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5章 狠人

作品:北方有二哈|作者:感觉挺冷|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3 20:49:20|下载:北方有二哈TXT下载
  “芒克大人的眼睛似乎不太好?”出了芒克的办公室,露娜抬头看向弗莱明问道。

  “熬的呗!这两天还不显,过几天你再看看就懂了。苟特先生也给他看过,药也试过一些,但都没什么用。我都怕有朝一日,我会跟他似的,唉……你说你咋就不争取一下呢?”

  弗莱明略显怅然的看着身侧的小不点儿。

  “我都争取来了您干什么去?再说了,那么多名目,我也不懂啊!账我现在就能算,可您放心么?”露娜抬头看向弗莱明。

  “还真不放心。”弗莱明叹了口气,随即眼睛就是一亮,接着道,“不过没关系,以殿下的聪明劲儿,我有信心一个月之内教会你。”

  看着为了以后能偷懒,瞬间干劲儿满满的弗莱明,露娜抬手揉了把脸,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老爹把她丢给弗莱明,本身就是在坑她。

  一路跟着弗莱明进了他的小办公室,露娜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一套早早准备好了的小桌椅。

  “这是给我的?”看着本就不大,因着这套小桌椅的出现,愈发显得拥挤的办公室,露娜看向弗莱明挑眉问道。

  “嗯,这还是我找文书那边要来的,当年查尔斯用过的。”弗莱明额首,然后走到了堆满账册的书桌前,拿起了一叠纸张,递给了露娜说道,“这是我前两天抽空总结出来的一些名目,以及可能出现的问题,你今天就先看看这个,有不懂的,问我就好。”

  “好的。”露娜答应了一声,便接过那一叠纸翻看了起来。

  她能看得出,弗莱明总结这些东西绝对是用了心的,特别是字迹上,很是工整,偶有连笔的地方,也不难懂。

  再联想到,自家老爹塞拉斯写东西,那谜一样的曲里拐弯儿的大波浪,这一刻,露娜倒是不觉得日后要被弗莱明奴役上一段时间有什么了。

  一页页的翻看着,阅读着,有些东西哪怕弗莱明写下了备注,露娜依旧还是有不少不懂的地方,但反复看下来,她倒是在午休前生生把几张纸上的内容背下了个七七八八。

  再看弗莱明,露娜脸色就是一黑。

  她之所以生背,就是怕打扰他工作。

  毕竟算账这事,稍稍分心就会出错。

  可谁曾想,她这埋头苦背,弗莱明却是早就趴在书桌上,躲在高高的几落账本后睡着了。

  甚至,透过窗外照进来的阳光,露娜还能透过账册的缝隙,在弗莱明微微张开的嘴角处,看到一丝精亮。

  顿时感觉之前的感动都喂了狗的露娜,忍不住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清了清嗓子,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道:

  “芒克大人,您怎么来了?”

  随着露娜的话落,原本睡得香甜的弗莱明,几乎是瞬间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立正站好,面对门口的眼眸虽然一片茫然,却睁的大大的。

  “芒克大人!”

  “噗哈哈哈哈……”看着这样的弗莱明,露娜直接笑趴在了自己的小书桌上。

  第一天的工作就这么在弗莱明的郁闷,和露娜的欢笑声里结束了。

  中午丽雅送来的午餐,被露娜留给了弗莱明,她自己则是穿过办公区,直接回了城堡,陪塞拉斯夫妻俩吃午饭去了。

  “丽雅,王庭的玻璃匠,你有认识的么?”吃过午饭,走在回学校的路上,露娜看向丽雅问道。

  “有啊!就是最年长的那位,他家与我家住的不远,早几年我不是年纪小么?他总会在我休假的时候先把我送回去,再回自己家。殿下是要做什么东西么?您要是不急用的话,就请他好不好?”

  丽雅是有意要为那位老匠人争取一下的。

  毕竟王庭是不养闲人的,随着那位老匠人的年纪越来越大,近半年来管理匠人的管事,已经有意在培养年轻人顶替他了。

  做了一辈子的手艺人,虽然老匠人的家底也是有一些的,但活计越来越少,也让他越来越落寞。

  “不急的,回头我把要的东西画出来,你帮我找他给做出来。”露娜见状笑了笑说道。

  “那我代兰姆老爹谢谢您了。”丽雅挺欢喜。

  “其实,老匠人才是最宝贵的。东西做出来若是好的话,我会跟母后说,让他留下,哪怕不如以前做东西快了,但教年轻人,肯定比那些一人管着好些匠人的管事要强。

  对了,这眼看着就回暖了,你这两天也回家一趟,问问你父亲要不要租下我庄园的土地,等土地稍稍化冻之后,那边就要动工了,随着动工,想来,陆陆续续的也会有佃户搬过去了,你记得带上我给你的图纸,要是租的话,就让你父兄商量着选一块儿心仪的土地。”

  在走进学校之前,露娜还不忘想着自己那已经到手,却空置了一个冬天的大片土地。

  一路盘算着,庄园的规划,露娜直接穿过了教学楼,直奔学校后面的草场,远远的还看见了她的那个小同桌奈特,也就是里德的亲弟弟。

  这家伙前段时间请了病假,回来后,瘦了不少,在找瑟维斯小姐调座位未果后,成日里都瑟瑟缩缩的,如非必要,几乎都是绕着露娜走。

  此时也是,远远的发现露娜看到了他,扭头就跑。

  “看什么呢?”薇拉远远的看见露娜,就跑了过来。

  “奈特。他最近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啊,上课不是睡觉就是发呆,难道是病还没好?”露娜转头看向薇拉。

  “能不安静么?我可是听说,前段时间因为他大哥得罪了你的事情被他父亲,吊起来抽了一顿鞭子呢!而且还让佣人抓着他在旁边看。他生病啊,我看就是被吓的。”薇拉神神秘秘的凑到露娜身边低声说道。

  “这你听谁说的?”露娜闻言眸色就是一沉。

  “这事早就传开了,我还当你知道呢!”薇拉有些诧异的看着露娜,“我母亲刚听说这事的时候,直呼这帕杜斯家缺德,我还想问来的,可父亲却说,不让理会这些,以后也不许说。我就没见我父亲那么凶过我。”

  话落,薇拉还皱了皱鼻子,长这么大她那是第一次真正见他父亲发火。

  “呵,可不就是缺德么?”露娜闻言冷笑一声。

  她想过帕杜斯家不会就那么善罢甘休,却没想到那诶伯特·帕杜斯为了让流言更具有杀伤力,连自己俩儿子都豁得出去,也算的上是狠人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