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七十九章 琉璃灯(12更)

作品:农园医锦|作者:姽婳晴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1-15 10:43:40|下载:农园医锦TXT下载
  小姑娘们青春俏丽,小伙子们英俊潇洒,成了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街上不多的行人,都被这群华服的少男少女吸引住目光,驻足而望。

  顾夜从街边挑了一只普通的兔子灯拎在手中,感受着上元节的余韵。安雅郡主见时间还早,便建议道:“城西华鼓楼附近,有不少官宦人家扎得灯山,较劲儿似的,每年都会弄出新花样。比这边的灯精致多了,要不咱们去看看?”

  顾夜征求了小姑娘们的意见。一年到头,也就上元夜的时候能出来溜达溜达,小姑娘们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于是,一众人又浩浩荡荡地朝着华鼓楼而去。

  顾夜问褚慕桦:“大哥,咱们镇国公府上有没有扎灯山?”所谓的灯山,就跟灯展似的,每家搭起高高的架子,上面上挂满了各型各色的花灯,供人品评。

  有时候还会被人评出一二三名呢!拔得头筹的人家,表面上云淡风轻,实际上可得意着呢!

  褚慕桦面带歉意地道:“往年,咱家从来不凑这热闹。今年本来小五他们说,要弄个灯山玩玩。可是……”

  是啊,四哥五哥六哥跟着西山大营去剿匪了,这件事自然就搁置了下来。府里都在担心他们的安危,自然没心情弄这个。

  安雅郡主怕顾夜失落,忙道:“不是所有人家都会弄这个的,我们庆王府就很多年没弄过了!”

  庆王府没扎灯山,是因为府里没个主事的。李氏也曾兴致勃勃地张罗过,妾室的眼界哪里比得上世家主母?最终沦为权贵中的笑柄。庆王脸上无光,就不再让她瞎折腾了!

  安雅郡主记忆中,在她很小的时候,母妃的身子尚好,总会亲手画些精美的灯笼给她和哥哥。自己家灯山前面,吸引的赏灯人也是最多的。

  记忆中的母妃,是温柔的,慈爱的。她和哥哥的衣裳,从来都是母妃亲手缝制。如果母妃尚在,也会像镇国公夫人待叶儿那样,将她宠成娇娇儿吧?可是那么好的母妃,却……她一定要谋害母亲的人,血债血偿!!安雅郡主攥紧了拳头。

  “哎!安雅,小叶子,还在街上逛着呢?”不知不觉间,来到了荣亲王府的灯山前。上官绯儿正使唤着泰郡王,把上面最精美的走马灯,取下来准备带回去。

  仔细一看,那走马灯上的红衣美人,不就是以上官绯儿为原型画的吗?顾夜笑着道:“这灯上的画倒是不错,将姐姐的神韵画了出来。”

  泰郡王听了,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忙谦虚地道:“过奖过奖!本郡王也就这一样能拿出手了!”

  上官绯儿冷哼一声,道:“是以前在花楼里,美人图画多了吧!”

  “咳!那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了,还翻出来干嘛?我现在眼里心里手上画的都是你,其他女人在本郡王眼中,都的红颜枯骨……”泰郡王仿佛一只巨大的金毛犬,不停地围着媳妇摇尾巴。

  “哎呀!敢情在泰郡王眼中,咱们都是一具具骷髅啊!”顾夜戏谑回头跟安雅郡主和袁海晴她们道。

  泰郡王噎了一下,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的主治大夫兼药师啊!他忙道:“您不一样,您是天上的药仙子下凡,我最尊敬的药师,哪能跟凡夫俗女相提并论?”

  上官绯儿看不惯他这谄媚样,掐着他的耳朵,把他拎到一边去,对顾夜道:“别理他,嘴里没个把门的,满口胡言乱语。小叶儿,看中了哪盏灯笼,姐姐送你!”

  “不用了,我……”

  顾夜的话很快就被泰郡王打断了:“就是,就是!媳妇儿,你也不想想,人家镇国公府上的灯笼,可是在这次上元节上拔得头筹的。咱们的灯笼,跟人家相比,就逊色许多了!”

  “我们府上的……灯山,拿了第一?”顾夜心中诧异无比。难道是爹爹背着她弄的?爹爹也真是的,准备灯山也不早说,害她错过了自家灯山的评鉴!

  上官绯儿拉住顾夜的手,笑着道:“你们家可真是大手笔呢,竟然弄了清一色的玻璃灯,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都有,简直跟进了龙王的水晶宫似的。不行,你说什么都得送我一盏!”

  “没……没问题!”一听是玻璃灯,顾夜心中隐隐有了预感——一定是尘哥哥吩咐玻璃工坊特地给她的惊喜,脚步忍不住加快了!

  距离荣亲王府不远处的一座灯山,围聚了不少人驻足欣赏。顾夜和小姐妹们,由褚家兄弟护着,在人群中艰难地穿行。这拥挤的人群,让顾夜有种“整条街的人都聚在这儿”的错觉。

  好不容易挤到了灯山下,远远的就听到镇国公的大嗓门:“不行,不行!这灯现在不能送你们!”

  “我说,褚家小子,不就一盏玻璃灯嘛,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安雅郡主听出这声音,正是她的外祖父定安公。

  “陈叔,不是我小气。这灯山,我闺女还没看过呢!等我闺女和你外孙女回来观赏过,多送你几盏都行!”

  镇国公在大正月里,急出一身汗来。他身边围着的,要么是德高望重长辈,要么是位高权重的同僚。

  本来,自家花灯受欢迎,是很面儿上很有光的一件事。可这些玻璃灯,都是冲着他家闺女送来的。他的宝贝女儿还没看过呢,他可不舍得现在就拆了送人。

  正愁着怎么拒绝呢,就看到三个儿子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有种鹤立鸡群的意思,很是显眼。镇国公心中大喜,在儿子们保护的小姑娘们中间,果然发现了女儿的身影。

  “宝儿快来!这是傍晚隐珍阁的掌柜带人送过来,说是供你玩赏的。看看最上面的小仙女,像不像你?”镇国公挤到自家闺女身边,指着上面半人多高的散花仙女的玻璃灯,笑着道。

  顾夜抬头望去,那个玻璃小仙女足足有五岁孩童大小,手中捧着的花篮,是一盏精美的玻璃灯。小仙女甜甜地笑着,五官、神韵果然跟她有几分相似。

  再看看架子上的其他灯,有传统的圆灯、方灯、六角宫灯,和走马灯;有造型栩栩如生的动物灯;有美轮美奂水果灯;也有神话中的人物灯……造型各异,色彩缤纷。

  每一盏灯都晶莹剔透,散发出迷人的光芒,仿佛进入了幻境一般。而且玻璃灯比纸灯更明亮,照得附近如同白昼,难怪会吸引了这么多人呢!

  前世,人们对待传统节日不那么重视。灯展什么的几乎很少看到了,很多给孩子玩的灯,也都换上了电子的。像这样充满传统艺术气息的灯笼,顾夜也是头一次见到。她真想拿出相机,把这一幕永远定格下来!

  就连顾夜都被迷住了,更何况她身边的小姐妹们?赵廷兰一边欣赏,一边发出惊叹,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其他的小姑娘虽然含蓄些,可那迷醉的眼神,微张的红唇,都足以证明她们此时心中的震撼。

  “这盘龙柱的灯,倒是栩栩如生哪!尤其是这眼睛,果然是点睛之笔啊!”一个威仪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定安公睁大了眼睛,大嗓门失声喊道:“皇——”

  镇国公看到昭容帝一身常服,忙抢先一步,拱手躬身,声音压过了定安公:“黄大人莅临,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定安公警惕地朝着四周看了看,改口道:“黄大人,您怎么来了,这实在是……”

  “怎么,你们来得,我就不能来了?”昭容帝冲着镇国公道,“我不来,怎么能看到镇国公府上这别具一格的灯山?”

  镇国公正为那盘龙柱的玻璃灯感到棘手,此时正好把烫手山芋推出去:“黄大人,这盏灯您若是喜欢,带回……府里挂着玩儿吧!”

  昭容帝身边的太子殿下,替父皇把玻璃灯收了下来。昭容帝又很不客气地挑了一盏“麻姑拜寿”和“凤翔九天”的灯,显然是要送给太后和皇后的。

  “行了,我先回了,你们慢慢玩!”挑到满意的玻璃灯,昭容帝带着儿子,心满意足地离开。

  他的身后,庄公公亦步亦趋地跟着,几个明面儿上的御前侍卫,一手扶着刀,警惕地朝着人群中扫去。至于人群中隐藏了多少暗卫,那就不得而知了。

  定安公待皇上离开,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小声地道:“皇上也真是的,凑什么热闹?年前才发生行刺的事,就不怕前朝余孽卷土重来?”

  “年前的事,这京中的反贼据点,都拔除得差不多了。多注意些,应该没什么问题。”那几盏灯,镇国公本来就是要进献到宫里的,现在被皇上亲自挑走了。反倒省了他的事儿了!

  “乖女儿,快来看看,挑几个喜欢的!这玻璃灯,比纸灯可亮堂多了,挂着屋里照明,还是不错的!”镇国公招招手,让女儿先挑。要不然,一会儿等那些同僚上来,一个个跟饿狼似的疯抢,小女儿哪能抢得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