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小伙伴里的叛徒(三更)

作品:丧尸不修仙|作者:彩虹鱼|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3 20:29:47|下载:丧尸不修仙TXT下载
  皱眉:“是有些不对,擦,肯定是伏尾。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东西怎么可能只是上门说句话,他肯定对我用了手段!就不知究竟是什么手段。”

  萧宝宝一身冷汗,也不挣扎了,思索方才伏尾从头到尾,究竟哪里不对呢?

  三人对视,各自凝重,大约是如此了,不然他跑到凤族挑衅只为了说几句废话?

  哼,还以为他是个好的,没想到也是个心机。

  伏尾:用得着你们觉得我好吗?

  萧宝宝认识到自己的不妥后,老老实实被很多大佬看过,凤屠提议他进自家的火池闭个关,被他好言好语的拒绝。

  “我师妹不回来,我做什么也静不下心。”

  岦桑道:“那你要守好自己,你也不想夜溪回来见到一个不是你的你吧。”

  萧宝宝点头:“爷爷你说派去的人这会儿到了没啊。”

  岦桑心道,你这孙子我有点儿不敢要。

  “夜溪不会有事的。”

  萧宝宝叹气,转而咬牙切齿:“那个凤参,怎么还不死。”

  咒完,才想起眼前人的尴尬,不好意思。

  岦桑倒是不在意,他更担心凤屠的心情。

  道:“他如今要面对各族的公审,不用理会了。”

  萧宝宝却道:“我担忧的是另一点。”

  岦桑挑眉看他。

  萧宝宝忧心忡忡:“这些日子我也是打听了战场的,听到很多消息。爷爷啊,你说,他老婆疯了,他看着也不正常,是不是受了战场里那个所谓‘战气’的影响?不是说他们一直呆在战场?”

  岦桑沉默:“这不是他们为恶的理由,守战场的人定期自检以及互检,定期祛除战气,一旦发现不对立即送回。”

  “那他们是不是受了影响被送回的?然后生孩子,然后——”萧宝宝说到此不再说,让老爷子自己想。

  老爷子道:“那也是他们自己的疏忽和不坚定。”

  抬手拍拍他的肩:“你保护好自己,你如此张狂的行事,现在差不多全神界都知道你了,眼下是还没轮到你,一旦神族的注意力放到你身上——”

  萧宝宝说自己不担忧,早晚有这一天,笑道:“爷爷您第一眼看到我不就想到了嘛,总不能我毁了脸东躲西藏吧,那我还成神做什么?”

  又道:“不是说末始早晚苏醒?可见躲是躲不过的,既然如此,不如迎上。”

  岦桑微笑,这些孩子,胆气都不缺。

  “对了,我跟你打听个事儿。”

  萧宝宝点头,您尽管说。

  “那个——”老爷子有些说不出口,但还是要问:“夜溪她——师承何处?”

  “啊?”萧宝宝一愣,下意识脱口而出:“我师傅啊。”

  岦桑无语:“你那个尚在仙界没飞升的师傅?”

  萧宝宝默,略心虚,好像很久没想到师傅她老人家了,自己是不是很不孝?咳咳,师妹也没比自己强到哪去嘛。

  “哦,你是说——她师傅。”

  岦桑看他,是,她师傅,不是你师傅。

  萧宝宝尴了尬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竹子不是竹子的本名,竹子的来历背景他们真的谁都不知道,估计夜溪也不知道,不然怎么也会给他们漏个一句半句的。

  “爷爷,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她师傅是什么人,只知道他很厉害。”

  请看我真诚的眼。

  “爷爷打听夜溪师傅做什么?他们好久没见面了吧。”

  岦桑道:“不知道就算了,是他们托我问一句,主要是因为——凤参不是被夜溪伤了吗?那三个窟窿。”

  萧宝宝迷茫了一下,恍然想起:“还没长好?”

  岦桑自己也好奇:“是啊,前后加起来万多年了,竟没有丝毫痊愈的迹象。听说不痛不痒的,没扩大也没缩小,很是奇怪。”

  萧宝宝无语,听说?您老亲自看一眼也没人说您啥啊。

  “既然没什么影响长着去呗。之前也没见我师妹用过这一招,不过当时那个情况下,我师妹八成以为我和凤屠和无归被他弄死了,我师妹这个人啊,就是受不了别人对自家人做什么,被那一刺激,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了啥。”

  可不是嘛,夜溪对凤参时也是差不多的说辞。

  萧宝宝忽的面色不善:“我师妹还不知下落呢,他们要救杀人凶手?”

  岦桑:“...好奇那伤罢了。”

  说到救凤参,没谁有那个心,像萧宝宝说的,左右不疼不痒不致命的,就那样长着去吧。

  这些日子,来了不少世家代表,因为急召令重大,来得代表也是很有地位的老人,凤族族长不得不亲自接待,一天忙到晚,恨不得将凤参扔到鲲鹏去。

  那急召令本就不是凤族的,是鲲族给他的,凭什么在他凤族地盘上开大会?

  当他很闲吗?

  如是去鲲族,他就是被招待的那一个!

  偏偏鲲族的人也委屈,那东西其实是凤参岳父岳母的,想来是他们给他们女儿用来战场保命的,这些都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做错的是乱使急召令的人嘛,哦,人是凤凰哦。

  认错坚决认错,但把凤族拉着一起,让凤族长没少磨牙。

  他要脸,说不出凤参上门与凤族无关的话,只能咬牙认了,暗下里没少下加强族中子弟管束的命令,尤其结亲大事,必须严格严格再严格。

  这便导致了日后凤族子弟苦风凄雨的后话不提。

  虽然鲲族不要脸的将凤族拖下水,但该自己承担的责任也不会推脱,直接责任人凤参岳父岳母那边不能不通知,两人接到传讯后商量了来了一位。

  鲲岳父。

  陪同来的还有佛门的人,其中便有莲华。

  乌发楚楚的莲华一出现,很是震撼了在场一干人等,这样的人物是佛门的?投错胎了吧?

  不过下一瞬大家也发现了其本质——器灵。

  仍是很震撼。

  而莲华来到凤族后见到一张张熟悉的脸,懵。

  怎么小伙伴们都在?

  咦?最重要的那个怎么不见?

  见他一脸茫然,小伙伴们后知后觉,对哦,群聊里一直没见他发言,他们不问,明禅异花和明慈澄也没提。

  难道没在一处?

  莲华茫茫然:“哦,我一直在闭关参悟,前不久突然叫我来走这一趟,护送一位施主而来,另有别的任务——你们怎么在这里?夜溪呢?”

  小伙伴们一时没说话,毕竟大家吃不下睡不着又是黑眼圈又是起水泡的,突然看见有一个家伙竟然好吃好喝好玩好睡小脸红扑扑水当当——如此惨烈的对比下,不免对“叛徒”同仇敌忾。

  莲华:谁好吃好喝好玩好睡了?自从分别后老子立即被关小佛塔没出来过,即便这次领了任务来,路上也因着大家都忙着赶路没喝上一口水啊。我小脸水灵红润,完全是天生丽质好不好?

  被众人泛红发绿的眼神盯得后脖子长毛,最后还是吞天把这里的事告诉他。

  “知道了。”

  莲华听后小脸扭曲了好一阵,最后只说了这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