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二十八章 神之战!(三)序幕拉开!

作品:行走的神明|作者:东海黄小邪|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2-27 17:03:32|下载:行走的神明TXT下载
  暴雨晴空,雷霆果然是最好的伙伴!

  那茫茫无际的雨中,一道又一道紫电惊雷乍然响起。道道惊人心,遥远的城市里,被黑暗吞没的人们紧守于家中默颂着听不懂的经。他们不知道,这轰然响起的一记记雷霆之声是天神之怒惩罚世人还是大国杀器正在破除黑暗解救他们…

  空中,叶谪仙仍双目紧闭、双手舒展,雨,不停下!

  只要这雨不停,亚马族军团终有被完全溶成血泥的时刻,然,扶苏等人也不能随意行动。除他们之外的其余区域均无差别、狂暴地被名为‘普露’的恐怖溶灵之雨洗刷着。

  狐族那位前无古人、后有没有来者尚未可知的老祖宗叶孤仙真真可称得上是菩萨心肠、霹雳手段,这样的术式已经超越了所有人对灵力者操控灵力可达到的极限认知,即便是扶苏与弥生与各自的帝柏树魂、盘冥洞灵共融两千余年的熟悉程度都无法望那位老者项背。

  可惜了!但凡能力达到了触摸巅峰的境界,无论是什么人,都会渴望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与之一战的念想。纵横十九道的木野狐高手如此、追求武道的强者如此,灵力者亦如此。灵力者说到底也是人啊!

  叶孤仙一生平和,为何能研究自创出如此恐怖且极具杀伤力的术式,难道他的心底就没有这样的野望吗?不,他有。当年扶苏正是受邀才前往北暝雪国的,两人在落鹜山比试了一番,叶孤仙称其灵力磅薄积淀深厚。然而,扶苏却完全没有想过那位狐族老祖宗是多么渴望放手一战。

  心愿终了。虽非亲临,却将一生灵力托付给了叶谪仙这个他最心爱的曾N代孙儿。生命早就走到尽头,强撑过几百年之后灵力已不能再消耗否然他预料到的那场浩劫恐怕狐族中人无力抵挡。

  那位老祖宗并未按先代祖训规矩化灵归狐灵谷,而是将剩下的所有灵力留给叶谪仙,这份厚礼是他对世间的眷恋、对苍生的慈悲、对狐族的守护亦是他对自己一生未尝所愿遗憾的偿补。

  多谢了!老祖宗!叶谪仙接手老祖宗强大的灵力之后,无时无刻不在努力与之相融。而融合是需要时间的,好比人进食后只有将之消化才能转换为自己所需的能量。

  道理相同,时间不够!叶谪仙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与老祖宗的灵力融合,也在这几个月的时光里渐渐领悟到了老祖宗的心意。而此时此刻,第一次出手,他的心中没有半分为自己突然暴涨的能力感到自傲,而是,平和。来自老祖宗灵力中的平和气息,令他的心无比安静。

  飞舞吧、狂洒吧!这是老祖宗赐予世间最好的礼物,亦是叶谪仙融会贯通过习得的第一招术式。

  扶苏明白了,当年那个老狐狸不过是与自己比划比划,哪里谈得上真的动手。彼时的他还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也是因为叶孤仙才越来越了解到世间还有秘族的存在,所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真的有人。

  扶苏心中也不免为那位不凡的老者感到一丝扼腕之惜。恐怕叶孤仙才真的称得上是灵力者中的巅峰,而今日过后,若这世界还存在,那灵力者的历史,不,也许是整个人类历史都将会记载下叶谪仙这个名字!

  而北弥生则紧紧盯着屠灵剑剑灵女子的虚影身姿,一双眼眨都不眨一下。一旁的姬戎渊团手拧眉望向空中半明半暗处,而那处却仅余下青年的身影而无其它了。而此时此刻,第一次出手,他的心中没有半分为自己突然暴涨的能力感到自傲,而是,平和。

  玄苍真身呢?

  想来,自青年暴起出手青箭般刺入金光挥拳击向扶苏之时,众人就没再顾得上去注意那位始终处于半时半暗半空中的玄苍真身。

  暗能附体亚马军团疯了似地冲来直到此间,时间不过三五分钟,叶谪仙出手之后扶苏也仅赞叹了一声便也发现了那处少了一个身影。

  显然半空中观战的那个青年已经察觉到了几道目光,俯视过来却无任何动作。不过他时不时将手去抚胸口的下意识动作,倒是引起了戎渊的注意。那里有什么?

  正疑惑的当儿,天空中,玄苍真身再现。

  一挥手,停止于光明小世界周边的无边黑暗如乌云压山卷入雨中。青年似是与她说了一句什么,远远望去只见她似是若有所思,双臂长伸双掌一抬,霎时间正狂暴如瀑的雨水竟纷纷倒回。

  这一幕惊呆了扶苏等人,叶谪仙蓦地一睁眼,他感受到了来自远空的威压,一种前所未有的、浓重的危机感自魂境中蔓延开来。这样的术式已经超越了所有人对灵力者操控灵力可达到的极限认知,即便是扶苏与弥生与各自的帝柏树魂、盘冥洞灵共融两千余年的熟悉程度都无法望那位老者项背。

  扫眼望去,已经没剩下多少半马人了,残余部队也多半在白与飞、贺兰的雷霆追击之下遁逃躲闪,狼狈不堪不足为惧。

  狐族虽然并非是什么民间传说由狐狸修炼幻化成人形的,但狐族中人除了可幻化成狐狸形态之外更兼具了狐狸的机敏狡猾之天性。

  事态不妙,危机感实在太慑人了,叶谪仙心想自己这不算怂,对方定然不是‘普露’能对付得了的。于是,急急收归灵力一手召回屠灵剑朝众人掠飞去,途中很顺带手地冲马王那硕大的身姿挥刺了一剑。

  马王吃了一剑却不知痛,嘶吼着踏蹄追来,长戟出手眼见着就要扎到叶谪仙之时,金光、红蓝之光还未及庇护之,便见他后背突然绽出无数朵美丽的花朵,纷纷扬扬、眼花缭乱。看似花哨却有奇效,那黑色长戟竟是直转倒飞刺进了马王的左腿。

  咴!马王一双血眼红通通盯着叶谪仙,好似被痛清醒了,看了一眼扭头便跑。结果,没成想刚踏飞不到五步硕大的躯干突然与马身分离,马身还在踏空狂奔,上半身就从空中坠落了。

  亚马族,从此世间再无此一秘族的存在!

  扶苏等人心中警铃大作,不容有失,金光一闪,叶谪仙狂飞的身影突然自空中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是在梅若雨身畔了。

  她终于出手了!真正的战斗终于拉开序幕!

  自扶苏接到印记召唤,直到此时,前后十几分钟她都没有一丝动作。她究竟在等什么?还是说她根本不屑与他们动手?疑问无法得到答案,且也并不重要。

  扶苏正欲抬手被姬戎渊拦住了,摇摇头示意他不必再为保护大家而耗费灵力。这一战,是属于所有人的。谁都不再需要庇护,如果大家到这儿来还需要你来保护,那又何必走这一趟呢?

  是啊!扶苏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意,不再说话。

  无论是千岛湖因赵高挑唆与弥生、戎渊一战还是在之后的长白山山脉,扶苏始终都将自己近一半的灵力用来保护同伴。他从来都没有不顾一切地真正战斗过,两千多年来更是从未出现过需要搏命的时刻。

  而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吾之法则原能何在?”半明半暗半空中的那人仍是未将所有人放在眼里,只冷淡地将目光投向扶苏。她看得真切,便是这个男人将那丫头推进了一轮金光之中。

  一道灵光自扶苏大脑中闪过,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一下子无迹可寻。

  不对,好好想想!极地冰洋,玄苍真身也是这样无视他们所有人的存在,只问遨荒法则原能何在。而遨荒说过法则原能与冥法之力相融之后那强大的神性之力便会吞噬掉意识,继而去打开封禁寻回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原神。但这令遨荒恐惧忧心的这一幕并未发生,扶苏不知道桑夏到底经历了什么导致她记忆全失,但这都不重要,只要她没有像遨荒说的那样只存神性灭人性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的、而遨荒极有可能想到了却不愿明言不愿面对的是,封禁之下的玄苍真身已经受到了暗能的影响。

  想象中最坏的可能性逆转了,本该去吞噬掉另一半原神的法则原能反而只是令桑夏失去了所有记忆。

  而那一半以真身为承载填补封禁的原神却与暗能相融异变后成了要吞噬另一半原神的可怕存在。所以!就是这样。玄苍真身真正想要的不就是此时在他眼中仍是桑夏的另一半法则原能之身么!

  如电流穿过颅内,想通这弯绕的逆转局面后,扶苏很庆幸自己先前将桑夏送离了这处。隐隐有感,果不其然。确实与桑夏有关!

  连番的战斗,谁都没有时间去想这些更无人问桑夏究竟发生了何事。况且,此时她是否能将事情说清楚还两说呢!

  思考这些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扶苏抬头仰望空中,半明半暗间那个身着破败皮毛衣的女子仍赤着一双足。无风,无寸,一切安静无比。但他却能真实感受到那女子身边有一层无形的气浪不停翻涌滚动着。

  “她是人,不是什么法则原能!”扶苏冷声回复。

  没有任何声响,赤足女子玄苍真身缓缓飘落一点一点靠近众人。悄无声息得好似是不存在的,但那股威压却又真实无比,压得众人透不过气来。

  每近一寸,那威压便愈强一分,远远地定格于黄沙地面之上,一头乌黑及膝的长发无风自扬微微拂动着。

  “人?”看向扶苏的眼神很冷淡、语气同样漠然“那么,她人呢?”

  “不管你是谁,都无权决定天下苍生的命运。你不是神,不过是一个被黑暗能量吞噬了的可怜人。”扶苏自弥生身旁往前走了两步,站到了所有人身前。目光坚定迎向那双威慑感十足的眼睛,没有一丝惧意。

  而飘浮于玄苍真身身后的青年身形刚动,便被她伸手示意阻止了。她没有半分生气,仍只是冷漠地扫视了眼前一群人。

  青年飘飞到玄苍真身一则“吾主非神,试问这世间还有何人可称神!尔等之能力均拜吾主赐予,无知渺小。”说话的语气同样没有一丝情绪,但字字有力可穿人心。

  扶苏与弥生、戎渊自然明白涯余口中所说的意思,但其它人却并未听过遨荒讲述亘古之前的所有,他们迷惑不解为何说自己这些灵力者、职责者的能力是拜这个冷若凝霜的女子所赐呢?

  “这个世界并非只有我们这些灵力者,还有亿万万普通生灵,况且,灵力也并非是属于你的。”

  扶苏一句话似乎有些惹怒了玄苍真身,面容上的冷淡渐褪,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微佯蕴怒。

  “灵力?”她微微一侧头似是在思考“哦,你是说能量。呵,与你们这群不懂能量意义只会胡乱摆弄的人有何可说!”

  仍是无风,但那自扬的及膝长发却飘飞得有些怒张之意,随之而来的还是更强劲的压迫感。

  “告诉我,她在哪,饶尔等不死。”

  轰!好似有一座山从众人之中拔空飞起向不远处那位令秘族噤若寒蝉的冥主砸去。暴起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先前将刺入扶苏金光灵力之中的青年一力抛甩出去的狐族玉典五将之一——穆布达。

  随之,另一个身影掠出,宛如长虹匹练自天空悬落配合着那如山般的身影一同奔向那处岿然不动的两人。

  而遨荒说过法则原能与冥法之力相融之后那强大的神性之力便会吞噬掉意识,继而去打开封禁寻回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原神。但这令遨荒恐惧忧心的这一幕并未发生,扶苏不知道桑夏到底经历了什么导致她记忆全失,但这都不重要。

  再有,三道身影亦同时如疾锋出鞘。黄沙狂舞迷人眼,青钢幻术寒冰箭。狐族玉典五将尽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秒至,先行打头阵的那位猛虎上将在撞上暗能黑雾之时发出一声山崩震天响,烟尘弥漫扬起沙浪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