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六章该换辆好车

作品:医道战神|作者:朱冰|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5-24 15:15:17|下载:医道战神TXT下载
  果然如叶军所料,长城皮卡车被撞烂,让江豪心疼了好一阵子。

  对于锦泉集团这样的三流小集团来说,皮卡车就是他们的工具车,作用比那辆迈巴赫还重要。

  “维修费要多少钱?“

  江豪问江晓燕。

  “爷爷,我们开到长城皮卡专卖店问了一下,修一下大概要一万多元。爷爷,你看修还是不修?”

  江晓燕说道。

  “晓燕妹子,昨晚叶军是怎么快的车,车头车尾都撞烂了,这开车技术也太垃圾吧,爷爷给你换一个司机算了。”

  江豪对江晓燕道。

  “爷爷,昨晚城南基建工地路面坑洼不平,运材料大货车进进出出。叶军不小心撞到大货车,后面又被另一辆大货车追尾,所以才把皮卡车撞烂了。”

  江晓燕为叶军开脱责任。

  江晓燕绝不敢把昨晚遭唐意民暗杀的事告诉江豪,昨天工地发生百多号人打架的事,江晓燕也不想告诉爷爷,以免让爷爷焦急,操心。

  “晓燕妹子,这车头车尾撞的有点蹊跷。你说是被大货车撞的,我看根本不是,这明显就是小车互撞的。叶军到底和谁相撞了,你们报交警了不?”

  江豪仔细看了看皮卡车被撞的位置,根本就不是大货车的撞痕。

  他怀疑江晓燕在跟他撒谎。

  “爷爷,真的是拉货的大货车撞车。不信,你问叶军。”

  江晓燕还想隐瞒。

  “媳妇儿,你不要瞒你爷爷了。是发生什么事就说什么事,这辆长城皮卡车也该换了,换辆好车吧。车是我开着撞烂的,我帮你们换。”

  叶军来到江晓燕面前说道。

  “小保安,昨晚发生的事也要跟爷爷说吗?”江晓燕问叶军。

  “说,说,让你爷爷他们也要提防唐意民那个玩阴的人。”叶军说。

  “爷爷,昨晚我们遭到唐意民的追杀,他叫牛彪派了三辆车在马路上追杀我们。昨晚要不是叶军有高超的驾驶技术,有临危不乱,处惊不变的稳定心态,我才逃过唐意民的追杀呢?”

  江晓燕把昨晚那惊魂一幕说给江豪听。

  “唐氏集团唐意民玩阴的,这不象他一贯的为人作风哪。怎么他昨晚对你下手了,这老家伙真的输不起,我找他算帐去。”

  江豪听说唐意民玩阴的,对江晓燕下暗手,大吃一惊道。

  江城第一豪门就那么点度量,为了城南那块地皮,竟然对一个二十八岁的姑娘下手。

  这唐意民真的是一个心胸狭隘,鸡肠小肚的人啊。江豪气得要找唐意民去算帐。

  “江爷爷,你不用去找唐意民算帐。昨晚他是冲我来的,我把他儿子和邹虎的双手打断,他不恨我才怪?派牛彪来追杀我,也在情理之中。找他算帐,也是我去。”

  叶军劝阻江豪不要去找唐意民。

  唐意民既然不择手段对江晓燕下手,就说明唐意民和江家已经翻脸。

  江豪去找唐意民,无异于自取其辱,没有一点作用。

  “爷爷。小保安说的对,要找唐意民算帐,也只有他去,你就不要去。唐氏集团那边的事,你孙女婿会解决的。”

  江晓燕也劝江豪不要去找唐意民。

  “这个唐意民太阴毒了,竟然对我们江家人下暗手,他还是人吗?这口气我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江豪用脚跺跺地气愤地说。

  “爸,我觉得唐意民对江晓燕下暗手,这笔帐要去算。不能让唐氏集团太嚣张,欺负锦泉集团没人。”

  江霸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给江豪火上浇油道。

  “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劝爷爷不要去找唐意民算帐。你倒好,火上浇油,劝爷爷去。”

  江晓燕问江霸。

  “晓燕侄女,昨晚你遭唐意民派人暗杀,差点把小命都丢了。这么严重的事,我们锦泉集团不出面找唐意民算帐,他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耍阴招。”

  江霸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表面是在替江晓燕说话,其实心里在说,唐意民你怎么不把这小妞撞死。

  江霸典型的口是心非。

  “晓燕妹子,你大伯说的道理。唐意民暗杀你,其实就是给我们江家敲警钟,告诉我们放弃城南那块地皮,别和必争。如果我们不放弃,他就会第二次,第三次耍阴招。不行,为了锦泉集团,为了江家,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去会会唐意民。”

  江豪果然让江霸煽起来了,非要去唐氏集团会唐意民。

  “江爷爷,你不要听江总裁的话,他不了解内情,随意煽风点火,鼓动你去找唐意民。你去解决不了问题,我说了昨晚的暗杀,唐意民是针对我来的,你不要去。”

  叶军力阻江豪去唐氏集团。

  “小保安,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话,滚,滚开点。”

  江霸冲叶军大吼道。

  “大伯,你叫叶军滚就没有道理了。他现是我们江家的上门女婿,而且是爷爷亲自选的,他是我们江家的人。你有什么权力叫他滚。”

  江晓燕听她大伯叫叶军滚,脸一沉,质问江霸道。

  “小保安算什么上门女婿,你们连圆房都没有,充其量就是一个假上门女婿?我江霸不承认,他就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说话。”

  江霸有点蛮不讲理,霸道地说道。

  他是对叶军看不上眼,恨之于骨,于借题发挥,在叶军面前刷一点存在感。

  “大伯。你这是横蛮不讲理,故意挑刺。叶军是爷爷亲选,我爸同意,我心甘情愿。为什么要你同意,你算那根葱。”

  江晓燕为了维护叶军的地位,和她大的争执道。

  “江霸,晓燕妹子。你们不要争了。叶军是我亲选的上门孙女婿,他现是我们江家的人,有权站在这里说话。”

  江豪一锤定音,堵死了江霸再拿叶军是外人来说事。

  “爸,你说了没用,我是锦泉集团的实际操纵者,你不过是一个傀儡。锦泉集团说话由我说了算。小保安,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滚。”

  江霸拿出他是锦泉集团的实际操纵者来压他爸,来叫叶军滚。

  “江霸,你太过份了,哼。”

  江豪气得拂袖而去。

  “大伯,你太霸道,骄横了。叶军,我们走。”

  江晓燕杏眼圆瞪地冲江霸怒吼道。

  叶军站在一也,眉头紧皱,拳头紧攥,心里的火气腾地窜上来。

  他最讨厌人家叫他滚。

  现在,江霸连对他说了三个滚,这气还能忍吗?

  “叭。”

  一声脆响。

  江霸总裁的脸上挨了一巴掌,鲜血立马从他嘴里流了出来。

  “小保安,你敢打锦泉集团的总裁,你他妈的,饭碗不想要了吗?”

  江霸挨了打大叫道。

  “江霸,我最讨厌人家叫我滚。你刚才说了三个滚字,本来是要给你三巴掌的。看在你是我媳妇儿的大伯面子上,只给吃一颗酸枣,吸取一点教训。下次,再在敢我和我媳妇儿面前嚣张,还有我老丈人岳母娘面前放肆。当心,我尝给你的就不只是一个酸枣了。”

  叶军括了江霸一记耳光后,冷冷地警告道。

  “媳妇儿,走,我们该换辆好车了。”

  叶军拉起江晓燕的手走了。

  “妈拉个巴子,江家彻底翻天了啊,一个小保安竟把一个堂堂总裁放在眼里,敢动手打人啊。”

  江霸抚着渐渐红肿起来的腮帮子嚎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