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随笔:香磷的二战旅途11

作品: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作者:浓墨浇书|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3-26 20:38:37|下载: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TXT下载
  太阳照常升起。

  正当木叶忍者以为砂隐村的忍者还是和前几天一样没什么动静的时候,砂忍忽然掀起了攻势,大举袭击木叶的防线!

  猝不及防之下,前线的木叶忍者几乎呈溃败之势,后方到处都是前线撤下来的伤员,堆满了营帐。

  “这些伤员身上都中了剧毒…”

  大蛇丸神色担忧道:“根据前线的忍者汇报,率先发起突击的是砂隐村的傀儡师部队,他们利用傀儡特性打开了缺口…”

  “他们身上的毒素,我很快就能研制出来解药,千代那个老女人的制毒水平还是那么老套…”

  纲手皱了皱眉,沉声道:“接下来先组织防守吧,命人探查清楚砂隐村目前到底派来了多少援军,我们也想想办法破除傀儡师部队带来的麻烦。”

  “唔,还是让我们奇袭部队上吧!”

  旗木朔茂笑了笑,抓过了自己腿上悬挂的查克拉短刀,轻声继续道:“想要直接进攻那些操控傀儡的砂忍,大概没有比我们更合适的人了吧?”

  最重要的是。

  砂隐村们的傀儡师向来隶属于砂隐村的奇袭部队。

  这支可以说是倾尽资金养出来的奇袭部队,也是砂隐村的王牌忍者部队,一旦将他们击溃的话,砂隐村几乎就没什么能够对木叶产生威胁的部队了。

  “纲手大人。”

  香磷看了一眼旁边的纲手,出声道:“他们的援军应该是今天上午抵达的,第一时间就发动了进攻,而且我已经感知到了一尾守鹤的查克拉。”

  嗯,一尾守鹤。

  不但话多,实力还弱。

  当初一尾守鹤在大决战中不小心被北原的攻击波及导致死亡,也是唯一一只死亡的尾兽,这得多弱小啊!

  为此,宇智波鼬发出了对一尾的通缉令,这应该也是唯一一次忍者对尾兽的通缉令。

  等到一尾复活之后,届时的大蛇丸还对木叶畏之如虎,派出了诸多忍者抓到了一尾,将它移交给了南贺神社。

  就这么一只尾兽,砂隐村还当作宝贝一样…

  据说当年千手柱间在忍界大会上出售六只尾兽,唯独砂隐村自认为已经抓到了一尾,不需要更多尾兽了。

  真是无法理解他们的脑回路…

  不过这也实属正常,毕竟不是尾兽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是哪个忍村都能将其束缚起来的。

  千手柱间以为其他人也能像他的妻子一样,随随便便就把最强的尾兽封入人体充当人柱力,丝毫没有想过人柱力暴走之后对忍村造成了多大伤害。

  譬如砂隐村,为了人柱力多灾多难。

  直到他们挑中了一个老和尚,才成功将一尾收服,为此砂隐村还不得不派出精英忍者专职监禁一尾人柱力。

  纲手有些不好意思:“让你一个人来应对一尾吗?”

  “纲手大人放心,并不是什么难事。”

  香磷微笑着看向了她:“我会在明天彻底击溃一个砂隐部队,这样的话,纲手大人也不必忧心战争的时间会延长了。”

  想来如果她能够以一人之力击溃砂隐村的话,某些人也会变得老实很多,比如旁边那个有点儿亢奋的大蛇丸。

  也不知道大蛇丸到底是怎么想的,每当香磷展露出来自己强大的一面,大蛇丸反而越开心…

  果然他是个神经病吧!

  翌日。

  开战之前,风沙弥漫。

  砂隐忍者和木叶忍者都在互相观望的时候,一个红发少女突然走了木叶的队列,一步步地向战场中央走去。

  正当其他人都诧异的时候,刚刚接任了指挥官职位的千代沉声吩咐道:“小心警戒!那个女人可不简单!”

  在雨隐村的战场上,她和山椒鱼半藏交手之后,从他的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木叶村隐藏着一个大杀器。

  随着香磷步步前进,她身上的气势也在不断升腾着,查克拉在她的体内渐渐变得无比活跃…

  来自于战场的亢奋…

  另一边的木叶阵地,由于纲手还在后勤研究剧毒的解药,负责指挥的大蛇丸并没有制止香磷,反而带着一脸地痴迷。

  作为致力于学会所有忍术,想要借此窥探神明力量的大蛇丸而言,那个女人越强,她所说的话就越可信!

  旗木朔茂俯视着香磷,低声对两边的队友道:“我有一种感觉,她一个人就能够结束这场战争了吧?”

  “朔茂大人不要开玩笑了!”

  “这可一点儿也不好笑!”

  “对面可是有着几千个忍者啊!”

  “相信我。”

  旗木朔茂抱着自己的脑袋,轻笑了一声道:“不,应该说,我相信她,看起来或许我们不用出手了。”

  一个队友出声反驳道:“上一次朔茂大人还认为村子里的一个古怪的家伙会成为一个强大的忍者,可是那个家伙一直都是一个下忍而已,只能在村子里做些苦力活…”

  “唔,他的强大并非一朝一夕能够看出来的。”

  旗木朔茂把玩着手里的查克拉短刀,指向了还在不断向着砂忍前进的香磷道:“但是那个小姑娘的强大,你们很快就能看到了!”

  然而伴随着香磷越来越靠近砂隐村的阵地,砂忍们渐渐议论纷纷,他们不知道那个红发女人想要来干什么…

  香磷终于站在了砂隐村的阵线前沿,仰头望着那个被关在囚笼的老和尚,冲着砂隐忍者们展颜一笑道:“请交出你们的一尾,因为它对于弱小的你们而言危险了…”

  香磷无视了砂隐忍者们异样的神色,神色镇定地继续道:“为了保护你们,所以我决定杀掉它。”

  整个战场上的砂隐忍者:“……”

  整个战场上的木叶忍者:“……”

  你这女人在说什么鬼话啊!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她是怎么想的,以为她是忍者之神吗?竟然想要杀死一尾,那可是风影大人都要竭尽力量才能制服的尾兽!”

  “喂,滚回去吧!战场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等等,千代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

  正当砂忍们高声喝骂香磷的时候,一旁囚笼中的老和尚叹了一口气道:“有生之孽,尽归有生…何苦…”

  “分福,不要唠叨了,准备好让守鹤出来吧!”

  千代看了一眼老和尚,低声道:“看来木叶已经做好了要应对守鹤出现的准备,为了村子,我们别无选择!”

  “母亲大人,我去解决那个女人!”

  站在千代身边的黑发女人飞身跳了下去:“我们不能任由木叶忍者在大家面前叫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