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章 王氏棺材铺

作品:超品命师|作者:九灯和善|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3 20:50:36|下载:超品命师TXT下载
  “小伙子,一千二一个月,还包物业费,这已经是很公道的价格了,不算储存室,你这已经是两室一厅一卫的格局了,本市哪里有这么便宜的房子啊。”

  “真不骗你,就你门对面那一户,也是从我这里租的,三个女大学生合租的,是附近航空大学的学生,都给的是一千五一个月。”

  听着中介女子的话,苏晨有些无语,这位嘴还真是会说,这是故意拿美色来诱惑自己啊。

  航空大学的学生,那不就是未来的空姐吗?还是三个?

  要换做其他男生,估计可能就屁颠屁颠的答应了,然后期待着未来某一天和对面女生来一个偶遇,发展一段情缘。

  但对于苏晨来说,是一点诱惑力都没有,老子都一个马上手脚无力的人了,你给我整三个美女又能怎么样?全自动吗?

  “这个一楼一到下雨天肯定是很潮湿的,人家卖房子的,一楼的价格都要比其他楼层低,租房也是一样的啊,再便宜一点。”

  “算了,看在你是学生的份上,我就给你个底价吧,一千一一个月,这是房东给我的最低交个,再低就没有了。”

  “一千一可以,但我只想押一付一。”

  苏晨心里也算了笔账,一千一的话应该还是有些贵的,这里正常价格就是八百到一千,但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走肯定是押一付三的,自己身上没有多钱,索性给中介一点利润,让她去和房东谈判。

  而听到苏晨的话,中介女子也如他所料,虽然说了几句有些为难,但还是走到门外拨打了房东的电话,没一会回来的时候,便是告诉苏望可以了。

  “小伙子,因为你是押一付一,房东不想那么麻烦,委托我们中介全权代理,所以只需要和我们中介签订合约就可以了,到时候钱转给我就行,另外按照规定,我这边要抽取你半个月的房租当服务费。”

  “没问题。”

  苏晨点了点头,总共付给了中介女子三千一百块之后,从中介女子让苏晨签了合同,留下两把钥匙后便是走人了。

  中介走了,苏晨也没有在这里待太久,去小区外面的五金店买了几把锁把门锁给换掉后,便是打车前往下一个地方。

  中至街!

  NC市LC区里的一条老街,这里是南昌最早的卖殡葬物品的街道,一进去便是可以看到许多的殡葬用品堆满了街道两边。

  “按照地图地址来看,就在前面了。”

  苏晨根据手机地图搜索到的位置,走进了街道,虽然同样是卖商品,但是这条街道的两边商铺却是没有任何人揽客。

  殡葬用品,那是给死人用的,不管是刚家里遇到丧事,还是祭拜先人,来买东西的人心情总不会太好的,表现的太热情,只会引人反感。

  苏晨一路前行,等快走到街尾的时候,目光却被前方给吸引住了。

  在他前面十米处,有一群人围在一家店铺面前,而从店铺里面则是传来了质问声。

  “这事情你们店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无良奸商,连死人都敢坑,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等到苏望走到这家商铺门口的时候,发现正是自己要找的棺材铺,当下也就站在人群外朝着里面看去。

  和其他卖殡葬品的商铺不同,这家是棺材铺,所以店面很宽也很深,有点相似古代弄堂的大厅,而此刻在那大厅处,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正被七八个人给围着,双方正在争执。

  “你们不要乱说,我们家这棺材铺已经是开了三十多年了,口碑街坊邻居都知道的,每一口棺材都是实打实的用料,从来不会偷工减料,当初你们抬走的时候也是检查过的。”

  “对,就是因为你们家口碑不错,所以我们就相信了你,当时抬走棺材的时候根本就没怎么检查,才让你给钻了个这么大的空子。”

  “血口喷人,我看你们是想讹诈!”

  “我曹,你他吗的再说一遍,我老爹死了,为了一口棺材讹诈你,我今天非得揍你一顿。”

  棺材铺的青年男子也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些不对,一时口快引起了对方的怒火,围观的人连忙上前给拦住死者家属,而苏晨则是趁着这机会朝身边人问道:“这位大叔,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家人家里死了老人,来王氏棺材铺买了口棺材,结果棺材运回家收敛好老人抬去下葬的路上出现了意外,棺材底部断裂了,整个棺材断成了两截。”

  面对苏晨的询问,这位围观的男子也不隐瞒,继续说道:“其实,如果不是对方家里死了人,而且下葬的还是长辈,我们都要怀疑对方是来讹诈的,王氏棺材铺在这里开了三十多年了,口碑是非常好的,打的棺材用料都很足,从来没有出现过偷工减料的事情。”

  听完身边人的介绍,苏晨目光看向了前方,目光先是在那死者家属们脸上打量了片刻,半响后,眼中有着一缕明悟之色闪过。

  “总之,今天这事情不给个说法,我就把你这棺材铺给砸了。”

  “你们敢,敢砸我就跟你们拼命!”

  王惠忠一脸怒色,这棺材铺是他爷爷传下来的,现在是他父亲在经营着,只是他最近有活忙没空看店,所以才临时交给他来看管,要是棺材铺被砸了,他怎么跟父亲交代。

  “其实到底是不是以次充好,偷工减料我觉得还是有办法确认出来的。”

  眼看着双方冲突就要升级,人群中传出了苏晨的声音,而苏晨的话也是让得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他,堵在门口的人更是下意识的给他让开了位置,让他走了进去。

  “你是谁?”

  林海用质疑的目光打量着苏晨,王惠忠同样也是一样的眼神,苏晨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开口说道:“我只是一个路过的陌生人,你们争吵的原因我刚也听明白了,你们这边觉得老板卖的棺材偷工减料,而老板觉得你们是讹诈他,对吧。”

  “没错。”林海点了点头。

  “所以呢,这事情的关键就是那棺材到底是不是偷工减料。”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关键是现在这黑心商家不认。”

  林海对苏晨的话一脸的不满,而王惠忠听到林海的话立刻反驳道:“我们家棺材从来不会偷工减料,我凭什么要认?”

  “不偷工减料,棺材怎么会断裂?”

  “那是你们自己的问题。”

  ……

  听着两人又争吵起来,苏晨有些无奈,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你们也别吵了,是不是棺材问题,我有办法证明,而且保证让你们双方都信服。”

  苏晨这话一说出口,王惠忠和林海没再争吵了,全都用狐疑的目光看向他,现场围观的人也都一样,因为他们疑惑,眼前这年轻人要怎么得出结论?

  正常棺材断裂了,但木材还在,依然可以从木材中看出是不是偷工减料,但这一次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为是在上山路上断裂的,当时林家众人顾着保护尸体,不少棺材板直接是顺着滑落了,好多都找不到了。

  “没有棺材板我们同样是可以有结论的,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询问几个问题,你们要如实回答我。”

  林海和王惠忠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怀疑眼前这年轻人会不会是对方找来的人,不过想到现场有这么多人在,也不怕对方把黑的说成白的,当下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哥贵姓?”苏晨目光先看向林海。

  “林海。”

  “林大哥,冒昧问一下,走的是你的什么亲属,多大年纪,什么原因走的?”

  “走的是我父亲,今年86了,生病老去的。”林海有些不爽苏晨的追问,但最终还是如实回答了。

  “哦,那是寿终啊,不知道林大哥有几兄弟姐妹?”

  “我爸生了我们五兄弟姐妹,我是老二。”

  随着林海的介绍,苏望注意到,现场除了两三位年轻人之外,林海这边还有三位中年妇女,想来是林海的三位妹妹,这么看来,临海五兄弟姐妹,就一位没有到场了。

  “林大哥,你家老大没有来吧?”

  “关你什么事情,我们家老大没来也一样。”

  林海听到苏晨的询问,脸上先是闪过警惕的目光,苏晨笑笑,没有在意林海的态度,看了眼围观的人群后,走到了林海跟前,在对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随着苏望这一句话说完,林海的表情瞬间变了,看向苏晨的目光带着震撼和惊慌,随后目光又看了看自己的几位妹妹,将几个妹妹给拉到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这一幕让得围观的人好奇,不知道刚这年轻人说了什么,怎么感觉这家来闹事的人态度都变了。

  “老板,事情总是要解决的,这里人多眼杂,不如先关门吧。”

  在林海和几位妹妹说悄悄话的时候,苏晨又朝着王惠忠开口了,王惠忠犹豫了那么一下,不关门还有这么多街坊邻居帮忙,要是关了门,对方闹事,自己一个人铁定吃亏啊。

  “放心吧,他们不会闹事的,他们现在比你更害怕被人围观。”

  听到苏晨这话,王惠忠表情半信半疑,但想了下后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因为他确实是看到那家人脸上没有了先前的嚣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