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92章 吾乃山神

作品:江湖有一剑|作者:老贺爱品茶|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4-06 17:25:05|下载:江湖有一剑TXT下载
  张少阳知道林逸轩也曾是高静姝的追求者,而且是用尽了各种手段,在高静姝面前可谓是极尽讨好。

  然而高静姝对他们这种混子从来都不放在眼里,对张少阳是这样,对林逸轩同样是这样,因此林逸轩追求了一段时间后,最终悻悻的也不了了之了。

  ‘十二少’中,张少阳原本除了和曹云生关系很好外,与林逸轩也还不差,但因为一件事情让张少阳对他颇有些芥蒂。

  正月十五高静姝游江赏月之时,林逸轩的船其实最靠近高静姝,当江面上突然翻起大浪的时候,林逸轩原本可以将高静姝救下,谁知他吓得连忙让人把船往江边靠去,最终高静姝落水,若不是他拼了命的去把高静姝救起,高静姝的下场可想而知!

  正因为此,张少阳还当着林逸轩的面讥讽了他几次,只不过这家伙脸皮极厚,丝毫不当回事。

  除此之外林逸轩作为江陵刺史林冶唯一的儿子,免不得就喜欢做盛气凌人的事,‘十二少’中除了他和曹云生之外,其余人都对林逸轩唯唯诺诺,当然林逸轩也不敢将他和曹云生踩在脚底,毕竟张家与知州府的关系不错,而曹云生又与张少阳是死党,一来二去,林逸轩反而对他们二人表现得相当友好。

  直到此时,张少阳才知道,这个林逸轩是真的坏到了骨子里,曾经喜欢过的女人,竟然主动献策让别人去凌辱,这可真不是一般小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张少阳脸色阴冷到了极点,莫名的对眼前两人竟是下了杀心,而随着他戾气渐重,背上的鸿鹄剑也散发出一缕诡异的黑气。

  这让张少阳吓了一跳,师父曾说鸿鹄剑是气运之剑,是正是邪都在使用之人一念间,难道刚才自己的杀心被鸿鹄剑感知到?

  他没敢再生出杀人的心思,但眼前这两人他绝对不能轻饶!看着两人偷偷摸摸的模样,张少阳也不知不觉跟了上去。

  远处高静姝与贴身丫鬟翠儿,还有另一位高家的丫鬟一起,正往知州府而去,今天高静姝心情不错,难得出来逛了逛集市,就为挑选两盒胭脂,高静姝一直是琼脂斋的常客,挑选的胭脂一般也是琼脂斋最贵最上等的,自然好物配好人儿,也只有高静姝这样的姿色才能衬出胭脂的不俗。

  再过一条街道就到知州府,高静姝想着时候尚早,难得出来一趟,便再挑选些东西回去,随意打量了一下周围集市,恰好看到一家绣坊门口摆着各样颜色的针线。

  高静姝停了下来,嘴角含笑道:“快要过年了,趁着这几日空闲,不妨给家里绣上一幅山河万福图。”

  “好啊好啊,好久没看到小姐刺绣了,小姐的手艺翠儿学了这么多年就是学不来。”

  “你呀,就是不认真学,这些东西哪有那么难,细心一点就会了。”

  翠儿一听,委屈嘟着嘴道:“小姐,这你可就冤枉我了,哪次翠儿不是认真写的,可是我这手就是比不上小姐的手,你说气人不气人!”

  高静姝掩嘴轻笑:“好啦,回去再教你不就是了,这次把你教会。”

  翠儿高兴的连连点头,高静姝撩了撩眼前秀发,对身旁两个丫鬟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吧,我去铺子里看看。”

  “是,小姐。”两丫鬟回道。

  高静姝径直去了绣坊,两个丫鬟看着高静姝走了进去,才放心的聚在一起,不由得闲聊了几句,无非就是自家小姐各样的好,同为女子,更多的则是满心的艳羡。

  大约过了半刻时间,远处集市上突然起了一阵骚动,两丫鬟一时好奇,便伸着脑袋去瞧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便在这时,高静姝挑选好了两幅刺绣,付完账正走出绣坊,只是刚刚走出几步,她突然感觉到一只大手猛地捂住嘴鼻,而后便被一股大力猛地提了起来。

  高静姝只觉眼前一黑难以呼吸,远远看着两个丫鬟还在张望着别处,高静姝心下一寒,很快便晕了过去。

  江陵城外一处破败木屋,两个男人聚在一起,正目光火热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他娘的,这妮子还真是美啊,老子还从没看到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刘汉呲溜了一口口水,色眯眯的眼睛则一直盯着高静姝上下起伏的胸脯。

  “那是自然了,她是我林逸轩见过的最美的女子。”

  林逸轩哭丧着脸,到了如今,高静姝这样躺在眼前的时候,他多少有些后悔,但和自己日后的前途比起来,他只能咬着牙忍了,毕竟只要能到京城去做官,女人以后不多的是?

  “事到如今,老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等到高静姝成了我的人,我不信高成远还能沉住气。”刘汉狞笑道。

  “刘兄,事成之后,你可别忘了兄弟,到时候在令尊面前多说我几句好话,给我弄个小官当当。”

  刘汉想都没想便点头道:“那是肯定的,行了,你去外面给我守着,我要好好享用一番!”

  刘汉此刻满眼都是色欲,恨不得立刻就将眼前的美人儿按在身下蹂躏一番,可有个人在跟前终归尽不了兴,于是便想着将林逸轩打发出去,林逸轩自然眼不见心不烦,很快出了屋子。

  想着等会儿屋中会出现的糜乱春色,林逸轩咬了咬牙,没在房前多待,气冲冲的往远处走了一段,坐在一块石头上兀自生着闷气。

  “一个女人算什么,哼,既然得不到,老子就让你痛不欲生,以往你不是很清高吗,今日之后,不也是一个婊子!呸!”

  林逸轩狠狠在地上啐了一口,表情也不由得变得狰狞起来,他看向远处的江陵城,逐渐的又生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只是他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一个人影正缓缓靠近,手上一柄长剑反射这森寒的光芒,而那林逸轩,只感觉到脖子上突然一凉,他没在意的用手一拨,整个人瞬间一抖,双眼大睁,缓缓看向那截架在脖子上的冰冷剑刃。

  “谁?”

  “老子活了一把大年纪,第一次遇到你这么恶的恶人,小子啊,你可真是畜生不如啊!”

  身后传出一个浑厚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小,再一听这语气,显然是听到了自己刚刚那番话,林逸轩心中惊慌之际,身体也被吓得不断颤抖,颤声道:“好汉...饶命,别杀我!” “不杀你,让你活在这世上去祸害别人?”

  “不...不敢,再也不敢了,好汉饶命!”

  “呵呵呵,也好,杀了你污了老子的剑,就让你留在这山野之中,给那些野狼野狗做食算了。”

  “啊...不要!”林逸轩惊叫一声,使劲一把拨开脖子上的剑,根本没敢去看身后人的长相,而是屁滚尿流的往远处逃去,只是才刚刚迈出两步,被剑脊狠狠敲在脑袋上,他只觉‘嗡’的一声,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远处木屋之中,已经褪去大半衣物的刘汉,被这一声突兀的惊叫吓住了,偏偏又在此时,地上的高静姝又悠悠醒转过来,刘汉咬了咬牙,冲着外面大骂了一句:“鬼叫什么,老子很快就解决了。”

  说完刘汉迫不及待的一把抓住高静姝的衣襟,便打算去脱掉她身上衣服。

  高静姝被摇晃得睁开眼睛,入眼便看到一张猥琐的面庞凑到跟前,她惊叫一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刘汉推开,紧紧护住身前的衣服,面色惨白的大叫道:“你...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刘汉没料到这看似柔弱的女子,力气竟是这般大,从地上翻身爬起,他舔了舔嘴唇,狞笑道:“高小姐,这么快就忘记我是谁了?”

  “刘汉!”高静姝瞬间慌了,看着刘汉衣不蔽体的模样,再不经世事也明白他要做什么,她慌张的朝四周看了一眼,顿时间心中狠狠一沉。

  “翠儿,救命,翠儿!”高静姝冲着木屋外面大喊了两声,但没有任何回应。

  刘汉再次逼近,邪笑道:“这里是荒郊野岭,你叫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见,今天老子吃定你了。”

  “不要,你不可以这样做,我爹是知州,他要是知道了不会让你好过的。”

  “知州?知州算个什么东西,我爹是刑部尚书,天子身边做事,你爹敢奈我何?”

  高静姝脑海中飞快想了无数种法子,但此刻都行不通,一时间她近乎崩溃,眼角泪水止不住往下淌落,最终只能近乎哀求的道:“不要,不要过来!”

  眼见刘汉越来越近,高静姝心灰意冷,就在她已然做好宁死也不能污了身子的打算之时,刘汉也伸出手想去抓住高静姝的衣襟。

  “咻!”

  突然间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起,刘汉只恍惚间看到手掌上暴起一抹血雾,而后才是一阵钻心的痛楚,他惨叫一声,手掌上鲜血喷出,连地上的高静姝都未能幸免,满脸都沾染上了血污。

  “啊~~~”

  高静姝整个人都吓傻了,身子瑟瑟发抖的蜷在角落,而刘汉则捂住自己的手掌,在手背上,一片叶子像刀刃一般将手掌穿透,这让他莫名的响起了上次在高家的时候,那片割伤他脸的树叶,心底就不由得腾起一抹恐惧。

  “谁,谁要害我,给我滚出来!”

  门外响起了惊雷一般的声音:“吾乃此处山神,尔等休得做此等龌龊之事。”

  山神?刘汉双眼圆瞪,差点一口气没回上来,乖乖,这是碰到神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