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七章 齐家奇人棋行险 修身休战羞帮闲(上)

作品:兰若蝉声|作者:扫叶僧|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6-30 20:19:48|下载:兰若蝉声TXT下载
  四周的惊呼声显得有些急促,有些忧虑,有些……

  总之,并不像是看到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而发出的赞赏,

  反倒似目击了什么祸事一般,那种急切而不知所措的呼喊。

  声响似乎是以折袖的坐席为中心辐射开来的。

  庆云打倒虞氏兄弟,不过须臾之间,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能出什么岔子?

  庆云三步并作两步抢到折袖身边,只见一名年轻檀宗弟子口吐白沫仰天翻倒在地上,看服饰似乎是崔家子弟。

  “这里怎么了?”

  庆云正容问道。

  “这厮席间纵狗,崔师兄和齐师兄上前与他理论,相互有些推搡。

  这厮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法,

  竟,竟将崔师兄变成这样。”

  一名看似是高家的檀宗弟子指着折袖这厮这厮地指控,显然是十分愤慨。

  可是折袖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一眼,仍然兀自在喂狗。

  “殷姑娘,你帮忙看护一下七间师姑。

  华阳先生,这边有人似是得了急症,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庆云简单了解了情况,立即有条不紊地安排起来。

  眼下七间师姑有孕在身,

  以她的年龄而论,怀孕可是大事,

  无论稍后折袖是否会被卷入风波,都应该先将七间师姑保护好才是。

  陶弘景听说人命关天,也是如一阵风般飘了过来,

  他望着那昏厥的崔家少年,双眉一蹙。

  在检查过脉搏,瞳孔之后,陶弘景摇了摇头,

  “人已经没救了,这是肉奴尸毒的中毒症状。

  肉奴尸毒毒性至烈,数息之内……”

  说着说着,陶弘景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倏然住了口。

  他虽然住口了,可是旁人却不肯放过,

  “肉奴尸毒?

  我听说七间师妹常年使用这种毒物镇压功邪,不知现在是否依然如此?”

  说话的正是坐在下首的庞修。

  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对苏七间展开过疯狂的追求,

  后来苏七间为了与他有个彻底了断,就把自己练功面瘫靠尸毒镇痛的苦处告诉了他。

  苏七间听了陶弘景的判断,双目圆睁,

  只是她面部僵硬,毫无表情,也不知那干瞪眼到底是出于惊讶还是被拆穿的恐惧。

  庆云怕因此事引发大变故,便吩咐殷色可先将苏师姑带走回避。

  毕竟与死者发生肢体接触的是萨摩耶折袖,

  这件事情,无论真相如何,都首先要和苏七间切割开来,

  否则就真是要酿出不死不休的惨祸了。

  “萨摩耶前辈,

  眼下出了人命,说不得也要委屈您配合调查一下。

  不知方才发生了些什么?

  前辈可否见告?”

  庆云问得很有礼数,那萨摩耶也不再喂狗,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你这小娃儿比他们上道,说话做事不太招人烦。

  我不太会说话,但更不会撒谎。

  他们和我的狼犬过不去,就是和我过不去,我的确不喜欢。

  刚才有些小摩擦,互相推搡了几下,这人就倒了。

  家中内人的确每隔数月都要用到肉奴尸毒,

  但此毒时效甚短,难以随身携带。

  这人若真是中毒,也与我夫妇无关。”

  庆云向华阳先生递了一个问询的眼色,后者微微颔首,

  “这肉奴尸毒需要避光密封保存,否则数日之后便会分解。

  如果有意用来行凶,那就必须使用近两日新制的鲜毒。

  眼下若要准确了解这位崔兄弟的死因,就需要验尸寻找伤处。

  由伤口判断凶手,方不至冤枉了好人。”

  庆云此时也很是为难,如果现场将这位崔氏门人去衣验尸,有损崔家颜面,

  但若不验,眼前就只有萨摩耶折袖一名嫌疑人。

  张远游吃他是欺软怕硬的性子,见庆云此时犹豫,戟指喝道,

  “方才只有这凶徒与死者发生了身体接触,行凶者舍之其谁?

  庆宗主,你对那蛮子竟然畏惧如斯!

  昨日你吃了他闭门羹,今日又被他强褫坐席,

  带犬赴宴,行凶杀人,

  他接连犯下这许多恶行,可你身为候选宗主居然连一点反制手段都没有。

  你,你如此懦弱,如何掌我檀宗一门!”

  庆云听到张祭酒的呵斥,心头一动,

  根据微表情的观察结果,对方这是在佯怒,是在演戏。

  难道说……是这张祭酒用暗器做的手脚?

  不,那也不对。

  这种距离使用暗器致毒必然见血,

  可是崔师兄的尸体暂时看不出明显外伤,这其中恐怕还有蹊跷。

  或许张远游的紧逼只是为了私仇,迫自己打压苏家。

  庆云随口以事实未明辩驳了几句,

  但张远游却仍然不依不饶,

  “若是宗主如此优柔寡断,那我和庞祭酒对庆贤侄接任檀君一事就只有暂持保留意见了。

  田祭酒今日未到,少侠终难名正言顺,

  若是有人挑战宗主并侥幸获胜,

  少侠这宗主的位置总还是要依规矩让出来的。”

  庆云悠悠问道,

  “张祭酒这是,想亲自下场考较一下晚辈?”

  张远游不屑道,

  “你?我若出手岂非太失分寸?”

  庆云一直没有被他裹挟以打压苏家,张远游此时早已失了耐心,

  “庆云,你以为虞氏昆仲就能代表檀宗晚辈的最高水准了吗?

  井底之蛙!

  齐四,你来试试?”

  “是!庆宗主,请!”

  方才也曾与折袖有所摩擦的齐姓年轻人抱拳应诺,转身向庆云做了邀请下场的手势。

  以现在庆云的身手,哪怕是术后创伤未曾痊愈,放眼檀宗小字辈,那也近乎无敌。

  自幼修炼脱胎易理的精纯剑意,又融合诸家剑理,

  得觉法大师授吐呐初步,虫二先生阐释如何化凡品为神奇,

  自悟凌波微步,又得门派古谱,习剑掌通论,

  曾经与空空空空,郁久闾婆罗门,封魔奴,甚至谢阿吉这样的顶级好手做生死搏。

  同辈中的人物,有几人能有这般造化?

  眼前这位齐四,精芒内敛,步伐稳定,一看便知是内外兼修的武学好手,

  但他也不过是二十岁上下年纪,难道能和庆云有同样丰富的阅历?

  这不可能!

  庆云的目光在齐四面上游弋,想要故技重施,看破对方心念。

  但是后者的心性居然已经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程度,始终面如古井,难窥其宗。

  庆云一步一步踏入场中,走的并不是直线,

  在他开始寻找入场位置的时候,这场较量其实便已经开始。

  齐四双足不丁不八,随着庆云的位置变化,看似随意地调整着方向。

  庆云本想通过切入点的变化拉扯出些许破绽,但对方的站位却始终无懈可击。

  这样渊渟岳峙的气度,甚至让庆云感觉到了面对那些顶级高手时才能感受到的压力。

  这种压力越来越强烈,庆云的心跳越来越快,

  他仿佛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蒸发!

  他必须找到一条途径宣泄!

  因此,

  他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