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一十二章 省城

作品:将军的寒门小娘子|作者:一黑三白|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3 20:44:23|下载:将军的寒门小娘子TXT下载
  不过,当她内心有些小激动的打开了书信的时候,看着了这信上写的内容,也真是无语了。

  薄薄的一张纸上,就一句话而已,‘吾思汝之,汝可思吾否?’

  意思嘛,倒是表达的挺清楚的,只是这......就不能多写两个字吗?这作风倒是一朝回到了某人往常的性格上去了。

  不过,珍娘觉着,哪怕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是不是也该把这一张纸写满了才是啊。

  再说了,就为了这么一句话的信,也得遣派了一个劳动力,快马加鞭的给送过来,也是有些劳民伤财了吧。

  所以,第二天珍娘的书信送出去之前,她想了想,还是把原来写好的信拿了出来,又在后面添上了一行字,“汝可知,浪费乃可耻之行为?汝有思虑之物力劳力否?”

  当然,事实证明,她的教育还是很成功的,当夏霆毅接到她的信件,打开看到上面这两句话的时候,起初还有些不明其意,不过,后来也就明白过来了,不禁莞尔。

  因而,待到某人的第二封信件,送到珍娘手里的时候,她还没打开看呢,就已经感觉到这书信的份量了,厚厚的一摞纸的模样。

  “啧啧啧,没瞧出来,那小子还是个大话痨,这信写的,可以称斤算了吧。”蒲氏一瞧这架势,就笑着打趣了一句。

  “你俩走之前在一起黏糊了那么多天,那话还不够时间说的啊。”

  珍娘面对蒲氏的打趣,倒是没作声,不过,确实,这回的信真的是有些份量的,打开一看,丫的,这家伙这回一共写了五六张纸。

  上面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堆的东西,几乎是从他早上起床写到了晚上睡觉,珍娘看着忍不住发笑,这哪是写信啊,完全就是一分行程汇报表得了。

  不过,信上关于‘吾甚为思念汝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这些的字眼还是出现的比较频繁的,仿佛他从起床开始,一天就不知道要来上几回的思念,珍娘读着读着,心里也不自觉的泛上许多的甜蜜上来。

  最后,这封信上,某人还带了几分谴责的语气,质问了她为何没有回答他上一封信的内容?

  珍娘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眨啊眨的,半晌才想起来,他上一封信上问了自己什么问题?不觉有些发笑这人尽显幼稚的行为。

  但是,在这一封信回出去的时候,珍娘踟蹰了一番之后,还是特意在信的末尾另添了一句,‘余亦然也!’。

  夏霆毅接着这封回信的时候,珍娘他们已经不知不觉的将行程,走到省城的地界了。

  关少裕接到消息,自是赶过来迎接了一番,珍娘原本是不想在这边多做停留的,她这一路上刚出发的时候倒还好,但是越是走得近了,倒反而越有了那种思乡情切的感觉。

  从省城到二沟村的路程已经没有多少了,走得快的话两天都不用就能到了,不过,关少裕盛情难却,非要给他们接风洗尘啥的。

  再加上,蒲老爷子的药已经吃完了,蒲氏想着省城这边的医馆更大,兴许郎中的医术更高明一些,所以,队伍就在这里停留了一天,让老爷子去瞧个郎中,再开个方子啥的。

  关少裕将他们安排在了城郊的一个别院里面,珍娘陪着蒲氏押上老爷子去看了一趟郎中后,再回来休息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的时候了。

  关少裕赶紧安排上了席面,“知道各位一路车马劳顿的,咱们也不整那些客套的虚词俗礼了,赶紧吃完了且去休息为重。”

  话落,就斟了杯酒,敬了蒲老爷子他们。

  珍娘是不会喝酒的,只以茶代酒喝了一杯,蒲氏倒是很爽快的一饮而尽,只有蒲老爷子有些眼巴巴的看着那桌子上的酒壶。

  “爹,你可别想那些不该想的心思,今儿个这省城的郎中也说了,你那一身的毛病,是再不能沾酒的。”

  蒲氏看着她爹那嘴皮子吧嗒吧嗒的可怜相,却是不为所动,只斜着眼睛又提醒了他说道。

  话落,又夹了一大筷子的清炒小白菜到他的碗里,说道,“郎中也说了,你这身子得忌大油大腻。所以,这些鱼啊肉啊的,你就少沾筷子了。多吃点清淡的,对身子好。”

  蒲老爷子顿时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在脸上,“我就说别去看那劳什子的郎中,你们偏不听,瞅瞅,这看了郎中就整出这么多的事来!这往后的日子还让不让我过了。”

  珍娘在一旁看着老爷子这副老小孩撒着脾气的样子,也是直觉得好笑,她姥爷今儿个白天的时候,就死赖着不愿意去看郎中,上回瞧了郎中之后,蒲氏对他管控的死紧死紧的。

  尤其是那一回贪酒吃醉了之后,蒲氏为了防止他以后再偷喝,干脆将那车上带的好酒,全发了下去,慰劳这些护送的士兵们。

  弄的老爷子这些日子酒瘾犯的,那股子难受劲,真的是说是抓心挠肝的,也不为过了。

  现在可好,再看一回郎中,连肉都不让吃了,老爷子瞬间觉着,自己活下去也没啥意思了。

  他满是怨念的看了自己这大闺女一眼,瞅着她那一脸没得商量的表情,只能转了个眼神看向珍娘,在老爷子的心目中,还是这小孙女比较好说话一点。

  “诶诶诶,瞅啥瞅哪,你再瞅下去也没用。这是郎中嘱咐的话,谁还不敢遵从的,都是为了你的身子骨好。”蒲氏沿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立即粗着嗓门说道。

  话落,又软了声气说道,“咱先按着郎中的说的,调养一阵子看看,要是有起色的话,往后你想吃多少肉就吃多少肉,我肯定不拦着。”

  这种哄小孩的话,对蒲老爷子来说,却是不管用的,但是,在蒲氏的面前,他老人家也是敢怒而不敢言的。

  生怕这好不容易捡回来的父女情,又被破坏了,所以,他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骂了无数遍的狗屁庸医。

  蒲氏见他总算乖觉了,也不觉得脸上露出笑来,又拿那勺子,舀了两调羹的嫩豆腐,到老爷子的碗里。

  珍娘就坐在老爷子的对面,所以,对于他那一脸的小怨念,看的比谁都明显,尤其是看她姥爷吃那青菜叶子的时候,愣是吃出了一种老牛啃草的样子。

  偏偏蒲氏就跟没看见似的,那一筷子接着一筷子的青菜,尽往老爷子碗里夹了送了。

  然后,蒲老爷子也只能埋着脑袋壳,张着嘴一口接着一口的嚼了吞下去。

  珍娘看着这副画面,忽然觉着有种异常的和谐的温馨的感觉。

  不禁有些感谢夏霆毅这一回的美好的安排,要不是他做了这样的安排,蒲氏和老爷子这爷俩也不会有这样一个机会,好好的磨合着,将那心里的芥蒂给消散了。

  “不如,我叫厨房再做一些清淡的吃食送过来吧?”关少裕瞧着这一副情景,开口说道。

  却被蒲氏拿话谢绝了,“不用了,这桌上的菜已经够多的了,咱把那些青菜豆腐啥的,都留给他吃,也够他吃饱了。”

  话落,珍娘实在是不愿再直视自己姥爷那副委屈巴巴的表情了,只转了头去跟关少裕说话。

  “关公子,上回怎么回来的这么急切?是生意上出了什么岔子吗?原本我大哥的亲事,还想请你去喝杯喜酒的。”珍娘随口问道。

  关少裕突然面色有些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片刻,才回道,“是家中有些急事。所以,才赶回来处理一下。”

  “哦,那如今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珍娘倒是没注意到他那面上的神色异常,只一双眼睛的注意力都在那桌上的一盘子咕咾肉上面。

  这道菜是省城他们关家酒楼的招牌菜,珍娘之前跟关少裕一起在那酒楼吃过两回饭,可能是她先前对这道菜的喜欢,表现得过于明显了,所以,这回关少裕也没忘了拿出这道菜来招待她。

  珍娘忍不住多夹了几筷子,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真说起来,这个关公子,真的是挺细心周到的一人,珍娘想起他之前对自己诸多的热心的帮助,又添了句,“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还请你别见外了啊。若是那生意上资金方面的问题,我别的忙也帮不上什么大的,但是,咱那香油作坊,还有蛋糕铺子的分红,你可以先不急着给的。”

  今儿个上饭桌之前,关少裕就先将她领到书房,将这几个月的账目流水都拿给珍娘看了,顺带着将这几个月的收益分红,全都交给了她。

  珍娘粗略点算了一下,这分红可不少呢,也就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吧,两处生意加起来,竟然也有七八千两银子的数目嘞。

  她知道这些银子,对关少裕来说,可能也算不得多少,但是,珍娘还是一脸真诚的说道。

  话落,就看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半晌,才眼神紧紧的注视着她说道,“放心吧,不是生意上的事。是家里给寻了门亲事,所以,着急着喊我回来相商。”

  关少裕原本是不想多说此事的,只是,刚刚一瞬间,看着珍娘那眼神里真切的关心,他那颗已经死于冷水的心,仿佛又像是看到了点星星之火的希望似的。

  所以,才犹豫了一瞬之后,还是将这件事说了出来,他想看看,珍娘是不是会有什么反应?

  会不会有他期待的什么反应?

  不过,现实又给了他一捧凉水浇顶。

  很显然,珍娘遇上这问题,只有一脸八卦的好奇神色,就看她追着他问道,“是吗?那是好事啊,亲事成了吗?”

  她本来还想,问问那姑娘好看不?长得啥模样啊?

  不过,想想他们大户人家的那些规矩,这亲事好像就是遵从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兴许这老关同学,连人家女方的面目都还没见过呢,所以,也就没问了。

  话落,就见他摇了摇头,“没有。”

  事实上,关老爷给他找的这个亲事,算得上是门好亲事了,女方是京里一个侍郎家的庶女,这门第配他这个皇商家的庶子,已经算是他们高攀了。

  关少裕心里明白,这亲事,还是他这些年来努力表现的结果,赢得了他爹的赏识之下,他爹才给他争取过来的。

  可是,他却没有点头。

  因为这事,关老爷已经让他吃了好一阵的冷眼,甚至分掉了他手中三分之一的生意。

  不过,这些关少裕都没有跟珍娘他们说,这是他自己决定的,跟旁人也无关。

  刚刚珍娘的表现,他已经说不上来自己是不是失望什么的了,好像失望的多了,心里也就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啊?是哪里不合适来着?”

  珍娘看着他那面上也瞧不出喜怒的表情,倒是真看不出来,这人是失落呢,还是不失落呢,所以,便顺着话头问了道。

  话落,就听蒲氏一声咳嗽响起,打断了两人的说话。

  “闺女,这道香酥鸭子味道还不错,你吃吃看。”

  蒲氏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这傻闺女一眼,这丫头除了在那姓夏的小子面前,感情上敏感一点,对别人真的是可以说得上是缺心眼了。

  她倒是对于这姓关的心思,老早就看的明明白白的,蒲氏原先也没打算自己闺女跟他有什么故事的发展,当然,这时候,也还是一样的想法。

  商人心,复杂拎不清,这是世人统统都有的看法。

  不过,对于关少裕这人的处事做人,蒲氏还是有所欣赏的,所以,也不希望自己闺女无心当中,戳破了他们之间的那份交情。

  所以,本来就算不上几句话的谈话,因为蒲氏的打断,再加上关少裕也有意不想再提的意思,后来,谁也没再说这事。

  珍娘一顿饭吃完之后,倒是有点觉着今儿个这气氛挺怪异的来着,只是她这一路上赶路坐车太累了,所以,也只躺在床上想了片刻,然后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蒲氏他们吃过了早饭,就打算再行出发了。

  却不想,这时候,又收到了家里来的第二封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