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4章 纸人

作品:超品命师|作者:九灯和善|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4-10 19:11:02|下载:超品命师TXT下载
  关于渺月宫,苏晨在阴间的时候听几位老头说起过,渺月宫也是一个传承古老的宗派,这个宗派的特点就是清一色都是女弟子。

  渺月宗的创派先祖是一位女子,这女子是一位修炼者,但喜欢上的情郎爱上了其他女生,这位修炼者一气之下远走了南疆,修习了南疆蛊术,后来创建了渺月宫。

  这是外界流传的版本,但在田老头的口中,渺月宫的那位开派祖先是看上一个俊俏男子,结果这俊俏男子心有所属,渺月宫的这位开派祖先不甘心,听说南疆有情人蛊,于是便前往南疆想要寻求情人蛊,好让那俊俏男子专情于她。

  可惜的是这位开派祖先在南疆的时候遇到了麻烦,等到脱身返回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而她所中意的那位俊俏男子已经是离世了。

  苏晨当时好奇询问田老头对人家的事情怎么这么的清楚,田老头则是猥琐的笑了笑,答了一句:“当时山河门的一位家伙喜欢这女人,可这女人压根不理他,结果这家伙还死皮赖脸的不愿意放弃,我就从中插了一手……”

  田老头虽然没有明说横插了一手是什么,但苏晨大概可以猜测的出来,这横插一手肯定不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以田老头那么猥琐的笑容和做事风格,渺月宫祖师在南疆遇到的麻烦,很有可能就是出自田老头的手。

  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渺月宫和山河门的关系很好,徐德元去寻求渺月宫的人帮忙解决陈捷身上中的蛊,苏晨可以理解。

  但那苏晨有些诧异的是,陈捷竟然会被渺月宫的当代掌教也就是宫主给收为弟子,这渺月宫的宫主在玄学界的身份地位其实并不比天师府的张天师差,只不过天师府在世俗界都很有威名,而渺月宫则是比较低调,至少不是玄学界的人是不知道渺月宫的存在的。

  “我去不了渺月宫,但我查过当初进入祖屋的那位叫陈捷的女生的信息,那女生在祖屋之后便是失踪了。”

  刘善喜目光看向苏晨,说到这里就等于是向苏晨摊牌了,他来就是询问陈捷的消息的。

  一个普通女生,在进入祖屋之后神秘失踪,再出现竟然成为了玄学界一流势力渺月宫的宫主弟子,显然在祖屋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

  他要的是知道祖屋里的一切。

  “陈捷为什么会成为飘渺宫的弟子我也不清楚,当时在祖屋的时候我们确实是遭遇到了麻烦,最后祖屋里的一位前辈出手解决了麻烦,这位前辈和渺月宫的关系不浅,他把陈捷给带走了。”

  苏晨算是把大概情况告诉给了刘善喜,至于一些细节自然不会告知,而他的这个回答,刘善喜显然也不会满意。

  “苏兄弟,你觉得这个回答我会满意吗,我这一次来就是想要知道一切,希望苏兄弟可以满足我这要求,毕竟这关系我的生命安危,面对生命威胁,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刘善喜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是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了,然而苏晨听到刘善喜这话的时候,面色却是一沉,当初知道真相的除了自己还有木华。

  刘善喜既然能够找到自己,自然也可以找到木华,但他却选择了来找自己,并且对自己说出这么一番威胁的话,这是觉得自己比木华好对付。

  苏晨明白刘善喜的想法,木华到底岁数摆在那里,修炼了这么多年,当初刘善喜又在他手上吃了大亏,所以刘善喜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刘道友这话我就听不懂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如果刘道友不相信的话,自然可以去找木道友进行验证,莫不是刘道友看我年轻好欺负?”

  “苏兄弟,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我是不会离去的,我也活了大半辈子了,但苏兄弟你还年轻,没有必要和我这半百之人计较。”

  刘善喜感受到苏晨语气中的强硬,眼睛也是微微眯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没等苏晨回答,二楼处突然有着一道白光闪过,这白光直冲刘善喜而去。

  “吱!”

  等到白光从刘善喜的脸庞划过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刘善喜摸着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爪印,再看到地上的大白,怒不可止,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只大老鼠给伤到。

  大老鼠不害怕刘善喜的眼神,甚至脸上还露出挑衅之色,苏晨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即也是反应过来。

  大白这家伙会突然出手,估计也是为了替香香出气吧,看香香看到刘善喜的害怕模样,当初在瓦西坝的时候应该是被刘善喜惩罚过。

  “苏道友,看来你觉得我这一村野山夫不值得你放在心上。”

  刘善喜目光转移到苏晨身上,对于这只大白鼠的偷袭,他自然认为是得到了苏晨的授意和指使,至于这大白鼠为什么体型会这么大,动作这么迅速他却是没有在意。

  玄学界修炼界养一些特殊物种是很正常的事情,就拿他自己来说,曾经也养过一只鹰,每天喂食一些特殊的食物,这鹰体型比同类要大出一倍。

  对于刘善喜的误会苏晨也不解释,刘善喜的威胁话语让他动了杀机,刘善喜现在已经是走到了穷途末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自己不惧怕,但就怕刘善喜向自己身边人下手。

  自己有家人有亲朋好友,而且都是普通人,如果刘善喜要算计的话,那是极其简单的事情。

  “天灵灵,地灵灵,草木孕万灵,万灵变纸灵,开!”

  刘善喜口中念诀,右手袖袍一甩,几张白纸便是从他的袖袍里飞出去,这些白纸在飞到空中的时候展开,化作个四个纸人。

  四个纸人列阵在刘善喜的跟前,刘善喜看着苏晨,最后一次说道:“苏道友,我只想知道真相,并不想真的和你为敌,你不要逼我?”

  “没有谁逼你,只是你觉得我是软柿子好欺负罢了,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看着这四个纸人,苏晨脸上闪过冷笑,没看到纸人前,他还会相信刘善喜是真的无奈走到这一步,但看到这四个纸人后他确信,刘善喜来之前就存了动武的心思。

  这可不是一般的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