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二章 一夜好眠

作品:我的掌中小世界|作者:琴梦语|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3-26 20:41:47|下载:我的掌中小世界TXT下载
  周扬看到程廷华斜躺在屋顶瓦片上,身上数处中弹,血涌而出,湿透了衣裳,也染红了身下的瓦片。

  一动不动,毫无生息。

  “下午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周扬一步跨到了程廷华身边蹲下,脸上忍不住几分悲戚。

  虽然才刚刚认识,但两人交谈甚欢,程廷华拳拳之心真诚无比。

  此时距离果儿院里相约,只是过去几个小时,赴约再见之时,见到的却是程廷华的尸体,这种感觉如何能不令人悲伤。

  甚至还感觉非常的荒诞、不真实!

  一代宗师,怎能死的如此潦草!

  “小兄弟。”

  周扬正心中悲切时候,却见到程廷华睁开了眼睛,心中顿时一喜:“前辈,你没死!”

  “一口气撑着而已。”

  程廷华摇摇头:“不过,小兄弟不必悲切,江湖儿女临到了了,要认命。”

  不知是否回光返照,程廷华此时竟然脸色红润,说话也很连贯:“在我的口袋里的,是我半生心血所著的拳谱,其余等等不过外物。

  拳谱尚未竟全功,此是一件憾事,不过其中要义总纲已然明晰。

  我将拳谱托付与你,希望你以后能学有所成!”

  周扬闻言,伸手从程廷华的宽大的袖袍之中,拿出了一本沾了血迹的黑皮拳谱。因为被鲜血浸染,封皮上面的字已经看不大清。

  “你练武的天赋很好,难得又有向武之心,日后可拿着这本拳谱,去寻我的好友孙禄堂,我与他相交亦师亦友,你可以随他学习······

  只是可惜呐,我程廷华习武成痴,却错生在这个时代······”

  话还未完,程廷华强提着的那一股劲渐渐散了,双眼中的神光也迅速散去,话音落下后,整个人就再无任何声息。

  “父亲!”

  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纵越上了屋顶。

  周扬抬头看去,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脸汉子,看上去和程廷华样貌有些相似,此时眼含热泪的看着已经没了气息的程廷华。

  “程师,去了。”

  一个穿着长袍,戴着眼镜的汉子爬上了屋顶,语气悲切:“今天晚上,程师一回来,便言说自己闯了祸,要收拾行李出城几天。

  但没过多久,就有一大队扛着枪的洋鬼子找了来。

  那些洋鬼子根本不是程师的对手,一碰面就被程师以游龙八卦掌近身放倒了数人,并一路打出了胡同。只是敌人人多势众,程师不敢拖延,才打算先离开这里。

  只是在纵越上房的时候,发辫不小心缠在了房瓦上,起纵不得。只能二次起纵,却已经耽误了时间,得了机会的洋鬼子纷纷朝着程师胡乱开枪,将程师击成重伤。

  后来,这位小兄弟来到,以雷霆手段,将这六十余名洋鬼子全部击杀······”

  说到这里,那眼镜汉子抬眼看向周扬,眼神之中的惊惧之色,却是如何也压不下去。

  那是六十多个端着枪的洋兵啊,就是天神下凡的义和团,坚枪厚甲的清兵,见了这些洋兵也得绕着走啊!

  这几月来,常听人说,这些洋兵如何了不得,各个如是神通广大的妖怪一样,十几个洋兵,就能压着上千的清兵打!

  如今这些百姓口中的妖兵,任谁见了,都得发怵。

  但就这么一个年轻人,就杀了六十多个洋兵,那胡同里面简直成了修罗场,红的白的黄的,血肉模糊,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头皮发麻,恐怖异常!

  “我与前辈一见如故,相约今晚在河伯厂胡同碰面,却未成想只是相隔两个时辰,再见面时却已是天人两隔。”

  周扬叹息一声。

  “程有龙,多谢兄弟拳拳之心,还有李先生告知家父之事。”

  程有龙此时已经稍稍收起了内心悲恸之情,朝着周扬和李先生抱拳道谢。

  李先生惭愧说道:“与程师比邻十载,多承程师之情,痛恨我无反抗之力,未能助程师脱困。现在最重要的是,将程师运出城外,胡同里这番激烈的战斗,动静太大,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大量的洋兵赶来。”

  “先生说的是。”

  时间不多,程有龙翻下房去,回到家里寻了一卷草席来,将程廷华匆匆裹起。

  这时候,程廷华胞弟程殿华也得到消息赶了来。

  周扬看着程殿华将卷起的草席绑在了程有龙的身上,站在屋顶上,长身而立,朝着准备和他们一起出城的李先生三人道:“你们且放心出城去吧,我在这里为你们殿后,为程前辈出殡的时候,勿忘告知我一声。”

  程有龙不放心道:“周先生还是与我等一道出城吧!”

  周杨摆摆手:“无妨,我自有脱身的方法。”

  见周扬坚持,神色也颇为从容,程有龙点头:“周先生保重!五日之后,卯时在朝阳门下等候先生。”

  时间不等人,三人不敢拖拉,和周扬抱拳告别以后,便匆匆离开了河伯厂胡同,朝着最近的崇文门而去。

  周扬长身而立,站在琉璃瓦片之上,硕大的银月悬挂在他的身后。

  他目送着三个人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下的阴影之中。

  然后,周扬坐在琉璃瓦上,解开鞋带,脱下了鞋底粘了血迹的靴子。

  激烈的战斗之后,难得此时宁静,且享受夏夜的风如一双温柔手抚过身体。

  陌生世界的家国大义,爱恨情仇,很难在周扬的心中留下涟漪。

  但经历了激烈的战斗以后,又送走了一位刚交的朋友,周扬心中难免有些惆怅。

  翘着二郎腿,脑袋垫着胳膊,躺在琉璃瓦上,望着天上那一轮明月。

  下面的胡同里如一处修罗场,

  屋顶上的人,

  却被月光拢了一层纱。

  “嗡~”

  “啪!”

  兴许是蚊子打扰了周扬的思绪。

  身影突兀的消失在了月光下的屋顶上。

  “宽敞太多了,待在里面也不用再蜷缩身子。”

  在随身空间之中,周扬站直了身子。

  将手中的P9O冲锋枪斜靠在了墙角,摘下头盔,脱下身上沉重的防弹衣。

  八个立方的空间,挑高两米,便有四个平方的生存空间。在这里面,还是显得压抑,但是比之以前缩胳膊蜷腿的样子,还是舒服了太多!

  周扬将空间开了一条两厘米宽,十几厘米长的缝隙,用来通风换气和观察外界的动静。

  然后,将准备好的褥子在空间之中铺开,又将准备好的乳胶枕放好。

  脱掉身上的衣裳,做了几个拉伸动作后,拿起暖壶到了泡了一杯红茶,便坐在被褥上,舒舒服服的,一边看着那正在熟睡的婴儿,一边熟练的剥了一个橘子。

  细细的将橘子上面的橘丝择干净。

  吃着橘子,等了一阵儿,见没有洋鬼子过来。

  又就着糖水,吃了一包过期饼干后,东跑西颠了一整天的周扬,也感到困倦了。

  强忍着困倦,将墙角的弹药箱打开,抓了一把黄橙橙的步枪弹,一颗颗压进几个打空了的弹夹之中。

  最后逐一检查了枪械状态后,周扬又看了看熟睡中不知梦见了什么的婴儿,见她忽然憋着小嘴,哼唧了两声。

  周扬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婴儿的脸蛋。

  夜风轻轻送,伴随着偶尔几声枪响。

  周扬躺在柔软的被褥上,随身空间中慢慢响起了鼾声,和婴儿此起彼伏。

  一夜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