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性别错误的退婚流

作品:男卑女尊修仙界|作者:屠鸽者|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21 21:35:44|下载:男卑女尊修仙界TXT下载
  退婚流,是网络小说中的一种流派,由斗气化马发扬光大,但因为使用者过多而导致读者审美疲劳,如今已很少再见到了。

  方舟死也没想到,自己穿越后竟然也要成为退婚流的主角,经历一次经典的退婚。

  只不过,性别他妈的不对啊啊啊!

  “你要退婚?!我萧家做错了什么?”

  一声怒叱将方舟从沉思的状态中惊醒。

  眼前站立着一名高挑美丽的少女,穿着一身碧绿深衣,正用饱含怒火的眼神瞪着方舟。

  此时方舟正在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厅内,两侧或坐或站着许多人,神情各异,大部分都是女性。

  大厅中间正座上,坐着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同样用不善的眼神盯着方舟。

  而方舟背后站着数名穿着女性,以方舟为首,隐约形成一个集体,正在与中年美妇和绿衣少女对峙。

  这是一个很狗血的故事——上门退婚。

  是自己,一个钢铁直男,来退一个有身材有脸蛋的漂亮妹纸的婚。

  淦,我是GYA佬吗?

  还是穿越前被狗咬了一口变成单身狗,这个诅咒连穿越后都没有消失?

  在少女的怒叱下,方舟无言以对,周围窃窃私语,细微嗡嗡声就像苍蝇般不绝于耳。

  忽然,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月白深衣的美貌女子从方舟后面走上前来,扶着方舟的肩膀,温柔笑道:“交给师姐吧。”

  李如玉,璇玑宗弟子,这具身体现在的师姐,也是敢上门退婚的依靠。

  李如玉看向中年美妇和绿衣少女,收敛笑意:“没错,我方师弟今日就是来退婚的,他已入我璇玑宗门,不再是凡尘俗子,与你们萧家的婚约便做不得数,你们若是明事理,便痛快点将婚约取消,与我璇玑宗结个善缘。”

  虽然语气轻缓,但李如玉的姿态神情却是高高在上,顿时将绿衣少女气得不轻。

  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璇玑宗可真了不起呀,这样公然上门来退婚,将我坞城萧家的脸面置于何地?”

  “坞城萧家,呵。”

  李如玉发出一声轻藐的嗤笑,“你们萧家在坞城一带的确有些名气,但终究只是凡俗之流,有何底气在我璇玑宗面前谈脸面?”

  绿衣少女双眸一瞪:“你!!”

  “够了,颜儿。”

  中年美妇一开口,整个大厅立刻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李如玉毫无惧色的看着中年美妇,心中却暗暗警惕。

  背后站着宗门,李如玉并不担忧,但萧家毕竟有些手段,这位萧家家主萧湛更是坞城有数的强者,不可不防。

  萧湛却看向方舟,沉声道:“方舟,我萧家与你方家世代交好,你与颜儿的婚事,更是你祖母亲自与我萧家定下的,如今她过世还未三年,你们方家就敢违背长辈遗命,真是好大的胆子,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想退婚?”

  她说到后面,已经是声色俱厉,凤目含煞。

  不,我不想!

  这位被退婚的少女叫萧颜,从小资质极为出众,被誉为坞城百年一遇的天才,不过三年前不知因何缘故变成废柴,遭人嗤笑。

  看看,看看,大家都来看看,这特么快要晃瞎狗眼的主角待遇,我吃撑了得罪她?

  方舟很想这么说,但他才刚刚穿越过来,退婚这件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这次退婚的主导者是方家和璇玑宗,他根本没有发言权。

  其实他觉得方家和璇玑宗都是死脑筋,干嘛要退婚呢,现在就结婚,今晚入洞房,等他给萧颜注入灵魂,然后再去璇玑宗学艺,岂不美哉?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不然肯定会被当场打死的。

  一旁的李如玉忽然牵起方舟的手,柔声说道:“不用担心她的威胁,师弟,你是我璇玑宗的人了,没人可以伤害你,师姐我会保护你的。”

  被娇嫩的手握着,方舟心里下意识升起一点绮念,对上李如玉的双眼,却从她眼中似乎看到了浓浓的情欲。

  没错,就是情欲。

  一种想要把他剥光后连皮带骨吞下的赤裸裸的情欲。

  卧槽,这怕不是个痴女吧?!!

  方舟吃了一惊,心中的那点绮念顿时消失不见,他想要把手抽回来,却被李如玉紧紧握着。

  绿衣少女萧颜见到自己尚未过门的未婚夫,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另外一个女人手牵手“深情”对视,顿时气得双眼发绿,头发好像都变成跟衣服一样的颜色了。

  “不用再问他了,母亲大人。”

  萧颜带着怒火走到一旁,拿起毛笔刷刷刷写下一份书,然后走到方舟面前,一把甩了过来。

  方舟下意识接住,只见书上写着一个大大的休字。

  萧颜指着方舟,怒声道:“我萧颜将你方舟休掉,从此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夫,你我之间再无任何瓜葛,但今日你羞辱我萧家的仇,我萧颜记下来,三年后,我会亲自上璇玑宗向你讨教!”

  哦豁完蛋,还是跟主角结仇了,而且还触发了约架情节。

  方舟感到心累,不过也不是很担心,大不了将来直接认输,躺平了任你坐上来动。

  萧颜一番话赢得了满堂喝彩,萧湛也是满脸赞许。

  方舟这边反倒像是被打脸的反派角色一样。

  痴女师姐凑近方舟的耳边,低声问道:“师弟,要不要师姐替你出手教训一番?”

  她知道男人若是被妻子休出家门,再嫁是非常困难的,这对男人来说也是一种羞辱。

  方舟却摇摇头,还是免了,现在得罪越深,将来要付出的精力就越多,他怕被榨干。

  李如玉便朝萧湛拱了拱手,淡淡笑道:“萧家主,后会有期,方家如今担任我璇玑宗采购一事,还望萧家帮衬一二。”

  这句话既是宣布方家已经被璇玑宗罩了,同时也是对萧家的警告。

  萧湛脸色铁青,猛地一拍茶案:“送客!”

  方舟心里忽然很不对劲,好像缺少了点什么,让他像强迫症看到不对称的东西一样难受。

  众人正要离开萧家时,萧颜突然开口道:“方舟,如今你是攀上高枝了,但别以为自己就变成凤凰,奉劝你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女穷。”

  对对对,就是这个,我说怎么好像缺了什么,原来是缺了这句名言。

  方舟心里舒坦了,笑着跟萧颜挥手告别,好像他不是来退婚,而是吃完午饭过来串门一样。

  萧颜微微一怔,不知道脑补了什么,脸蛋开始走形:“欺人太甚!”

  ……

  离开萧家来到外面,李如玉将方舟送上马车。

  在上马车之前,她好像伸手摸了一下方舟的屁股,又好像没有。

  方舟浑身一僵,扭头看去,只见李如玉笑意盈盈:“怎么了,师弟?”

  方舟遥遥头,错觉吧?

  等他上了马车,李如玉才把手放在琼鼻前,深深一闻,满脸陶醉。

  “处男幽香,更胜美酒啊!”

  马车上的方舟隐约听到李如玉的自言自语,整个人顿时裂开了。

  李如玉和几个背着长剑的女子骑着高头大马,而方舟则是坐马车。

  马车粉红粉红,香喷喷的,是原身的专属座驾,充满少女心,不对,是少男心。

  车厢内有两个瘦弱的少年正在等候,见到方舟上车,立刻娇声道:“公子,您回来啦。”

  方舟顿时头皮发麻,虽然这两个男孩清秀粉嫩,但一股娇弱的娘炮味还是激起了方舟生理上的强烈不适。

  这两个少年是方舟的贴身男侍,发辫梳成圆环状,穿着裙装一样的衣服,脸上都打了些许粉末。

  两个男侍要服侍方舟整理妆容,却被他喝止。

  强忍着没有露出恶心的表情,方舟洗了把脸,自顾自的躺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