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四十章 风急雨骤,一地**

作品: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作者:此经流年|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3 20:46:17|下载: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TXT下载
  ~~~

  咔哒一声,门锁转动,房门开启。

  赵守时与裴幼清两人并行进入屋内,此时已是深夜,自然要先把灯光打开。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是韩君买下跟陈慧敏做邻居的。

  虽然没有住过,但有家政公司隔三差五的来打扫,倒也没有多乱,干净的被褥也都不缺。

  赵守时与裴幼清将在这里住一晚。

  连续几天紧绷的心神终于可以彻底放下,满是疲惫的赵守时挣扎着来到沙发前,直接就开始躺尸的幸福生活。

  裴幼清推了他几下,劝道:“先去洗洗再睡,睡得香恢复的还快。”

  “好的。”

  ...

  半晌不见赵守时动一动的裴幼清用脚踢了他几下:“喂,你赶紧起来。”

  赵守时抖了抖身子,发出近乎猪叫一般的撒娇声,“你先洗嘛,我再躺会。”

  如果。。。这算撒娇的话。。

  裴幼清嫌烦的拍了赵守时的胳膊一下,“懒死你算了。”

  不再理会某猪的裴幼清打开方便袋。将里面刚采购的毛巾、浴巾等生活用品全都打开,带进了浴室。

  不一会,屋内便充斥着哗啦啦的水声。

  现在明明是冬季,而且还是深冬,但赵守时却觉得自己犹如置身与春雨之中。

  细雾缥缈的雨水落在自己的身上,不仅没有察觉到冷意,甚至还觉得有些燥热。

  肯定是暖气烧的太足。对,就是这样。

  不管如何,赵守时终究是去了睡意,百无聊赖的他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开始艺术创作韩君与陈慧敏的故事。

  降火,就是降火。

  在敲打键盘发出的噼啪声中,浴室的门开启,披着浴袍的裴幼清擦拭着秀发走了出来。

  拖鞋除了在地板上留下些许水印外,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码字使人快乐的赵守时抽抽鼻子,问到一股清新的香气从身后弥漫。还没来得及问,一双带着凉意的胳膊揽住自己的脖子:“你在干什么呢,这么认真。”

  赵守时深吸一口气,满是陶醉的吟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去你的,没个正形。”娇嗔一句的裴幼清也有样学样的嗅了一下,用手做扇在鼻尖扇动:“你都臭了,快去洗澡。”

  赵守时眉头一皱,嗅着自己的臂袖,反问道:“虽然不香,但起码不臭吧。”

  “我说臭就臭,你有意见?”

  “不敢有,不敢有。”赵守时连连摆手。

  起身的他作了个揖,往浴室方向退将而去,嘴上唱道:“为夫去也,娘子休要挂念。”

  裴幼清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生怕给他个好脸色,他还能回来磨叽会。直接坐下来的她滑动鼠标,看着赵守时刚才在干什么。

  只一眼,便没了兴趣。作为经历过今天事件全过程的她对于韩君与陈慧敏的故事简直不要太熟悉。

  自然不需要在听赵守时给复述一遍,尤其是这篇文章还极其的短小精悍。

  保存文件后退出,她开始浏览着其他文件。

  《心花路放》?

  这部剧是根据耿浩的真实故事经过艺术加工改编而成。是今年工作室准备启动的第一部院线电影项目。

  导演人选是张羽 雷鸿,男主角自然是最有感触的耿浩,饰演耿浩损友的是郝建。就是那个原本有徐正出演的色色的制片人。

  赵守时将在剧中客串一家叫【夜·色】酒吧的无良老板;裴幼清将在剧中客串损友二人组在路上遇到的神秘女郎——即开mini Cooper的蕾丝边。

  裴幼清本身对这个故事有所了解,简单的看了一遍后,也就没了啥兴趣。

  再之后,一个叫《你的名字》的文件引起了她的主意,她曾听赵守时提过一嘴,正在给她量身定做一个剧本,好像还要饰演高中生。

  如果就是这个的话,那就是相当的好奇了。

  挪动鼠标还没点下去,耳边响起赵守时的声音:“你看什么呢?”

  话音未落,赵守时已经俯身下来,双臂从后将裴幼清揽住。

  正认真思索的裴幼清被蓦然想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忍不住的打了个激灵,侧脸看着神出鬼没的某人,抱怨道:“你出来就不能打声招呼?差点被你吓死诶!!”

  赵守时有很多问好,明明这姐们刚才出来也没打招呼啊???

  嗬,女银,这就是女银。

  赵守时低下头来,本想给自己辩解一句的,却被一片白花花给耀的睁不开眼,什么雄心壮志,什么丰功伟业全都化为绕指柔。

  “哼,知道错了吧!”还没察觉异常的裴幼清还当赵守时这是心虚呢。

  眉头一挑的她指着《你的名字》的文件夹,明知故问道:“这什么破名字啊,也太low了。”

  赵守时头都不抬一下,无奈道:“哎,想看就看呗,我又没拦着你。”

  被揭穿的裴幼清心虚的笑着,手上可是毫不留情的点开文件。

  不多时,便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

  女主三叶是个住在偏远乡镇的普通高中生,从小就向往离开乡镇,前往繁华的大城市重#庆。

  直到某一天,她从梦中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的灵魂穿越到了重%庆的的普通高中生泷身上。

  原本以为这只是个梦,但摸摸喉结,石更的。摸摸欧派,平了,摸摸小鸟,还真有。

  就这样,向往都市生活的女主以男主的面貌开始她的都市生活。跟男主的好基友去咖啡厅,替男主撩兼职餐厅的女神同事。

  同样的,男主泷也穿越到了女主三叶的身体里,同样以为这是做梦的他过着平静的生活,从三叶的乃乃哪里知道了本地的一些习俗与传说。

  从这之后,两人开始频繁的互换身体,他们也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

  为了不影响各自的生活,他们约法三章,并且要把每天做的事情以日记的方式记录下来。

  女主三叶替男主泷约到了泷暗恋的女神,他们在约会时,泷非常的不适,让女神察觉到男主的不同寻常。

  泷原本准备在下次互换身体时,把今天糟糕的经历让三叶知晓,可这天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灵魂互换过。

  三叶的日记记录的最后一句话是:今晚将有流星经过。

  随着时间流逝,泷越发确定自己已经喜欢上了三叶,可他偏偏联系不到她。借着脑海中的记忆,他把女主附近的环境画了下来,准备去寻找她。

  历经艰难,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意外得知女主所在的小镇,他还未来得及高兴,更得知一个令人惊恐的消息。

  那个小镇在三年前,便已被陨石摧毁。死亡数百人,其中就有一个叫三叶的女孩。

  男主想起在灵魂互换时曾听人一个传说:绳结的连接是结,人和人的关系是结,时间的流逝也是结。

  时间万物都是结,在流转不息中相连相接,这是属于神的力量。

  一种用眼泪为引,酿造的酒,可以接连两个世界。

  泷寻找到三叶储存酒的地方,饮下她的泪,两人再次灵魂互换。。

  吁~~~

  裴幼清长吁一口气,抓着赵守时的胳膊,像小猫一样蹭着他的手掌:“这么大的世界,想要遇见你,竟然需要如此用力。穿越错位的时空,仰望陨落的星辰,你没留下你的名字,我却无法忘记那句‘我爱你’。”

  “所有今生的相见,都是前生的相念。所有今生的相恋,都是前生的相伴。”

  赵守时说话时,温热的呼吸吹在裴幼清的玉颈上,使得她轻轻一颤,本就目眩神迷的赵守时把持不住的轻吻一下。

  一声带着颤意的嘤咛声响起,就像是在金戈铁马的站场,吹起的冲锋号。

  赵守时的手还未来得及动作,便被轻易捉住。

  脸色犹如绛色的裴幼清看着赵守时的眼睛,好半晌后,她闭上眼睛,柔唇轻启:“我有些醉了,你抱我去休息吧。”

  一夜无话,只有窗外不曾停歇的风急雨骤。

  ···

  次日,日上三竿;

  还有些似醒未醒的赵守时强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没有发现某人身影的他蹭的就坐起身来。

  仔细一听,浴室方向传来淅淅沥沥的水流声,这才让他放松下来。

  轻轻掀开被褥,纯白色的被单上印着一朵梅花,让赵守时不由得会心一笑。

  不是错觉,更不是梦。

  下了床的赵守时趿拉着拖鞋走到浴室旁,轻轻一推便将门推开,把头探进去,奇道:“你干什么呢?”

  “刷牙啊。”口齿不清的裴幼清扬了扬手里的刷牙杯,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赵守时。

  “不是,我知道你在刷牙。”赵守时上下打量了几眼,又道:“我的意思是没见过坐马桶上刷牙的。”

  一提这个,裴幼清就眼角含泪,“疼,站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得意的赵守时恨不得双手掐腰,仰天长啸。

  这算是对男人最大的嘉奖了吧?

  气的裴幼清起身就要去打某个嚣张的家伙,但起身一半就哎呦一声,再次坐下。恨恨的把手里的刷牙杯扔向某人,“你还有脸笑。折腾一宿,累不死也饿死了。”

  赵守时到不觉得累,甚至觉得神清气爽,就跟吃了镇元大仙的人参果儿一样。

  嬉笑着把刷牙杯捡起,冲洗干净,再给递回去,“你回床上躺着休息一会。我这就去买早点。你想吃什么?”

  “油茶。我要甜辣的。”

  “姐姐,你别这样,大東北的我去哪给你买油茶。”赵守时丧着脸求饶。

  油茶是老重#庆人的经典早餐,现在重#庆路边都很少见卖的,更何况现在是距离重#庆上千公里外的沈#阳。

  “要不就小面吧。”裴幼清想了想,补充道:“我的最后底线是云吞,不能妥协了。要是见到卖豆腐脑的就买一份回来。”

  “妥帖。”

  比了个OK的赵守时转身向外走去。

  刚出门的他就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眼角余光看见韩君扶腰而出。

  啧啧啧三声,赵守时倚着墙,揶揄道:“腰酸背痛腿抽筋,多半是肾虚造成的。这里建议您多吃六味地黄丸。最好还是作好时间管理,浅尝辄止,千万不要频繁运动。”

  “滚滚滚。”眼皮急跳的韩君也不理会赵守时的阴阳怪气,在原地扶腰坐着伸展运动。

  “嘁,肾虚也就罢了,还心虚上了。。”

  冷嘲一句的赵守时往电梯方向走去。

  韩君连忙招呼他,“你干什么去?”

  “买早点。”

  “给我捎着,不用太复杂,就杨麻麻粥铺的虾饺皇,蟹黄烧麦,皮蛋粥,还有鼓汁鸡爪。再来份三丝。”

  转过身来的赵守时简直就是气抖冷:“大哥,你做个人吧。我?青#岛银,头一回上嫩沈阳这场来。嫩好意思让我给嫩捎饭?再者说,我也不知道杨麻麻粥铺在哪场啊。”

  赵守时可能是真的生气,吖的方言都楼出来了。

  韩君想了想,点头迎合道:“你说的对,还是我给你捎吧,你要吃什么?”

  “油茶、重#庆小面、麻油抄手、豆腐脑。”

  赵守时一气呵成的说了一段报菜名,顿了顿,他补充道:“刚才你说的虾饺、蟹黄烧麦啥的也带一份,说不定幼清也想吃。”

  “得,这才是真大爷。”

  吐槽一句的韩君摇晃着脑袋、掐着腰往外走,倒不是摆大爷姿态,只是单纯的腰疼而已。

  赵守时没有折返,而是继续往前走。韩君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过身来问道:“咋地,还不信任我啊。”

  “那倒不是。”赵守时双手插兜,腆着脸说道:“我出去买点雨伞。”

  “扯淡,外面阳光明媚,你买个几把毛雨伞。在这说,你家冬天下雨。。。”

  话说一半的韩君这才明白所谓的雨伞是干什么的。啐了一口,骂道:“艹,我就不该跟你说话。”

  赵守时一耸肩,不置可否的他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对了,这临近春节了,机票肯定不好买。晚两天也可以,年前能赶回家就行。”

  嘿嘿~~

  淫笑一声的韩君自然知道赵守时的企图。露出诡诈笑容的他满怀信心的保证:“你放心,今天下午就能让你们坐上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