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8章 跟踪

作品:回到过去当特工|作者:我是曹宁|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17 15:47:37|下载:回到过去当特工TXT下载
  不仅仅是南京,各城市都在采取行动,对于掌握的日本特务进行抓捕。

  中国情报组多次询问田中十二,关注东山芳子的安全。要知道,东山芳子可是帝国谍报之花。而且她身在南京。

  这时候,日方最希望得到的是南京的情报,那里可是中国的首都。但是,随着大批的日特与关系人被抓,日本人对南京,是什么都不清楚。

  日方也考虑向南京派遣特工,但是,这时候去南京,任何一个生面孔,南京的军统与中统不盯死你才怪。

  所以,东山芳子的电报,让田中十二与中国情报组喜笑颜开,有这个老南京在,肯定能弄出有价值的情报来。

  中国情报组指示田中十二,给东山芳子电令,一定要摸清中国军方对77事变的态度,便于帝国的后续行动。

  当东山芳子接到命令后,她为难起来。虽说她的这个住处没有暴露,但是,中国军方去了曹宁的小店,那就说明,中方怀疑她是日方间谍。只要她一出去,那么,她就会被中方抓捕。

  东山芳子才不是英雄,她想活命,不想送死。

  这时候,她才不愿出去。

  但是,田中十二的命令她不得不去执行。怎样才能减少自已的风险,并获得情报呢?

  东山芳子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军委会的少将高参李敖。

  李敖,当过团长,也当过师长,后来,跟随何应钦,在西安事变中,想借机杀掉蒋介石。

  当蒋介石从西安回来后,一算帐,一些人都被清算了。

  李敖,便免去了师长的职务,在军委会挂各高参。

  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军委会中的高参太多,都是吃闲饭的人。拿了一点薪水,没有了有实权的时候的那些油水,让他特别的难过。

  所以,李敖经常在公开场合骂老蒋。

  李敖除了脾气不好,还有一个毛病──好色。

  东山芳子认识他,还是在舞会上。那时候,东山芳子是谭伟的舞伴。

  李敖对王芳这个风骚漂亮的女人,羡慕已久。几次,找机会接触东山芳子。

  但是,知道李敖是一个没权没势的高参,东山芳子也不想多同他打交道。一起跳了几次舞,吃了一次饭。除此之外,李敖碰都没碰一下。

  现在,东山芳子被困南京,她想到了这个人。

  李敖虽然没权,但是,军委会的会议他能参加,还有一些文件,他也能阅看。所以,他对中华民国军委会的一些动向应该了解。

  想到这,东山芳子便给曹宁打了一个电话。

  听到东山芳子的声音,曹宁感到奇怪。这个时候,她还是应该躲起来吗?

  戴笠与方杰,考虑到曹宁的需要,所以没有对东山芳子进行抓捕。但是,东山芳子不知道这件事啊?她的胆子真大。

  “不是我的胆子大,而是田中逼我上梁山。”

  见到了曹宁,东山芳子苦着脸说道。

  接着,她便向曹宁倒苦水。

  曹宁这才知道,东山芳子找自己的目的。

  “对于搜集这方面的情报,我是无能为力。”曹宁马上将自已择开。

  东山芳子笑了:“你也是一个胆小鬼。”

  “胆大的都吃花生米了。”

  东山芳子给曹宁倒上一杯红酒:“这次行动,你我都得参加,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看到东山芳子这样说,曹宁便应了下来。

  东山芳子马上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曹宁。

  曹宁一看,马上说:“这不是李大炮吗?”

  “对!就是他。”

  曹宁马上明白:“这个人没权,但是有资格。喜欢女人喜欢钱,很容易落水。”

  东山芳子说:“我们不需要他。这个人翻脸比翻书快,如果让他知道我们的一些事,他会去举报的。”

  “那你想怎么办?”

  “还是老办法,请他吃饭。然后,我调开他,你就查看他的包。另外,给他的酒中下药,让他将知道的事都说出来。”

  两个人商量好了行动方案,分头去准备。

  曹宁回去的路上,坐第一辆黄包车半途下车,找了一个电话给方杰打了电话,约定在针线店见面。

  于是,曹宁转了三次黄包车。这才拐到了针线店。

  方杰看到他,笑着说:“这个时候,你还敢满街跑?”

  曹宁接过方杰递过来的烟,点上后说:“东山芳子让我跑,我哪敢不跑?”

  “哦!那个女人坐不住了?”

  曹宁便将日本大本营需要中国军方对77事变的应对策略情报的事,还有东山芳子准备对李敖下手的事说了出来。

  方杰兴趣来了:“还真巧!”

  曹宁不解地看着方杰,什么真巧?

  接下来,方杰给曹宁讲了一件事。

  77事变后,全中国都沸腾了。

  卢沟桥事变发生时,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正在江西庐山。1937年7月8日上午,他收到了宋哲元关于卢沟桥事变的电报。

  蒋介石的第一个反应是:全面战争可能真的来了。

  蒋介石复电宋哲元:

  “宛平城应固守匆退,并须全体动员,以备事态扩大。此间已准备随时增援。”

  军委会的谋士们给出了解答。

  日军之所以要占领那座桥,是因为那座桥扼守着平汉铁路。一旦日军控制了这个由北平向南一直延伸到华北大平原的交通要点,不仅可以把整个北平收入囊中,还可以打开沿着平汉铁路南下中国的大门。

  这么多年与日本人打交道的经历,让蒋介石作为一个大国的首脑历尽惶恐、迷茫、屈辱和愤怒,往事堆积叠加起来逐渐确立了他的信念,那就是用中国式的宽容和忍让求得与日本邦交的正常化,不但可望不可即,而且根本就是中国的一厢情愿。

  由此,蒋介石制定了应对卢沟桥事变的方针:不屈服、不扩大、不求战、必抗战。

  对于全中国的抗日怒吼来讲,蒋介石的这“必抗战”三个字来形容,已经足够了。

  同时,蒋介石接连发出了电报命令,都是基于应战作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