在店小二的引导下,白发老者顺着阶梯上了二楼,那目光却还是有意无意地朝着白霜所在的方位瞥去。

  戏台前的喧闹还在继续着。

  有人高声嚷嚷道:“要我说呀,你这不只不是猴妖,还不是猴子。演戏你也不下点本钱?猴子的毛发哪里是这样的?以为我们没见过呀?”

  “就是就是!演戏也不下本钱,一点都不像!老子打的猴子可比你吃的米还多!”一个猎户附和道。

  闻言,民众们纷纷点头认同,一下子嘘声更盛了。

  那猴脸挠着头,故作尴尬状,一只手却在身后拼命地摆:“快快快!准备开始了,人多好挣钱呀!”

  “哦哦!”戏台帷幕后伸出的画着牛头戏妆的脸连忙点了点头:“准备开始了!快快快!”

  “别的不说,猴哥招揽生意还是挺行的呀。”

  “大伙用心点!上次没赚到什么钱,这次非赚个满盆满钵不可!”

  “好嘞!”

  伴随着牛头的一声吆喝,后台的众人们干得更加起劲了。

  茶馆二楼的围栏边上,白发老者已经找了位置坐下,微微侧过脸,那目光缓缓地落到了人群中牵着马的白霜身上。

  神色之中,似乎有些疑惑。

  此时此刻,顾着看戏的白霜根本没注意到有这么一双眼睛正在看着她。

  伴随着一只衣衫褴褛的牛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登上舞台,唱词响起了。

  “居无庐舍兮,流四方。身无裳衣兮,霜风凛。食不果腹兮,成饿殍。更兼那追魂夺命天兵将,将我等惨杀戮……”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戏台边上看戏的,对面阶梯口吃瓜的都不由得呆了一下。

  妖怪惨兮兮出来抱怨天兵追杀这算怎么回事?正常的演法难道不是妖怪作恶然后天兵斩妖除魔吗?

  好在,这种小城镇的观众容忍力一般都是不错的。只要有得看,管你演的是啥,先看看再说。

  戏虽然诡异,却还是接着演,熙熙攘攘之间,便到了高潮处。

  伴随着锣鼓声响,戏台上,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看上去十分滑稽的两人身穿着简陋的木甲,一个扮作天将,一个扮作天兵,已经开始追着牛头转圈圈了。

  诡异的是,演天兵天将的两个都戴着面具,反倒是演妖怪的牛头裸着脸,只画了脸谱。这跟一般的戏班子可是正好相反。

  一阵吹拉弹唱之后,天兵天将终于是把妖怪“打趴下”了,一阵耀武扬威。

  正当天兵抬起简陋的长矛作势要刺那牛妖的时候,那牛妖又唱了起来:“命数不济兮,将赴黄泉。惨痛绝伦兮,叩告皇天。疾苦呼天地兮,谁将救拔?只有那本领通天,齐天圣。”

  “齐天……圣?”

  只听后台一阵唱腔起,道:“前方大圣呼我名,呼告惨酷惊我心,莫不是我同族遭危难?且待我查探!”

  还没等观众们想明白,又听鼓乐之声大作,一道绳索从戏台的顶部缓缓吊下来一个人。

  准确地说……是那人自己把自己吊下来了。整个戏班子总共也就五个人,台上三个,吊着一个,后台剩下的那个鸡妖装扮的人一个人既要敲锣,又要打鼓,已是忙得不可开交。

  “哟,这不就是刚刚那个‘猴妖’吗?这是要干嘛呢?”台下的观众纷纷议论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要自己拉绳子的关系吧,吊着的猴妖好一会都没落地,直接在半空中就唱了起来:“原来是那天兵众,一个个忒凶煞,只将我同族来杀虐,气煞我恨煞我,且待我施能耐,且待我救穷途,且待我一棒杀翻天兵众。妖中佼佼兮,举世称雄。力拔山河兮,覆地翻天。锄强扶弱,惩恶扬善,唯我齐天大圣!”

  这段戏词一出,台下的民众一个个都呆若木鸡,就连对面台阶上吃西瓜的几个都不由得停了嘴。

  “救妖怪……打天兵?”

  “呸!”短暂的错愕之后,对面台阶上吃瓜的民众吐了口瓜籽,大声嚷嚷道:“这演的什么鬼东西?”

  “就是!齐天大圣,什么鬼?听都没听过!”台下的观众开始起哄了。

  一块瓜皮飞上了戏台,正打在猴脸的脑门上,把妆都给打花了。

  “你们懂什么?齐天大圣,懂吗?齐天大圣!”还吊在半空中的猴脸竟当众就跟观众互呛了起来。

  此情此景,外围的白霜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那茶馆二楼喝茶的老者也是微微蹙眉。

  好吧,终究是个转折,比没完没了地追强。

  一时间,围观的民众不由得都提了提神。

  好不容易地,猴脸终于挣扎着落地了,观众们没什么反应,倒是那天兵天将,反应可大了。一个个满地打滚,哭天抢地。就好像马上要死了一样。

  看得观众们一个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戏台上又是追了起来,这次变成了妖怪追天兵。准确地说,是猴脸追天兵。

  “哎哟,看来主角还没登场呢。肯定有个更厉害的天将在后头。”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每部戏都是这么演的。说不定是二郎神杨戬!”

  短暂的错愕之后,众人纷纷猜测了起来。

  然而,这戏的编剧显然是不按牌理出牌的。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天兵天将跪地求饶,赌咒发誓以后不再杀妖怪。然后,那“齐天大圣”唱了一句:“开天辟地一杆棍,造化生就神通物,自来我手中,只见过降八方,只见过饮鲜血,下手不饶人,对敌何曾慈?更兼得尔等逞凶威,正待我来开杀戒——!”

  唱完,“啪啪”,两棍子将天兵天将都“打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全剧终!

  帷幕落下的一刻,原本喧闹的街道寂静无声。

  “妖怪……把天兵打死了?”

  一片瓜皮从对面台阶上吃瓜群众的手中悄无声息地滑落,塞满的嘴都已经定格。

  此时此刻,每一个人都张大了嘴巴,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错愕。就连白霜也不例外。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戏敢这么演的。

  原本喧闹的集市寂静无声,就连小贩都忘记叫卖了。

  许久,茶馆的二楼上的老者忍不住一下笑了出来。

  好一会,帷幕拉开了,率先出来的是那猴脸:“来来来,各位父老乡亲,戏看完了,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可以回家去拿钱!”

  “拿你妈!”一片瓜皮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拍在了他的脸上。

  “揍他!”

  “他娘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戏!”

  “往死里打!”

  无数愤怒的观众与白霜擦肩而过,挥舞着拳头涌上了戏台,一时间,场面控制不住了。惨叫声、尖叫声此起彼伏,乱作一团。

  那猴脸在戏台上左闪右躲,好不狼狈。

  看着他那模样,白霜也噗呲一下笑了,一笑过后,却又恍然若失。

  “如果真有齐天大圣,就好了。”微微低下头,她牵着马,与那蜂拥而来的民众交错而过,朝着街道的尽头走去。

  “白骨精哪里走!”正当此时,一个叱喝声从身后传来。

  白霜猛地一回头。

  只见一纸符篆穿越人群凌空飘来,准确地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一瞬间,一个骷髅的幻影从她身上炸了开来!

  下一刻,当着所有人的面,那骷髅幻影又猛地缩回了白霜体内!

  沉默,如同死寂一般的沉默。原本乱成一团的街道忽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呆呆地看着,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就连刚刚被揍得满地找牙的猴脸也撑着倾斜的戏台缓缓地起身,睁大眼睛错愕了去。

  短暂的晕眩之后,白霜伸手撕掉了贴在自己额头上的符篆,一脸惨白地捂着胸口重重地喘着。

  冷汗从她的额头缓缓滑落。

  她缓缓地抬起头,死死地望着前方。

  “妖怪呀——!”

  一声尖叫之下,街道上顿时炸了锅,无数的民众争相奔逃。

  一片混乱之中,只有两个人还一动不动地站着,一个是白霜,另一个则是戏台边上的猴脸。

  他微微歪着脑袋,有些好奇地盯着白霜看。

  阁楼上,白发老者的双目缓缓眯成了一条缝。

  人群中,一个穿着不合身的道袍,握着一柄拂尘的中年道士带着自己的道徒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瞪圆了双眼怒视着白霜,拉长了声音喊道:“都别慌——!有贫道在此,白骨精伤不了你们!”

  二楼茶座上的老者微微蹙起了眉。

  望见那道士,白霜缓缓干咽了口唾沫,握着缰绳的手在微微地颤,微微地颤。

  道士的嘴角扬起了:“怎么,没想到贫道会追到这里吧?”

  话音未落,只见白霜已经一个转身翻上了马背。

  “驾!”一声叱喝,马已经扬起蹄子朝着与那道士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路上民众纷纷奔逃退让。

  刚刚被打趴下的戏子们一个个起身,望着白霜绝尘而去的背影,面面相觑。此时此刻,他们已经连同猴脸一同被人遗忘在角落里了。

  道士微微一笑,道:“你,跑不了。”

  茶座上的老者微微仰起头,看着白霜骑着马很快从街道的这头冲到了那头。

  然而,就在白霜准备转弯的时候,一群民夫出现了。

  他们手持削尖了的长棍聚集在一起,组成了拒马阵!

  白霜猛地一惊,连忙勒紧了缰绳调转马头,双腿一夹,马又一次奔腾了起来。可惜还没跑几步,一道长长的绳索已横在了她的身前。

  没有退路了。

  稚嫩的小姑娘双眉紧蹙,一咬牙,用力一扯,马一跃而起,从那绳索上跳了过去。

  还没等那马儿站稳,只见四周的小巷子里已经涌出了大量的民夫。

  与先前的民夫一样,他们手持削尖了的木棍,组成了拒马阵将白霜团团围了起来。白霜只得在那拒马阵的正中驭使着马左冲右突。

  可,哪那么容易?任她如何挣扎,那包围圈是越缩越小。

  这一刻,小姑娘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道士站在远处静静地瞧着,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一个民夫趁着白霜不注意,往前一步,一记横扫重重打在马腿上。

  顿时,马身骤然一倾,白霜被甩到了一旁,对着街边的面粉摊狠狠地砸了下去。

  重重一摔之下,整个摊档顿时塌陷了,雪白的面粉迅速翻滚着蔓延了开来。

  那道士已经卷着衣袖,踱着小步缓缓来到正中。

  沙尘散去,塌陷的摊档中显现出了白霜娇小的身影,浑身上下都已经覆上一层灰白色的微尘。

  她蜷缩着,惊恐地望着那道士。

  一缕鲜血从嘴角缓缓的滴落,在这白茫茫一片之中,异常地刺眼。

  人群中,一对蹒跚的老夫妇被引了出来。

  望见那对老夫妇的瞬间,白霜猛地呆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

  “爹,娘……”那声音在微微颤抖着。

  老头子闭上眼睛,微微侧过脸去不忍看白霜。至于那老妇人,则是已经整个给道士跪了下去,伸手去拉道士的衣角道:“道长,道长,一定是搞错了,你看,她流血了,她一定是我家霜儿没错呀!求道长……”

  还没等她说完,道士已经一把将白霜的母亲推了开去,怒斥道:“大胆白骨精,事到如今,竟还想着迷惑白家二老!说!你是怎么占据白家姑娘的肉身的!”

  “我没有,你冤枉我!”白霜扯着嗓子哭喊道。

  “哼!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此等妖孽,看贫道这就收了你!”

  抿着茶,那端坐在二楼的白发老者喃喃自语道:“白骨化形成妖,没有妖气,又保留了生前的记忆,倒是稀罕。”

  说着,他已经撑着桌案缓缓站了起来,从衣袖中摸出了几个铜板。

  正当此时,那道士已经抽出一旁道徒手中的长剑快步走到白霜面前,口中念念有词,往前迈开两步,举起手中的剑对准白霜的胸口就要刺下去!

  “住手——!”一个声音传来了。

  白发老者的身形忽地顿住了,侧脸朝着远处望去。

  仰起头,众人看到一个身影站在高处,背对着街道。

  刺目的阳光下,只能隐约看到一身铠甲的轮廓。

  茶座上的白发老者不由得愣了一下。

  “什么人?”道士举着长剑叱喝道。

  话音未落,却听那人忽地唱了起来:“出海求道兮,九死一生。大仙授业兮,超跳死生。四海遨游兮,自在逍遥。且看我聚妖众,且看我为妖请命挣活路。凡我族众,皆蒙庇护,誓不教子民妄生死——!”

  那结尾一个“死”字,硬生生拉出了颤音。

  这一唱,在场的众人更加懵了。这……什么情况?

  犹豫了半晌,道士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

  “西方,齐!天!大!圣!”

  一字一顿,这四个字一出来,顿时,大街上的人们都怔住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齐天大圣?”白霜呆呆地望着那身影。

  “真有齐天大圣?”

  声声议论入耳,就连道士都听得有些忐忑了。

  一旁的道徒小声问道:“师傅,齐天大圣是什么?”

  “就是,就是……我也不知道。”扫了一眼四周议论纷纷的民众,道士小声说道:“看他们的样子,好像都知道似的,还是小心点为妙。”

  原本混乱的街道就这么骤然安静了下来,屋顶上居高临下的“齐天大圣”不动,那街道上的民夫、道士也不动。

  双方对峙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站在二楼的白发老者缓缓地摇头,淡淡笑了。

  一缕白云飘过,缓缓遮住了阳光,显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猴脸脸谱?

  “别被他骗了!他就是刚刚那个演猴妖的!”有人呼喊道。

  “哎呀,露底了!那就再见了各位!啊哈哈哈哈!”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站在屋顶上的猴脸已经撒开腿一溜烟跑了。

  低下头,道士猛地发现白霜不见了!左顾右盼之下,他才发现白霜不知何时,已经被另外几个戏子扛着跑到了街道的拐角处!

  “追——!别让他们跑了!”

  一声叱喝,那些个围攻白霜的民夫才一个个迈开脚步,狼狈地朝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追去。很多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街道上一片乱糟糟的。

  那茶馆二楼本要离去了老者稍稍犹豫了一下,又重新坐回了位置上,远远地看着。

  很快,戏班子一伙扛着白霜,迅速从小镇的这一头狂奔到了那一头。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妖怪?”

  “你说呢?”狂奔中的猴脸侧过脸对着被牛脸扛在肩上的白霜咧嘴笑。

  是的,这是一只真猴妖。不只猴妖是真的,什么牛妖鸡妖,全都是真的!整个戏班子都是妖怪!

  一帮子妖怪画了脸谱……演妖怪?

  白霜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猴脸,那脑子都有点卡壳了,转不过弯来。

  “这边!”一个急刹,猴脸趁着四下无人转身遁入小巷里。

  “哦!好!”那扛着白霜的牛头连忙跟上。

  其他的妖怪也纷纷跟着挤入小巷里,一时间,小巷拥挤不堪。

  很快,道士带着追击的民夫从他们的身旁蜂拥而过。

  那鸡冠头挤到猴脸身边,压低声音叱道:“你有病吧?我们的家当全没了!”

  “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没听过?何况是这么俊俏的小妹妹。”说着,猴脸伸出一指挑起白霜的下巴。

  这一挑,白霜脸刷的一下白了,怔怔地望着猴脸。

  “我抢来当压寨夫人,你有意见?”

  “你!”鸡冠头一时语塞。

  伸长了脑袋朝外面望了望,猴脸一个转身蹑手蹑脚地溜了出去。

  “快,没人,赶紧往这边跑。”

  随着猴脸伸手一招,一窝子妖怪又从巷子里涌了出来,扛着白霜开始往反方向跑。

  不一会,已经从那白发老者的眼皮底下溜了过去。那四周的路人一个个呆呆地看着他们,甚至都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路过戏台的时候,鸡冠头顺道将遗留的钱袋子翻出,揣在怀里,这才恋恋不舍地跟上大队。

  而直到此时,追错了方向的道士才气喘吁吁地带着人马往回追,等到他们赶到戏台子的时候,已经被甩得老远了。

  看着一个个东歪西倒的民夫,又看了一眼早已远在天边的众妖,道士也是无奈,只得扯着嗓子喊道:“白骨精,贫道迟早要捉住你——!”

  刚一喊完,他自己也一屁股坐地上了,躺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

  “这猴妖虽是小妖,却很有急才,难得。”说着,白发老者默默点了点头,将握在手中的铜板放到了桌案上,起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