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3章 兄弟如手足

作品:世子在线求生|作者:团子123|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8 11:27:21|下载:世子在线求生TXT下载
  陆封安出了宫,也不回府,就跑到池家院子门外等着。

  “陛下不是都答应赐婚了,世子您怎么还每天早晚的去报道?小的今儿瞧见陛下脸色都黑了,都起了黑眼圈。”小姜满脸无奈。

  今儿出宫时,徐公公偷偷拉着他满脸哀求。

  请求他能不能让人管管陆世子,虽然开宫门挺早的,但那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问题是也没谁开了宫门就赶紧往宫里跑啊,皇帝都还未起床呢。

  导致自从他回京后,皇帝就没睡过一个好觉。

  如今黑眼圈都出来了。

  这也就罢了,据说后宫嫔妃怨气很深啊,白日里天没亮陆世子就来霸占了皇帝,晚上直到关了宫门才默默离开。

  皇帝应付他一天,身心俱疲,等他走了便是立即传膳,又困又饿。

  连个应付后宫的精力都没有。

  陆封安头都不回道:“同意是同意了,这旨意一天不下我便心下不安。”小命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哇。

  这会,正瞧见江家公子下了马车。

  陆封安眼睛一瞪,感觉浑身都在示警,瞧瞧,这就来了个想挖他墙脚的男人。

  江公子手中端着个锦盒,走在门口还整理了下衣襟。

  身后小厮便上前敲门,门才刚开。

  陆封安便从他身后勾住脖子:“小江子,你怎么来这儿了?你这溜达的有些远啊。”语气还有些酸,趁我出征对我心上人下手,你是不是人啊?

  他就那么突然挂在江公子身上,江公子脚步一沉,差点跌下去。

  正好池锦龄竟是从正门而过。

  陆封安突然来了一句:“小江子要保重身子啊,整天流连那美色之地,瞧瞧你,力气都没了。回家好好补补。”

  江公子一听顿时不乐意了:“不是,陆世子,我什么时候……”

  陆封安顿时啊呀一拍脑门:“对对对,我这张臭嘴,说好的什么也不能说的。对对对,江公子没有去过没有去过。”立马朝着江公子使了个你懂我懂大家懂的眼神。

  气得江公子嘴唇都在发抖。

  这都是污蔑,这都是污蔑!

  这个贱人啊!

  江公子急的面红耳赤,见池二姑娘听见了更是心下尴尬,连忙对池二姑娘道:“池二姑娘莫要误会,陆世子这是凭空污蔑,我这……”我洁身自好,从不去那些地方。

  江公子却又没陆世子那般脸皮。

  “池二姑娘你信他吧,他真的从未去过琼河上的画舫,也从未去过那聚英阁,更是没有见过飘飘姑娘,绝对没去过。”陆封安重重点头,但是那语气……

  江公子头都大了。我觉得你在害我……

  顿时也不敢再说此事:“池二姑娘这是我姑姑托人送回来的年礼。”说着便交给了酥柔。

  “池池池二姑娘,最近京城来了许多道人,都是听说陛下要祈福,来了京城的。其中还有个对姻缘极其擅长的,姑娘要不要去看看?呃,不不求姻缘,求求财运也是极好的。”江公子磕磕盼盼道。

  “对了,世子你身子还未痊愈,该回去躺着了。”江公子还不知道他进宫逼陛下赐婚呢。

  只知道京城传言他对池二姑娘有心思,但他却是不信的。

  “若是让人看到,又要误会你和池二姑娘了。以前你不是说,池二此人……呜呜呜呜……”话还未说完便被陆封安单手捂住了嘴。

  年少不懂事说的话,你丫也敢拿出来说。

  江公子气得脸红筋涨,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而且你那是污蔑我,我这都是实话。

  池锦龄捂着嘴偷笑,正巧她也是要出门,便点了头:“那便出门去看看吧。”

  身后几个丫鬟都带着羞涩,到了她们这个年纪,哪里不怀春。

  虽说自家姑娘就整天吹嘘自己是个神棍,但是大家都不信的,深怕姑娘是盯上了她们那点散碎银子。

  陆封安勾着江公子脖子,再捂着他的嘴拖着往前走,池锦龄几人跟在身后。

  两人头挨头小声道:“咱俩当年可是结了拜的好兄弟,说好的兄弟如山呢!兄弟如手足呢!”江公子推开他的手,喘着粗气道。

  陆封安凉悠悠道:“没有女人时,兄弟如山,让你随时想靠就靠。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咱俩就是最好的兄弟!”

  “但是,有了女人时。兄弟如山崩地裂,手足能断就断。手足要那么多做什么?又不是蜈蚣。但是你还能不穿衣服出去裸奔?这冬天了,更不得加件棉袄?”

  江公子气得半响说不出话来。

  使劲推开他勾住脖子的手,恶狠狠看着他:“你个渣男!”抛弃兄弟的渣男!

  身后酥柔小声的对池锦龄咬耳朵:“姑娘,江公子是不是对陆世子有意啊?以前江公子还说过,世子就是喜欢男人比如喜欢他,都不会喜欢你的。难道他俩真有一腿?”

  江公子一听脸色更难看了。

  以前也没发现那疯狂追陆封安的小迷妹皮囊下,竟是一副这么有趣的灵魂啊。

  此刻看着陆封安,心中不由猜想,这家伙恐怕是动了真。

  瞧着他防备自己样子,心里酸溜溜的,渣男。

  今儿已经腊月二十八了,马上要过年了。

  京城中人来人往极其热闹,各路摊贩都穿上了喜庆的衣裳,见人便说吉利话。

  “姑娘您瞧,那里有颗月老树。最近大家都来求姻缘。”酥柔指了指那棵树。

  只怕还是从别处运来的,看着极其高大。

  桃草满脸不屑。我也能长那么大。

  “去,给我拿两条红线来。不,拿一捆。”陆封安来了兴致。

  小姜立马给他买了一袋子过来。

  池锦龄眼睁睁看着他在上面写了自己和他的八字,然后将那一股股红绳全部拧起来,像一根根麻花似的。

  “二姑娘,这东西我已经打了死结。月老割都割不断。你放心吧。”说完,蹭的一下扔上去。

  那道人看了直点头,正想过来讨要钱财。

  便见那花了大价钱运来的一颗相思树,咔擦一声。

  树干连根折断。直接倒了下来,将他那写满了生生世世做他生命救赎的牌子砸了个稀烂。

  江公子本来脸都黑了,这会一瞧见那树倒塌下来,喜得都乐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