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1章 《Twelve》的游戏规则【三更】

  水云间。

  喻立洋捧着习题册,迈着小短腿,从电梯里走出来。

  他晃着脑袋,四处张望,找到门牌号后,径自走过去,然后踮脚摁响了门铃。

  摁一下,他就收回手,然后站在门口,静静地等待着。

  但是,足足等了一分钟,也听不见丝毫动静。

  他微微歪着头,想着要不要再按一下,确定那位叔叔到底在不在家。

  这时——

  “这么早啊?”

  一道透着低缓笑意的声音从后面飘过来。

  喻立洋一顿,回过身,抬眼一看,果不其然见到阎天靖,还是温文尔雅、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样子。

  “嗯。”

  喻立洋抱着书,高冷地点点头。

  抬手去开门,阎天靖垂眼看他,问:“吃饭了吗?”

  “嗯。”

  喻立洋又是一点头。

  司笙不会做饭,所以他们在送完萧逆、司风眠后,又绕路去找了一家司笙心仪的饭馆,吃完才回来的。

  将门推开,阎天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颇为遗憾道:“那怎么办,我买了晚餐回来,两人份的。”

  听到他的话,喻立洋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提着的袋子。

  两个纸袋子,外面都印着一家餐馆的名字,里面都装得满满当当的。

  “那,”喻立洋鼻翼微微一动,踌躇了一下,颇为傲娇地放低身价,“我陪你吃两口。”

  “这么懂事。”阎天靖不由得勾勾唇,伸手在喻立洋头发上揉了揉,“太谢谢了。”

  许是他的嗓音过于温柔,许是他的动作尤为亲昵,素来不喜欢被摸头的喻立洋,竟是没有太反感他的动作。

  他跟在阎天靖身后进了屋。

  *

  阳台是由陈非精心打理的,满是摆放得错落有致的绿植,亦有各类品种的鲜花,花开得绚烂多姿,一朵朵争相夺艳,绿植更是茂盛生长,长得一个比一个争气。

  司笙坐在客厅阳台躺椅上,慢条斯理地翻看着《回转人生》的剧本,仔细揣摩女二的角色。

  “你就把喻立洋扔给阎天靖了?”

  端着一杯水,凌西泽走过来,拉开阳台落地窗,斜斜地倚在一边。

  “嗯。”

  司笙应得毫不心虚。

  勾唇轻笑,凌西泽问:“就这么放心?”

  司笙掀掀眼睑,悠然反问:“不是你的朋友吗?”

  这俨然就是对凌西泽眼光的一种信任了。

  凌西泽微微一眯眼,觉得这话挺受用的。

  “带小孩的感觉怎么样?”

  “没感觉。”

  喻立洋实在太省事了,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让他好好待着就绝不闹事,空闲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找块地儿做题目,那叫一个省心。

  一天下来,不哭不闹,不吵不叫。

  司笙有种把萧逆带身边的错觉。

  喝了口水,凌西泽试探地出声,“就不想自己——”

  “不想。”

  司笙没等他说话,就给了他肯定回应。

  她尚且年轻,自己还未玩够,哪里有空生小孩来玩。

  何况——

  曾经不愉快的经历,她至今想起来就烦躁,更不用说别的了。

  凌西泽眉目一耷拉,不得不战略性地选择暂时放弃。

  看完一页,司笙只手抵着下巴,将剧本翻开到另一页。

  见到她看的剧本,凌西泽不紧不慢地问:“签合同了吗?”

  “没有,片方还没联系我。”

  虽然没有,但,一点都不担心,仿佛这角色早已板上钉钉,逃不出她的手心。

  凌西泽嘴角微抽,“钟裕能说到做到?”

  “能。”

  司笙答得非常肯定。

  以钟裕在圈里的地位,给她拿一个角色还是不成问题的。

  而且,钟裕从不盲目托大,绝不做没把握的事。既然能把话说出来,就证明他的承诺肯定能实现。

  简而言之,钟裕的承诺,比一纸合约靠谱多了。

  见她如此信任别的男人,凌西泽心里稍稍有点酸,将水当做醋喝了一口,盯着她的剧本看了两秒,忽然想到什么。

  他问:“今天《Twelve》公布了游戏规则,你看了吗?”

  “嗯?”

  司笙一顿,抬眼。

  她这状态就是最好的答案。——很明显,不知道。

  凌西泽无奈一勾唇,“热搜榜上,上午被你的事霸榜,下午被《Twelve》屠榜,你不知道?”

  “没看。”

  司笙对此漠不关心,不过,却敏锐地抓住凌西泽话里颇有违和感的词汇。

  她拧了拧眉,“一个电视剧,有什么游戏规则?”

  “……”

  凌西泽沉默地看着她。

  以《Twelve》庞大的制作班底和新奇的拍摄方式,刚一爆出来,就引得万千网友热议,更何况那一套堪称史无前例的“游戏规则”……

  司笙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接了《Twelve》其中一个故事的女二号?

  凌西泽忽然觉得有点胃疼。

  他早盯准了《Twelve》,并且耗费心思提前打点好,为的就是在司笙同意重回演艺圈后,想给他在《Twelve》谋一个合适的角色。

  当时听到司笙说要参演《Twelve》中《回转人生》的角色后,还悄悄松了口气,心想司笙竟然有眼光,对演艺生涯有规划……

  结果,好嘛……

  果然不能对她抱有任何期待。

  “你对《Twelve》了解多少?”凌西泽不抱希望地问。

  “钟裕说,一部电视剧,12个故事,12个导演。”司笙简单明了地讲完她所知道的,然后慢条斯理地分析,“能让钟裕合作的导演,在业界地位应该不低。其他故事的导演,应该不是新导演吧?”

  凌西泽:“……”

  就让头顶的馅饼砸死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