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章 聚阴棺

作品:超品命师|作者:九灯和善|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3 20:54:29|下载:超品命师TXT下载
  “苏兄弟,我这是棺材铺,能够帮到你什么忙啊,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

  听到苏晨的话,王惠忠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回答着,原本他想说一句“难不成你也要买棺材”,但随即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妥,便没有说出口。

  苏望微微一笑,说道:“我上棺材铺来,自然是要买棺材。”

  “买棺材?苏兄弟家里有人离去了?”

  “不是,我这棺材和普通棺材不一样,要求有些特殊,你先看看能不能打造吧。”

  苏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图纸递给了王惠忠,王惠忠有些疑惑,这棺材不都大同小异嘛,最多就是尺寸上面有些差别,能有什么不一样?

  “你……你这是工艺品吧。”

  不过当王惠忠看完图纸之后,表情就完全变了,看着那图纸上精致的棺材图案,简直就和那些古典家具一样,这种棺材,确定是给死人用的吗?

  现在不像古代,古代还有达官贵人建造豪华陵墓,棺材可以打造的豪华店,现在的坟墓都是挖个坑棺材放下去直接填土埋了,搞得花里花俏的根本没用。

  “嗯,我最近在研究古代陵墓,这棺材图纸是古代一位达官贵人的棺材设计图,我打算仿造这么一副出来,用来研究。”苏晨找了个理由解释道。

  “哦对,先前你说你是大学生,是历史系的吧,你这研究的还挺偏门的,这样……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把这图纸发给他看看,这棺材铺主要是我爸在打理,这段时间我爸接了个活有些忙,我才帮忙看店。”

  王惠忠拿起手机拍了几张图纸的照片,而后打开微信发给了他爸,同时还拨打了个电话给他爸,以免他爸没有第一时间查看微信。

  “我爸现在估计在看了,能不能打造,一会就会回复了,先坐吧。”

  王惠忠给苏晨搬了一张椅子,不过刚等他把椅子给放下,手机便是传来了铃声,看了眼来电号码,王惠忠朝着苏晨笑着说道:“我爸的来电。”

  “喂,爸,怎么样,这棺材可以……啊……什么……好好,我知道了……嗯,放心吧,我会的。”

  挂掉电话之后,王惠忠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看向苏晨的眼神也是透露着古怪,犹豫了那么几秒后才说道:“苏兄弟,我爸说要见见你,想让你去我们家那边一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听到王惠忠的话,苏晨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半响后点头答道:“可以。”

  “那行,我现在就带你过去,离着也不是很远,你等我把店门给关掉,咱们从后门走。”

  花了几分钟时间,把门给关掉后,王惠忠带着苏晨从后门走出街道,穿过几条街道,最后出现在了LC区的一条街道内。

  “到了,我爸就在这里。”

  “这不是你家吧?”看着明显不像住宅,反倒有点跟宗祠类似的房子,苏晨皱眉问道。

  “嗯,这里以前是我们村的宗祠,后来宗祠换地方了,这里就被我爸给包下来了,这打造棺材需要宽敞的地方,而且在家里打造对于街坊邻居的影响也不好。”

  王惠忠解释了几句,不过他的心里也是有些纳闷,自己父亲要见苏兄弟,完全可以在家里见啊,没必要还要绕个弯来到这里,不过这是自己老爸在电话里千叮嘱万交代的,他也只能是照办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进去吧。”

  看了眼贴在房门正上方的一张符箓,还有门口两侧的两个石敢当,苏晨嘴角微微上扬,他大概猜到王惠忠的父亲为什么会约自己在这里见面了。

  “爸,我们来了。”

  门是开着的,王惠忠踏入门槛之后便是喊了起来,而苏晨紧随其后,目光也是第一时间打量起来里面的一切。

  整个房屋的面积大概在两百来个平方左右,两面墙上靠着一些棺材木板,靠右边墙角下则是摆着许多木材,而最正前方的上面有一个香台,上面供奉的是一把斧头和一把尺子。

  香台下,站着一位中年男子刚好上完香,将香给插在香炉上,转身回头,目光在第一时间落在了苏晨的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苏晨朝着对方微微一笑,这位,就是王惠忠的父亲了。

  王明城目光打量着苏晨,仿佛要将苏晨给看透,足足看了十秒才移开视线,而后转头看了眼后方摆在香案上的斧头和木尺。

  “爸,这位就是苏兄弟了,苏兄弟,这是我爸,打了一辈子的棺材,我爸打造棺材的手艺是我们这十里八乡最出名的。”

  “惠忠啊,你先回家吧,你妈刚打电话过来,有点事情要你过去帮忙。”

  “哦,那我先回去。”

  听到自己母亲有事情找自己,王惠忠也没耽搁,转身便是离开了,说实话,对于这地方他也不想多呆,因为太阴气沉沉了。

  “苏兄弟,你这棺材的图纸不一般,不知道苏兄弟是从哪里得到的图纸?”见到自己儿子离去,王明诚这才朝着苏晨开口询问起来。

  对于王明诚的询问,苏晨一点也不觉得意外,答道:“在某本古籍上看到的,打算研究一下。”

  “研究?苏兄弟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不夸张的说,整个市可以打造这棺材的只有我这一家,如果苏兄弟不愿意说实话的话,那这单生意我是不会接的。”

  “王老板这话说的,难不成我这棺材还有什么问题?”苏晨反问道。

  王明诚深深看了苏晨几眼,半响后才回答:“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这棺材的作用,我就且当你不知道,这种棺材名为聚阴棺,用这种棺材给死者安葬,非但不能让死者安息,反而是会让死者死不安宁。”

  听到王明诚说到聚阴棺,苏晨眼瞳收缩了一下,但随即恢复如常,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人死后下葬,本来就自带阴气,而尸体在聚阴棺中,阴气凝聚不散,最终的结果就是尸体吸收过多阴气导致尸变,最后变成一具僵尸脱棺而出,为祸一方。”

  “从惠忠口中我知道你懂得一点阴阳玄说,我就不信你不知道聚阴棺,要不是祖师爷没什么反应,我早就把你给赶出去了,所以你就别给我装了,弄这聚阴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感受到王明诚坚决的态度,苏晨心里一叹,知道自己随便找的借口对方是不可能相信的,但聚阴棺对他来说很重要,必须要弄到手。

  “好吧,既然王老板这么坦诚,那我也就不隐瞒了,王老板你只说了聚阴棺的坏处,却是忘记了一点,那就是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与坏,每个事物的存在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聚阴棺聚集阴气会引起尸变,但同样也可以用来阴阳调和,有些地方阳气过盛,而有聚阴棺在,刚好可以抵消掉过盛的阳气,达到一个平衡。”

  王明诚听到苏晨的回答,脸上有着诧异之色,追问道:“你是位地师?”

  地师,也就是所谓的风水师的另外一种称呼,外行的人称风水师,懂行的则是称之为地师。

  王明诚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他也和不少地师打过交道,毕竟大家都属于殡葬服务一条龙产业链中的,有时候互相推荐照顾生意也很正常。

  他曾经就听一位地师说过,现在宝地是越来越少了,毕竟几千年的历史文化下来,好的地方都被占据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呢,大多都有所瑕疵,需要靠后期人为的去调和。

  比如有的宝地,前水后山,无论是朝向还是山向都是极好,可因为地貌原因,在方位中恰恰是处于乾位,阳气太盛就不利于死者长眠,这个时候就需要地师去想办法调解。

  “祖上是堪舆出身。”苏晨淡淡答道。

  “如果你是地师,打造聚阴棺是为了阴阳调和,那这单我可以接,但你怎么证明?”

  面对着王明诚的质问,苏晨淡淡一笑,反问道:“王老板,行有行规,这点规矩王老板难道都不知道?”

  “哈哈,我刚只是试探你一下,现在我相信你是一位地师了。”

  被苏晨反问不懂规矩,王明诚不但不生气反而露出了高兴的笑容,他刚刚会这么问确实是在试探苏晨是不是真的是一位地师。

  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地师这一行也是一样,每一位地师在给雇主寻找阴宅宝地的时候,除了雇主之外,不得向其他任何人透露宝地所在。

  所以王明诚刚刚问苏晨怎么证明,如果苏晨真的说出了阴宅所在地和地势情况,他反而会怀疑苏晨是假的地师。

  当然,王明诚最终会答应下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从苏晨踏入门槛之后,香案所供奉的斧头和木尺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斧头和木尺,是他们王家世代传下来的,一直供奉着,一般邪魅阴灵都不敢靠近,甚至遇到那些心术不正身带邪气之人,同样也会有所感应。

  “小兄弟,这单我接了,现在我们来谈谈价格吧。”

  王明诚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精明起来,而看到这笑容,苏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