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章 朱雀翎羽 · “还得再打两场”

作品:魔尊是我徒弟|作者:沈半闲|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20:17:26|下载:魔尊是我徒弟TXT下载
  白珞脚步虚浮,对面那人看着白珞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来。

  那人看着白珞笑道:“我最喜欢吃腿了。不过你的腿太细,砸碎了也没关系。”

  白珞气喘吁吁地看着那人,捂住自己不断流血的侧腹,声音暗哑:“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小娘们嘴硬!”

  铁球向着白珞当头砸下。

  白珞躬身就地一滚躲开铁球。“哐啷”一声,脚边又是一个大坑。

  白珞单手撑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动之下的,侧腹的伤口又撕裂了几分,鲜血将雪白的中衣浸透,留下一片暗黑色的红。

  主看台上,妘彤的红衣格外清晰。她紧皱着眉头,双手紧握在座椅的扶手之上,脚下的镣铐藏匿在曳地的裙裾之下。

  “妘烟离!”白珞大喝道。妘彤浑身一震,表情黯了黯紧咬下嘴唇一言不发。

  一道牢笼将白珞与妘彤相隔开来。看似那么近却永远无法触碰到。

  一定要从这里出去,找到妘彤才能弄明白怎么回事。

  还有薛惑在哪里?还有宗烨!

  力量透过侧腹的伤口不断的流失。白珞生平第一次觉得原来力量弱小是会让人无助的。

  哪怕是五千年前,天元一战,白珞被北阴酆都大地一剑透了肺腑,也从没觉得这般无助过。

  她哪一战不是生死之战?哪一次不是遍体鳞伤?

  战死沙场不过是埋骨神仙冢。她住在神仙冢旁数千年,这又有何惧?!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像个普通人一样,只有普通人的力气,普通人的速度,就连生命的流逝也那么明显。

  四肢百骸的力量逐渐失去,像是行将就木的人,连眼前的事物也看不太清。

  她第一次清晰的意识到,她会死。

  她与天地同寿尸身不腐,但在这幻境之中,她会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死去,尸身困在这幻境之中被人分食,永世不得出此幻境。

  她第一次清晰的意识到,她怕死。

  这幻境之中谜底未揭,薛惑还未找到,宗烨还未救出。

  这么多牵挂,这么多事,她怎么能倒在这牢笼之中?

  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若是在以前,只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杂碎。但现在这人手持铁链宛如一个巨人,宛如一道铜墙铁壁挡在她与妘彤之间。

  挡在她与真相之间。

  白珞按着自己的侧腹直起腰来,喉头喀出一口腥甜的鲜血。白珞绀碧色的瞳孔冷冷看着那人:“任你是何妖魔鬼怪,是何鬼魅魍魉,我白燃犀定会取了你的命,碎了你的魂!”

  铁球裹挟着厉风,对着白珞当头砸下。白珞一咬牙,竟然没有躲开铁球,而是快速向前跑了三步,直直跑到了铁球与那人之间。白珞挑起嘴角一笑,弓步向后一压铁链,飞在空中的铁球因为铁链的牵引顿时转了向。

  手臂粗的铁链弯折过来,从两侧挤压向白珞,巨力自后背传来,竟是拉着白珞一同撞那人。

  白珞手臂紧握身侧的铁链,高高跃起,双腿蹬在那人的胸膛。只听“咔咔”两声,伴随着侧腹伤口的撕裂,侧面两条肋骨应声而断。

  铁球回转咔地一声击在那人的头上。铁球上的尖刺刺穿了那人的太阳穴。“轰隆”一声,那人轰然倒地,白珞重重地摔在地上。

  看台上的人忽然之间一片安静,妘彤也一瞬不瞬地看着摔倒在地满身鲜血的白珞。

  白光晃着白珞的双眼,脸上湿漉漉的,也不知是自己的鲜血还是那人的鲜血,眼睫都被暗红的血液凝结在了一块。

  两个狱卒走了进来,先是探了探那人的鼻息,挥挥手道:“拖走拖走,这个死了。”

  随后又伸出手向白珞的鼻息探来。

  白珞“啪”地打掉那个狱卒伸过来的手,从地上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我没死,可以走了吧。”

  “想要出去?”那狱卒不怀好意地笑笑:“还得再打两场。”

  白珞蓦地伸出手去卡主那名狱卒的脖颈:“你再说一遍!”

  那狱卒手舞足蹈地说道:“女侠,这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啊!修罗场就这规矩!别你打死的人在你之前已经赢了两场了。跟你这是第三场。”

  白珞气恼地将狱卒掼在地上,一把将狱卒腰际的刀抽了出来。

  那狱卒以为白珞要向自己下杀手,连忙跪地磕头求饶。

  白珞后槽牙暗暗一磨,嘴里挤出一个字来:“滚!”

  白珞按着自己侧腹的伤口,抬手将唇边的血迹擦干净。

  既然还要打,那便打!管他两场、三场,她总要从这里活着出去!

  看台上掌声、讥讽的笑声混杂在一起。妘彤紧紧握着扶手一瞬不瞬地看着白珞。侍女附在妘彤的耳边说了什么,只见她脸色变了变,神情似乎更加紧张了。

  那个死掉的人被狱卒拖了走。两个狱卒将人拖走的时候还在感叹着,这样巨大的一个人做起来太过麻烦了。

  白珞抬头看着玄铁牢笼,四周的火把亮如白昼。白珞有一瞬的恍惚,好似自己是困在这牢笼中的野兽,要出这牢笼只怕是痴心妄想。

  “哐啷”,一声铁门打开的声音,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不像是刚才那个人一样,有强健的臂膀,结实的肌肉,相反他身上的皮肉一部分紧紧贴在骨骼之上,一部分又软软地垂下。苍白的皮肤之上还生着一串串的肉瘤,像是紫葡萄藏在了皮肉之下一般。

  那老人眼神浑浊,嘴唇乌青。一笑的时候露出参差不齐沾了血迹的牙齿。

  嘶地一声,一个三角形的蛇头吐着蛇信子从那老人的衣袖中钻了出来。三角蛇的尾部缠绕在老人的腕间。蛇头昂起看了白珞一眼,对着白珞发出不怀好意地“嘶嘶”声。

  白珞冷哼道:“早听说魔界的牛鬼蛇神什么都有,但像你这么恶心的,生平还是第一次见。”

  老人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乌青的嘴唇:“像你这样的嫩肉我也是好久没有吃到了。”

  “看你有没有这本事!”白珞怒喝一声拎着刀向那老人冲了过去。

  还未走近那老人,只见空中一团褐色的烟雾突然出现。白珞躲闪不急,大刀“哐啷”一声掉在地上。

  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