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二章 论一个好女人的重要性

作品:男人都是孩子|作者:何常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8 18:05:29|下载:男人都是孩子TXT下载
  方山木说到最后,用力挥了挥手,一副壮士一去矣不复返的悲壮。

  成芃芃点了点头,她被方山木的激情演讲感染了:“我一定力挺方叔到底!”

  “还有呢?你想和我说的事情应该不只有孙小照一件吧?天不早了,要说快说。”方山木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成芃芃悄悄指了指古浩的房间,意思是他有没有睡着,方山木摇了摇头,暗示她不必在意,也不用背着古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刚才我收到了江成子的微信,还没回他,你看看……”成芃芃递上了自己的手机。

  方山木想接,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看别人手机不太合适,你说给我听就行。”

  “切,是被盛晨管怕了吧,哈哈。”成芃芃大笑,“江成子说,林三岁有意投资无限关爱,想让我问问你的意见。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直接问你,却来问我。”

  “你毕竟也是股东,而且你性格好,他是想借你来试探我。”方山木回想起和林三岁仅见过一面的场景,“林三岁是一个有趣的人,也有能力,但他未必就是合适的无限关爱的投资人。现在无限关爱不需要纯粹的财务投资,需要的是战略投资,不仅仅能为公司的成长提供动力,还要为公司注入活力带来资源。”

  “你的要求太高了,一般人达不到,怪不得你和盛晨冷战这么久,在外面也没有乱来,原来是眼光太高人太挑剔。你要的不是一个投资人,是联合创始人,是要又有钱又专业,而且本身还要有经历,可以丰富成长游戏的故事线对不对?”

  “知我者,芃芃也。”方山木起身,“行了,先睡吧,林三岁的事情,以后再说,除非他主动找我,和我聊聊他对无限关爱有限责任的理解。我是缺钱不假,但缺钱也要缺得理直气壮,也要有原则有坚持。”

  “好吧,先睡吧……”成芃芃也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对了方叔,你的衣服太老土了,有损公司形象,明儿个我带你去商场买两身新衣服,以后出去谈判也可以让资方对你高看一眼。”

  方山木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打扮:“没什么不好呀?成功的成熟男人都是低调沉稳的穿着,我又不是你们90届的年轻人,穿衣服喜欢另类和新潮。”

  “不行,作为股东和合伙人,我有责任和义务要求你在穿着上符合公司的形象和定位。”成芃芃下了死命令,“还有,下次回家,可以再带回平安和喜乐了,我也挺喜欢它们的,有点想它们了。”

  回到房间,方山木打开衣柜,看到换洗下来的衣服已经堆积在了一起,他就知道回家的日子又到了。成芃芃的话,又勾起了他的思家之意。

  平心而论,盛晨对他生活上的照顾确实无微不至,也将家里的一应大事小事打理得井井有条。

  人都是在拥有的时候不觉得珍惜,哪怕是再幸福的时光,久了,也会认为是稀松平常。和盛晨冷战之后,方山木出于气愤,又因为工作忙碌,并没有感觉在生活上受到太多的影响。但是现在,当创业步入了正规,而且他和盛晨的关系稍微缓和之后,他蓦然发现他在生活上的方方面面已经和盛晨联系在了一起,无法割舍!

  离开了盛晨,他基本上丧失了一半的生活能力。虽然在深山老林中的极限状态下,他可以拥有超出常人的知识。但在日常生活中,大到穿衣吃饭,小到收拾行李以及穿衣风格,这些年来,都是由盛晨一手操持,他几乎没有操过一次心。

  刚才成芃芃提出要改变他的穿衣风格,让他许多关于和盛晨在一起的回忆突然复苏,往事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方山木有个习惯,需要想事的时候会到院中清静一下,现在是楼房,不再是以前的别墅,他就只能打窗户让冷空气进来。

  以前每天忙碌而充实,白天在公司处理一天的工作,晚上回家后,和盛晨说说话,关心一下儿子的学习,再处理一些工作中的遗留问题,看一会儿电视,带平安遛弯,然后上床睡觉,几乎没有空闲的时间思索和回忆。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其实就是一个习惯和互相补充的过程。结婚后不久,方山木就和盛晨达成了共识,他是大事操心小事放手,要把主要精力用在工作上。家里的事情,除了买房买车之外,一概由盛晨作主。甚至后来方山木赚钱越来越多,他每月只保留基本的花销之外,大部分收入全部交由盛晨保管和打理。

  当然,盛晨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买理财、投股市、置房产,确保了家庭资产的稳定升值,也正是在盛晨的努力下,身为70届的他们赶上了房价上涨的时代红利,至少在房产上赚了上千万。

  方山木现在的几套房子以及两辆豪车,有一大半是盛晨理财和房产升值的功劳。方山木是会赚钱,但并不擅长理财,也不太会精打细算,恰巧是他不会的领域,盛晨却最拿手。虽然盛晨在家多年,是全职太太,但在照顾方山木和儿子之外,不但将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还学会了许多理财知识,认准了时代发展趋势,十几年来,把家庭资产翻番了两倍有余!

  虽然说原始资金的积累是方山木的功劳,但如果没有盛晨的打理,家庭资产也不会升值这么多,以方山木对理财的理解,如果让他管钱,他不让资产贬值就谢天谢地了。

  这么一想,方山木忽然觉得盛晨其实对家庭的贡献并不比他少,不,比他还要多。盛晨是没有工作赚钱,但让家庭资产升值,也是赚钱。在物价上涨的今天,能保值就是赚钱了,何况升值?除此之外,盛晨还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将儿子培养得十分优秀。一个好女人,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和谐,还事关一个家族的兴衰。

  方山木心中忽然对盛晨充满了柔情,尽管盛晨确实对他的管教和约束中包含了猜疑,并且还有几分无理取闹,但人无完人,他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人生都有犯错的时候,只要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改正,就是了不起的人!

  他和盛晨在婚姻中都有错,问题是,谁先做第一个认错的人?现在方山木清楚他和盛晨矛盾症结点在于谁都不肯先退让第一步,说来说去还是他们当初认识时都太年轻,都还当对方是当年的人,都忽略了对方成长之后的社会身份和属性。

  但社会身份和属性,在家里又算得了什么?家庭不就是一个放下社会身份和伪装的港湾吗?他为什么还要在回家之后,在盛晨面前摆出公司副总和年薪数百万的成功人士嘴脸?盛晨嫁他之后,何曾在他面前再以校花和公主自居,她洗衣做饭打扫房间照顾儿子,有过一丝怨言吗?她将一切都安排得无比到位之余,还让家庭资产升值数倍,她有过炫耀和骄傲吗?

  没有,都没有!

  方山木忽然冷汗直流,有时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再换位思索一下,每个人都是只看到自己的功劳却看不到别人的付出,他也犯了同样的毛病。

  手机微微震动,一条微信进来了。

  居然是儿子。

  这么晚了儿子还没有睡觉,方山木有点生气,想要批评儿子几句,打开微信一看,顿时愣住了。

  “老爸,我看到了一句话,觉得挺有意思,转发给你……妈妈的情绪决定家庭的和谐和社会的进步,因为妈妈一开心,就不会和爸爸吵架,也不会训孩子,还不会和同事争论,更不会和领导顶嘴,世界就和平了。而妈妈是不是开心的关键是爸爸是不是听话!”

  臭小子,会拐弯抹角地劝老爸向老妈妥协了?方山木笑了笑,回了一句:“都几点了还玩手机?信不信我告诉老妈让她骂得你怀疑人生。”

  “老爸我错了,你是全家的希望,是祖国的花朵。我其实早就睡着了,刚才的消息是梦游中发出去的。”

  “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方山木会心地笑了笑,“对了儿子,最近老妈的状态怎么样?”

  “挺好的,天天在学习,还对着电视健身,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精神焕发不说,还充满了活力,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什么经营、管理、资本、市场、趋势、发展、需求,等等,我觉得她差不多已经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有你没你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儿子越来越坏了,不但会拐弯抹角劝他妥协,还会含沙射影警告他别太过分了,再这样下去,盛晨就会不再需要他了。

  “不过我和平安喜乐,还是特别需要老爸的,老爸晚安。”

  方山木没再回复,刚要放下手机,盛晨的消息就过来了。

  “同学会的时间已经定了,后天晚上六点,一坐餐厅,你后天早点回家,我们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