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71章 他的逆鳞

作品:都市巅峰高手|作者:执笔|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00:01:57|下载:都市巅峰高手TXT下载
  夜晚,沈延忙完红梅组的事,回到家中。

  孙夫人早早就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沈延风尘仆仆的回来,她为他亲自脱去衣裳,为他换了干净的拖鞋。

  每到这个时候,总是沈延最幸福的时候。

  他这大半生走来,前半生争强好胜,想做这天隐市至高之人,他这后半生,只想陪伴在他夫人身旁,每天糊弄糊弄工作,与妻子过平淡的日子。

  沈延不会忘记,妻子当初的泪水。

  她那瘦弱的身躯,背着他一步步离开天隐市,她倔强的不想去哭,但早就说了,女人的眼泪,总是由不得自己。

  “答应我,以后危险的事,咱不做好吗?”

  “好,我答应你。”

  那是几年前的约定,沈延这辈子没遵守过什么约定,但这个约定,他遵守了几年了。

  自那与战厌最后一战之后,他没有再做任何危险的事。

  他恨战厌、恨梅芜,他恨透了这两个人,但他不再想去报仇,不再想去夺回曾经的位置。

  为了心爱的人,唯唯诺诺的活着,又何尝不是幸福?

  对沈延来说,这就是他的幸福。

  孙夫人只是个普通人,他之后余生,也只想陪着她而已。

  两人亲密的坐在一起吃饭。

  孙夫人时不时笑着为沈延夹着肉,丈夫就喜欢吃肉,闲暇时间喝酒吃肉,已是他唯一的兴趣,孙夫人总是能变着花样满足丈夫这些小兴趣。

  “我想要孩子。”

  吃饭到了一半,孙夫人忍不住开口。

  这已不知是她多少次提出的问题了,沈延停顿了一下,缓缓放下筷子,他宠溺的摸了摸孙夫人的头,哪怕这位四十岁的女子,已是徐娘半老的年纪,他已然宠着她,把她像孩子一样宠着。

  “再等等,好吗?”

  “我今年都42了!”

  孙夫人突然激动的站起来,她眼眶的泪水忍不住打转,“我早已过了生育年龄了,你还让我等等,你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面对孙夫人突然的情绪爆发,沈延只能默然的看着她。

  那份愧疚,那份无可奈何,在他的眼眸里,一览无余。

  “对……对不起……”孙夫人缓缓低下头,擦了擦眼眶的泪水,转身回到了屋里。

  她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

  此生,是他对不起她罢了。

  这声哽咽的对不起,如同巴掌,扇在了沈延的脸上。

  他独自坐在餐桌旁,大口的喝着酒,懦弱的好似什么也做不了。

  如他这般,还敢奢望要孩子?

  他没有大家世族的支撑,在凶险的天隐市没任何依仗,他不过是这‘坟场’之上的一介蝼蚁,又怎敢要孩子?

  连自己的女人,都要对外人称作是自己的丫鬟。

  又有什么资格……去保护自己的孩子?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给老子滚!”

  沈延心烦的冲着门口大吼道。

  门外,侍卫焦急的说,“沈副组长,赵副组长过来传话来了。”

  沈延重重的叹了口气,整理了下情绪,穿上外套出去了。

  来到大院的大厅之中,赵兹杵坐在主位之上,端着一碗茶水,轻轻的喝着,食杨街的红梅成员,一个个低着头,恭敬的站在赵兹杵两侧。

  沈延从外面走进来,还未进门便笑着。

  一边走着,便一边迫不及待的遥遥拜道,“沈延见过赵组长。”

  按道理来说,他和赵兹杵应该是平级的。

  他如此作态,看上去反倒像是赵兹杵的下属,但人们好似对此习以为常,早已见怪不怪了。

  沈副组长是个怂货,整个红梅组都知道。

  赵兹杵放下茶杯,轻描淡写的看了沈副组长一眼。

  他坐在沈延的位置上,全然没让开的意思,一上来便是反客为主。

  “哦,沈副组长,请坐吧!”

  沈延恭敬的坐在一旁。

  “我这次来,是传战组长的话的。”

  赵兹杵目视前方,连沈延都懒得看一眼,就这般目中无人的说,“你也知道,昨天你在丹药库犯下的大错。”

  “那些丹药,价值不可估量,要你沈延几十条命都够的了。”

  “但战组长终归菩萨心肠,他给你想出个法子。”

  赵兹杵神秘的笑笑。

  沈延猛地抬起头来,“什……什么法子?”

  “听说,沈副组长身边有个姓孙的贴身丫鬟,战组长之前见过一次,很是欣赏这女孩,他身边也缺少一个伺候的人,战组长的意思,你把这丫鬟送到梅花街去,丹药方面,他也能再通融你些时日。”

  “一个丫鬟而已,想必沈副组长不会为难。”

  赵兹杵说着。

  沈延整个人如同遭到五雷轰顶!他猛地站起来,愤怒一拍桌子,一张木桌瞬息分崩离析!“这不可能!!”

  他双眼赤红的盯着赵兹杵,当即摆手拒绝,“赶紧给老子滚!这不可能!!”

  赵兹杵吓得站起来,害怕的后退两步。

  这些年,何时见过沈延这般愤怒过,好似当年那个无所畏惧的他,又回来了!赵兹杵不由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他结巴道,“我……我只不过传达战组长的意思,你……你激动什么……一个丫鬟你至于吗?”

  “沈延,我……我告诉你,若是七日之后,你不把那女的一并带过来,你和你的兄弟就等着去秦城送死去吧!”

  “话已给你带到了,我……我先走了!”

  赵兹杵快步离开了食杨大院。

  他也只能欺负欺负沉睡的沈延,当沈延发怒时,他还真不敢说些什么。

  赵兹杵等人走后,沈延虚弱的坐在了椅子上。

  他额头上冷汗簌簌流出,心脏疯狂的怦怦跳动着。

  他紧张害怕的不能自已,以至于大脑一片空白。

  “他怎么知道的?

  他怎么知道的?”

  沈延六神无主的念叨着。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

  整个天隐市,只有他知道夫人的真实身份!司徒昱!是司徒昱!!夜晚,秦墨正在客厅和湛谷商量着对策。

  轰隆一声巨响!别墅大门,被轰然一脚踹开,门外的奉枭死死的拦着沈延,沈延不停的朝着秦墨挣扎扑着,奈何奉枭力道太大,他完全挣脱不开。

  “放开我!司徒昱!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不得好死!”

  “我特么要杀了你!要杀了你!!”

  秦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朝着湛谷和奉枭摆摆手。

  奉枭松开沈延,和湛谷一起出去了。

  脱离束缚的沈延,如同一条疯狗一样冲了过来,他一把掐住秦墨的脖子,整个人都愤怒的颤抖起来,他赤红的双眼,死死盯着秦墨,如同在盯着一位不共戴天的仇人。

  “说!我妻子的事,是不是你告诉的!是不是你!”

  沈延气的发疯了,完全失去了理智。

  秦墨抓着他手臂,“你……你先松开……”沈延咬牙切齿的将秦墨摔在地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秦墨费劲儿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揉了揉疼痛的脖子,大口喘着粗气,“什么……什么我说的?

  你那破事,我根本懒得说!”

  “那今晚,赵兹杵怎么会过来找我……”沈延将刚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愤怒的说了出来。

  秦墨听后,不由冷笑起来。

  “你也不想想,我要是告诉了战组长,赵兹杵传话时,就不会说什么要你的贴身丫鬟了,直接说嫂嫂就好,又怎会那么不屑一顾,觉得一个丫鬟不重要?”

  沈延哑然站在原地。

  ‘司徒昱’的确说得有道理,若战厌知道那贴身丫鬟是他夫人,有怎会让赵兹杵说的如此轻松?

  刚才看赵兹杵的神色,也是一脸的不屑一顾,他们好像根本不知道,那个贴身丫鬟,就是他夫人……秦墨无奈道,“肯定是沈副组长你不小心,不知什么时候,让战组长看到了嫂夫人,嫂夫人就被盯上了,他压根儿就不知道那是你妻子。”

  沈延有些慌乱。

  他脑子现在转不过弯来,但‘司徒昱’的确说得对,他们应该不知道。

  “我……我这就去找战组长!我跟他说明白!”

  说着,沈延焦急的往外走。

  身后,传来秦墨冷冷的笑声,“沈组长,你是想把嫂夫人的身份告知天下,以后好让人拿嫂夫人来威胁你吗?”

  沈延猛地停住脚步。

  “想想这个战组长,若只是个丫鬟,还不一定没什么,若是知道这丫鬟是沈副组长的女人,依你们俩之间的仇怨,唉,我怎么感觉,更像是把嫂夫人往火坑里推啊!”

  秦墨轻轻叹气,喃喃自语。

  沈延整个人的神经都完全紧绷了。

  他颤抖的站在原地,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挣扎和恐惧之中。

  他感觉自己处于一个深渊。

  曾经,他无数次有这种感觉,但曾经的他,在这个深渊中,已麻木了,他完全不想反抗,只想苟活在深渊之中……但现在!他无比的想要去挣扎!他想摆脱这个深渊,因为在那深渊之外,有他不可触碰的逆鳞!“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

  “我要你们全都死!你们全都得死!!”

  他握紧的拳头,拳缝之内,鲜血簌簌流出。

  他突然猛地转身,跪在地上,冲着秦墨重重磕头,“司徒组长,求您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