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6章 乔云松说书被闹场

作品:医女仙夫|作者:不落空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6 18:16:06|下载:医女仙夫TXT下载
  “我看你还是省省吧,你与奚老板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且不说她根本就不会听你的,而这梁祝本身就与这世道不相共容,试问提倡女子入学和男女私定终身,这岂不是与正统相违背么。”

  谢安基说到此处,师公子就白了他一眼。

  “你懂什么,违背传统礼教超越世俗眼光的这才是唯美的爱情,像你这种人就活该一辈子单身。”

  师公子说完,谢安基就很不服气。

  “师公子,你说这话我可就不乐意了,要知道我的心上人还在家乡等着我功成名就回去娶她呢。”

  谢安基话音刚落,师公子也没好气的说道。

  “估摸着人家已经嫁了,等你这没出息的男人,岂不是要耽误别人的终生。”

  师公子此言一出,谢安基就完全的丧失了理智,他抬手就想招呼师公子两下,却被姚豆豆给抓住了胳膊。

  姚豆豆虽然与师公子势同水火,但是谢安基这家伙要打女人那可不成。

  最终经过乔氏夫妇的从中调停,谢安基与师公子便暂时和好,但在彼此的心里却是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两人离开方便大食堂时也是背向而行。

  “这师公子可真是个难以相处之人,现今连谢安基?也开始讨厌他了。”

  姚豆豆说着就朝柜台里走去,而乔云松却有不一样的想法。

  “我倒觉得这师公子挺可爱的。”

  乔云松在说这话时脸上就显露出一丝惬意的笑容。

  “可爱?能有我可爱吗?”

  姚豆豆拿起算盘摇了两下,乔云松又走到了姚豆豆的柜台前。

  “娘子,你干嘛要可爱,你要的是美。”

  乔云松说着又替姚豆豆撩了一下头发,姚豆豆就笑着说了个死相。

  姚豆豆连夜赶稿,把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写完,她让祝英台最后嫁给了马文才,而让梁山伯病死,显然直接这么写一定会让听众给喷死,所以她又加入了两人化蝶的桥段。

  次日上午,乔云松拿着姚豆豆的稿子走上了说书台,台下则是围得水泄不通。

  乔云松把醒目往桌上一拍,所有人就鸦雀无声,他们都在期待着梁山伯与祝英台两人接下来的发展。

  “上回书说道,梁山伯在得知祝英台是女儿身以后,就想着亲自登门提亲,但此时的祝英台已经指给了同乡县太爷的儿子马文才,梁山伯算是来迟了一步,祝老爷见梁山伯不过就时个穷小子,便将他赶出了祝府。“

  乔云松在台上绘声绘色的讲解,而台下的人也是发出阵阵的叹息声。

  ”哎,真是可惜了这大好姻缘,你说上天既然让梁山伯与祝英台相遇,为什么不给他们同样的门第,若是梁祝二人都是富家子弟,或都是贫穷之人,这婚事指不定就成了。“

  高帽财主说到此处,大胡子又不以为然。

  “若我是梁山伯,我一定跟着祝英台私奔,等我和祝英台有了孩子之后,我看祝老爷到时还有什么话好说。”

  大胡子说完,高帽财主就对大胡子嗤之以鼻,说他是不入流对下贱胚子,两人为此还差点打打出手。

  最终还是由谢安基出面震慑住了两人,不然这后面的故事恐怕就说不下去。

  当乔云松讲到梁山伯因相思成灾进而一病不起之时,谢安基又悲痛莫名,他想到自己与菱花两情相悦,但是他的父亲却阻止她们来往,虽说他与菱花之间不存在门户之见,但却是同样忍受着远在天边的相思之苦。

  师公子见谢安基眼睛湿润,一怀愁绪,不禁又开始纳闷,心想这家伙竟然比自己还痴迷梁祝的故事,看来也是个位性情中人。

  师公子正要安抚一下谢安基,不想在谢安基身旁的一位纶巾公子突然又大吼了一声,他一下掀翻了谢安基身前的桌子,把在场所有的人都吓了一条。

  大胡子和高帽财主见到此举也是退避三舍,生怕被这疯癫之人给无辜伤及。

  “你谁啊,到底在抽什么疯,到底还让不让好好听书了。”

  师公子站起身来,对那纶巾公子很不客气的说道。

  那纶巾公子也不理会师公子的言语,只是愤然转身而去。

  乔云松虽然也知道今天梁祝的故事情节会引起看客们的不适,但没想到竟有人会因此发这么大的火。

  “哎,都走吧,原本好好的情绪,都让这疯子给搅和了。”

  高帽财主说完,一众看客便开始纷纷离去,乔云松本想挽留众人,但众人已作鸟兽散。

  谢安基见众人走了,自己跟跟着离开了点心铺,师公子觉着,这谢安基今天怎么也怪怪的。

  乔云松与师公子回到了大食堂,姚豆豆就问乔云松今天的书说得怎么样,乔云松则是一脸的晦气。

  师公子把方才点心铺的事情告诉给了姚豆豆,姚豆豆就十分冷淡的说了个哦。

  “别让我知道那疯子是谁,不然我一定找人把他给暴打一顿。”

  师公子很是生气的把扇子丢在了柜台上,姚豆豆出于礼貌又安慰了她两句。

  “我看还是算了,只有好的故事才会引起看客的共鸣,那人发这么大的火,指不定就是这故事勾起了他的什么不好的回忆。”

  姚豆豆说完,师公子就觉得姚豆豆说得好像有些道理。

  “那谢安基这小子又是怎么了,乔先生在说到梁山伯郁郁而终时,我看他好像流眼泪了。”

  对于师公子的好奇,姚豆豆就把谢安基与菱花道故事说与师公子,师公子就开始沉默不语,他也不曾想到,这谢安基竟也是一个痴情种。

  “娘子,这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我看还是别说了,你再另外写一个题材吧。”

  姚豆豆见乔云松有些气馁,便又对他很是好奇的问道。

  “你没有把化蝶故事说给大家听吗?”

  姚豆豆说完,乔云松就说了个没有。

  “还不是那个纶巾公子给搅的,现在这故事停在了最坏的地方,纵使我明天再讲化蝶,恐怕也不能再引起大家的共鸣。”

  乔云松说着就把稿子按在了桌上,而师公子又顺势拿起了稿子仔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