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5章保镖二队

作品:影后今年贵庚|作者:寒衣一|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13 08:59:31|下载:影后今年贵庚TXT下载
  《天涯》这部剧一拍就拍了半年,这期间,洛司录制的综艺节目也已经播放完了。

  综艺节目播放完后洛司又收获了一大波粉丝和灵力。

  这期间也会时不时的传出莫名自杀的人,不过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天涯》在拍完两个月后也上映了,收视率不是很火,但是也不差。

  而洛司也已经一年没有接剧本了,网上有人猜测洛司是不是被封杀了?又或者洛司退出了娱乐圈?

  各种猜测都有,当然,他们猜不到的是,洛司只是进行了一场封闭训练,带着那些刚刚入门的修仙者。

  没错,半年前,秦西南用了特殊的办法把步入修仙者的人聚集到了一起,然后说了一下现在他们的自身情况,如果他们留下来秦西南会负责他们的一切,但是以后就是秦西南的人了。

  如果他们要走,也不为难,不过“自杀”事件他们都有知道,这样一来,基本没有人愿意离开,不过,他们毕竟还有父母要照顾。

  于是明面上,他们加入的是秦西南的保镖公司,拿着秦西南给的工资,取名“保镖公司二队”。

  暗里确是一群不为人知的修仙者。

  当然,秦西南也已经和他们说过,未来他们肯定会和修炼血灵力的人斗上。

  值得一说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安白左北宁和肖一诚。

  用秦西南的话说:这是他们三个天赋好!

  “洛司姐,你看你的粉丝都在想你呢!说你要什么时候才会回归大众。”

  修炼也有休息时间,要不然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而休息时间里,所有人最喜欢的就是拿洛司在娱乐圈的事说事。

  “我最近接了一个剧本,特别有意思,可以要如他们愿了。”

  洛司坐在草地上,背靠大树,最近她是越来越不注意形象了,不过她发现这种不用拘束的感觉很好。

  “真的吗?我最近也接了一部剧,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同一部剧本?”

  肖一诚从对面走过来,他身上穿的是略带古风的白色长衫,穿在身上很是修身,和洛司身上穿的一样,这是保镖二队的“制服”。

  设计者是保镖二队里的人,他之前的工作是设计师。

  当然,现在他还会时不时的接单,这也是允许的,毕竟修炼说下来其实是一件极为无聊又需要坚持的事。

  所以有时候分散一下注意力,让大脑活跃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洛司拍了拍旁边的草地,示意肖一诚坐下来。

  肖一诚对这一幕没有说什么,就坐在了洛司刚刚拍的地方。

  “你也打算继续在娱乐圈发光发热了?”

  洛司歪着头问肖一诚。

  “我一直在娱乐圈发光发热的好吗?我可不像你们,我人消失的这半年,我之前拍的戏不是陆续上了屏幕了嘛!这就是虽然哥已经退出江湖,但是江湖上仍然有哥的传说。”

  肖一诚说完后对着自己比了一个大拇指。

  洛司看到后也给了他一个拇指:“厉害厉害!”

  “姐姐,他又打我!”

  这时,呆萌从远处跑过来。

  呆萌口中的他正是秦西南。

  自从洛司吃了第二颗丹药后,呆萌就迅速占据了洛司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呆萌自己认为的)。

  虽然他潜意识里依然惧怕秦西南,可是他即使惧怕,也能和秦西南斗上几斗,斗不过的话就告状。

  而此刻就是如此!

  “洛洛,你别信他的话,我刚刚练药呢!要不是他突然出现,说不定我做的丹药就成功了呢!。”

  秦西南走在呆萌后面,听到呆萌告状后连忙说道。

  洛司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有人拉着自己的衣袖,这才看到呆萌坐到她身边拉着她的衣袖:“姐姐,对不起!”

  洛司瞬间疑惑:“嗯?怎么了?”

  呆萌看着秦西南:“也许他说的是对的,不过是他叫我过去的,说要我拿一种药草给他!”

  秦西南眉头一跳,这小孩怎么这么喜欢告状,还换着花样告。

  洛司拉过呆萌的手,轻轻揉了一下:“没事的,这次不成,还有下一次呢!”

  秦西南他们所说的丹药正是洛司吃的丹药,现有的两颗丹药已经被她吃了,如果下一次她再次变小,要么找到内丹碎片,要么服下丹药。

  只是内丹碎片被封印,现在根本找不到它所在的地点。

  这样一来,炼制丹药似乎显然更容易一些。

  于是秦西南就这样踏上了炼制丹药的大道。

  丹药的药方是呆萌从空间戒指里找出来的,许多药草也是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也幸好有药方,要不然……

  不过即使这样,秦西南用了半年的时间,还是没能练出一颗没有问题的丹药,也许这也是在修仙大陆上那么多人想去炼丹,却没有天赋一般。

  秦西南别的天赋极佳,可是这炼制丹药就稍逊一筹了。

  洛司也曾经尝试过,不过现在灵力极少的她不过坚持不了多久,更不要提炼制了。

  晚上,洛司回到别墅,不一会,别墅里来了一个人。

  许久不见的陆在章。

  陆子章进来一眼就看到站在院子里浇花的洛司,大半年不见,洛司的变化有点大。

  这是陆子章再次看到洛司的感慨。

  还没有等陆子章说话,已经看到他的洛司就向他挥手,笑容满面,不是以前那种优雅中带着敷衍的笑容。

  虽然以前的笑容也很动人,但显然,现在这带着真心实意的笑容更打动陆子章。

  “你这半年被调教了啊!改变有点大啊!”

  陆子章慢步走到洛司身边。

  洛司抬着小花壶,壶嘴一直不离开下面的仙人球,看得出来,仙人球已经被浇了不少水了。

  “这个仙人球少浇点水,浇多了会死的。”

  陆子章阻止道。

  洛司听后又换了一种花浇水:“其实浇多浇少又有什么关系呢!还不是要靠它们自身的生长,你看看那些路边的野花野草就长得很好。”

  陆子章看了一眼洛司:“你怎么还突然感慨上了?”

  花壶里没有水了,洛司就顺手放回了原处:“随便说说!”

  陆子章指着不远处:“那边还没有浇呢!”

  洛司坐到椅子上:“刚刚不是说了浇多浇少没有关系。”

  陆子章:不是应该有始有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