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不好的预感

作品: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作者:三羊泰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3 20:51:41|下载: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TXT下载
  周书仁很稳,“容川在呢!”

  这京城内拼爹谁都拼不过容川,拼娘也拼不过,对,还有亲哥哥,别看没认容川回去,容川依旧是京城最横的人。

  竹兰轻笑一声,的确是,昌廉跟着容川一起在翰林院,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雪晗带着小弟进了屋子,昌忠松开姐姐的手,“爹爹,三哥和小姐夫的官服真好看。”

  周书仁严肃了,“爹爹的就不好看?”

  昌忠瞪眼,“爹爹的官服也好看,只是儿子感觉就是差了点。”

  昌忠聪明有的时候也不知道委婉的,小家伙直接表达了心里的想法。

  竹兰注视着周书仁的脸,周书仁被儿子扎刀了,差什么,当然是差颜值了,昌廉虽然没容川长得好,可昌廉个子高,五官周正,穿着鲜亮的官服,也是很耀眼的人,更不用说容川了。

  周书仁看着儿子亮晶晶的眼睛,幽幽的道:“那是因为你爹爹我老了,等他们四十多了,还不如你爹我呢!”

  竹兰惊呆了,这人还要脸不!

  雪晗,“......”

  没想到,爹是这样的爹!

  昌忠不懂啊,只知道爹爹说的都对,还点点头。

  周书仁笑了,嗯,他一点都不心痛,哼,他至少没秃顶,别看昌廉和容川的脸好,谁知道会不会四十多岁掉头发!

  竹兰已经懒得看周书仁了,这人笑眯眯的样子,心里指不定怎么祝福昌廉和容川呢!

  饭菜已经上桌了,昌廉和容川两人换了官服过来。

  昌廉激动,“爹。”

  周书仁耳朵震了下,这一声够大的,随后轻笑了下,他一来这小子心里有底了,“啊,都别站着了,快坐。”

  昌廉坐在爹的身边,只有踏实感觉,有一种,我爹来了,“爹,您怎么来京城了?”

  容川只知道爹来京城,皇上召见的,为何就不知道了。

  周书仁没瞒着,将来一说了,“事情就是这样,我应该会在京城留一些日子,你们要是在翰林院遇到了什么问题,趁着我在京城多问问我。”

  昌廉知道爹的举动都是有意义的,爹和娘都是走一步看十步的人,“爹,您。”

  周书仁没想着和昌廉多说,有些事情,昌廉还是不知道的好,“别光顾着说话了,先吃饭。”

  昌廉忙给爹倒酒,“爹,喝酒。”

  周书仁点头,先吃了菜垫底,才和昌廉碰了下杯子。

  昌廉和容川对视一眼,爹怎么就不是多问问呢,真认真的吃饭啊,直到晚饭结束了,昌廉回院子和娘子念叨,“爹怎么什么都不问呢?”

  董氏低头给闺女擦嘴角,“很正常啊,爹不问以为相信你和容川呗。”

  昌廉听了这话,心里很受用,“爹来京城了,我这心轻松了许多。”

  董氏轻笑着,“我懂,你和我一样,娘来京城,我干什么都不会畏首畏尾的。”

  昌廉,“爹要是能进京就好了。”

  太子府上,太子看着父皇给他的资料,这些都是关于容川的,太子摸着资料,小五能活着真是祖宗,不对,父皇可不承认张家的祖宗,这可真是神佛保佑了。

  太子将资料烧了,琢磨着怎么多照顾弟弟,这是亲弟弟,同父同母的弟弟,而且看样子,父皇认可与周家结亲的,他也是认同的!

  次日一早,周府,吃过早饭后,周书仁换了官服,拿着更详细的资料,先一步去了皇宫。

  昌廉和容川随后走的,到了翰林院,昌廉一进屋子就被沈扬拦住了。

  沈扬疑惑着,“我明明看到周府的马车在我前面,周公子怎么才道?”

  周书仁心道,沈扬还真闲,这都问,不过,昌廉看着不少人竖耳朵,眯了眯眼睛,也没什么好瞒着的,“啊,皇上召家父进京,你看的是家父进宫的马车。”

  沈扬愣了下,周大人进京了,还是皇上召见的!

  其他人也听的真切,这能见皇上的官员真不多,尤其是品级不高的官员,这位周大人又进京见皇上了,可见皇上的信任了。

  昌廉刚走下就有人送来了昨日他要找的资料,昌廉感激的谢过,这面上功夫他学的也不错,一定让人感觉到他的真情实意,等人走了,昌廉边翻看着资料边想着,他也是有个好爹的人!

  他可一点都没有不靠家里和父亲的想法!

  沈扬坐在位置上眼热的看着周昌廉身边,这一会的功夫好几个人搭话了,抿着嘴,他又想起了周昌廉的话,他想比爹都比不了。

  皇宫内,皇上已经下朝了,周书仁抱着资料走进去,一进政殿,殿内的公公就接走了资料。

  周书仁行礼道:“臣叩见皇上。”

  皇上因儿子嫉妒一把周书仁,还不至于将情绪带入进来,忙道:“起来吧。”

  周书仁这回可没实诚的跪着,膝盖一点问题都没有,利索的起身了,“谢皇上。”

  皇上指着桌子上的资料,“你带了这么多的资料来,这些都是什么?”

  周书仁回着,“这些都是津州城的详细资料,还有两份津州城的地图,一份是现在津州城,一份是臣规划后的场景,可能有些出入,不过也可以做些对比。”

  皇上随后翻看着资料,他知道周书仁对公务很用心,他也很赞叹周书仁的能力,可随着翻看资料,皇上默了,这不仅仅是能力出众了,津州的各项资料十分的详细,还和往年做了对比,清晰明了,每年各项增长了多少,下降了多少都很清晰,不像以前官员,有很多的地方都很笼统。

  皇上越看资料越放不下,尤其是想到周书仁刚到津州没多久就清理了以前存下来的案底,皇上心道,这人留在津州太可惜了!

  周书仁莫名的打了个冷颤,总觉得有点慌,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皇上,又看了看资料,他觉得自己给自己加的码有些大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将自己给坑了,他是想给自己进京加码,可不想累死自己!

  柳公公看着周大人,“周大人,你很冷吗?”

  周书仁,“.......不,不冷。”

  他只是有不好的预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