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8章 用过就扔

作品:农门肥千金|作者:佛前一水莲|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23:51:17|下载:农门肥千金TXT下载
  屋顶上有轻微瓦裂声,裂一声,杜华的心抖一下,手中抓紧了毒药粉包。

  不过,没一晌,随着杀气的消失,远远传来了刀剑相击声,再过了一晌,刀剑声也消失了,屋顶上,黑夜下,又恢复了夜该有的宁静。

  雷握短剑的手一松,将短剑归于原处。

  杜华也松了口气,大黄低了猫脑袋,收了锋利的爪子轻轻跳下床沿,黄影一闪,出现在杜华的床上。

  “下去,说过你不能跟我睡的,怎么养成了喜欢爬床的坏毛病!”

  杜华轻斥,挥手将大黄扔进了床底。

  大黄:“……”

  你……你拔X无情,你……你用过就扔!

  负心汉,啊,呸,负心女!

  雷听着隔壁胖少女的轻喝,眉心一抖。

  谁?

  谁在爬她的床?

  然后,再听着一声喵呜声,雷抽了抽嘴角,是那只成了精的大黄猫,差点儿让主子嫉妒得面目全非的猫妖。

  次日清晨,雷跃上了屋顶,扫眼四看,淡淡瞅了眼少数几片碎裂的瓦片,目中无波动,只极目四望,像是在等什么。

  半晌后,一只黑色的小鸟俯冲下云层,停在他的肩膀上,向他斜着鸟眼,抖了抖鸟腿。

  习以为常的雷伸手从鸟脚上解下竹筒,抽出里面的纸条,上面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一路安否?”

  雷懒到极致,嫌麻烦,直接将这纸条掐头撕尾,只留了个“安”字,重新塞进竹筒封好,再将竹筒绑在黑鸟脚上。

  绑好后,从随身的袋子里掏出一把鸟粮,喂给黑鸟,黑鸟吃饱了,扇翅飞高离开。

  雷从屋顶上飞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走进房间,杜齐贵从净房里走出来,有一刹那的惊讶,但没问阿雷去了什么地方,只道:“阿雷,你挺早的,快点洗漱吧,吃好饭得出发了。”

  “恩。”

  雷依旧冷着脸,去了净房。

  不知道为啥,这声恩让杜齐贵觉得他今天态度缓和了些,似乎没那么浑身冷气四冒了。

  “幺妹,起床了么?”

  杜齐贵敲了敲杜华姑侄二人的房门。

  昨天一闹,杜华睡得有些沉,听着四哥的声音,立即道:“四哥,这就起了。”

  只不过,抱着怀里温柔的“肉体”,让杜华有身体一僵,她为什么总是在睡梦中把大黄捞进怀里当睡枕抱?

  什么坏毛病?

  怀中的大黄醒了,张开四肢嚣张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那细长柔软的腰肢快扭成了得意的麻花!

  呵……女人!

  口嫌体直。

  杜华无语的把大黄扔下了床,迅速起身穿衣裳,穿鞋,去洗漱。

  外面榻上的二妞听着四叔的声音就醒了,第一次离家,第一次住客栈的她,一点儿也没习惯,正睁眼茫然的四处看。

  这是哪儿?

  我在哪里?

  我要干什么?

  扫了眼茫然得可爱的小姑娘,杜华笑着扯了扯嘴角,“二妞,起床洗漱了,吃完早饭得出发了。”

  “哦,老姑,我知道了。”

  小姑娘醒过神,手脚麻利的穿衣,穿鞋。

  四人一猫收拾好,背着包袱下楼,在楼下问掌柜买了四碗馄饨,十二个大肉包子,杜华和杜二妞量小,只吃了一碗馄饨,一个肉包子,大黄吃了两个肉包子,剩下的被杜齐贵和雷两个平分掉了。

  吃饭的时候,杜华一直在观察着客栈里所有人的反应,她发现,不论是客人,还是掌柜的,伙计……

  都对昨晚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就好像昨晚的杀气是她的错觉。

  只是,雷也没发现么?

  做为扬威将军的护卫,不可能一点本事都没有,但是雷依旧冷着脸大口大口吃肉包子的模样,让杜华快问到嘴边的话生生的忍住了。

  她倘若问了他,他肯定会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要如何回答?

  她天生直觉敏锐?

  罢了,大家没事就好。

  马车再次上路,三日后,杜华一行又进了一座小县城,这座小县城叫莲花县。

  到了莲花县,就靠近了神医谷,行过神医谷,就是何县,何县在神医谷的另一个方向。

  杜华一行准备在莲花县好好歇歇,在路了行了几日,他们都有些累,特别是小姑娘二妞,经过了当初出行的兴奋,现在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坐在马车里,总没听她说过一句话。

  “雷大哥,找家差不多的客栈歇下吧。”

  “好。”

  雷随即应了声,脸上的线条柔和,无论是眼神和身上的气势都消除了冷意。

  几个人在一起呆了几日,彼此了解了彼此,雷也适应了,也接受了与杜华三人同行和保护他们三人的现实。

  杜家村,杜家今天来了两位稀有的客人,胡氏的娘亲和大哥。

  “娘,大哥,你们怎么来了?”胡氏惊喜的迎上前,一手拉着老娘,一手扯着大哥的袖子。

  “没什么事,娘说她想你了,我就陪她来看看你,顺便问问你家田地里现在忙不忙,需不需要家里过来帮一把。”胡氏的大哥咧着嘴憨厚的笑了。

  “我过得挺好的,娘,我怎么看着你比过年的时候瘦了?”胡氏将二人让进堂屋,一面倒着茶水一面道。

  “哪里瘦了,没瘦。”

  “娘,你还瞒着妹妹干什么?……妹妹,娘是瘦了,娘先前生了一场大病,怕你担心,她不让我们告诉你。”

  “啊?”胡氏吃惊的抬头,“娘,你生病了?为什么不让告诉我?你是知道的,我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了,要知道娘你生病了,我怎么着要买些东西去家里给您补补身子。”

  “娘,我还是你亲生的女儿不?”胡氏越说越生气,嘟嘴看向老娘。

  胡氏娘见女儿生气了,伸手拍了胡氏大哥一把,“就你小子嘴巴把不住门,胡咧咧做啥?不就是得了场小风寒,歇几天就好了,哪里就是生大病了!”

  “娘……大哥不告诉我,你就准备一直瞒着我了!”胡氏红了眼眶,“娘,女儿的日子现在真的好过了,你不用担心给我添负担!你看,这银镯子是我小姑子买给我的,还有这银簪子,银耳丁是当家的给我买的……”

  胡氏娘这才抬眼仔细打量女儿,看女儿脸上的皮肤比以前水润,还长胖了些,而且浑身上下都是银饰,衣服也是细棉布,崭然的,女儿整个人也看上去意气风发,精神头很是不一样。

  “孩子,你过得好,娘就放心了!对了,你们家人呢?咋没看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