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章 嚣张喇嘛

作品:无限道宗|作者:游长生|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0-06-30 20:20:32|下载:无限道宗TXT下载
  直到沈易收拢完了几匹军马,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沈大哥,你太厉害了!求求你教我武功吧!”

  韦小宝第一个冲了过来,不住地摇晃着沈易的胳膊,语气中满是渴求。

  原先他只觉得沈易身手不凡,此刻才知对方居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不止是他,茅十八、吴大鹏,还有王潭,全都满脸震撼地望着沈易。

  如此干脆利落地击杀了也算小有名气的黑龙鞭史松,而且还以一人之力令得十几名官兵招架不得,这份功夫实在让他们开了眼。

  吴大鹏赞叹道:“沈兄弟小小年纪,这份武艺实在令人钦佩不已!”

  王潭也是惊叹不已,并问道:“不知沈兄弟是哪位英雄的高足?”

  在他们想来,沈易年纪轻轻能有如此实力,其师门必然不凡。

  沈易却避而不答,只是客气地自谦了几句,转而道:“这些鹰犬虽被我杀退,只怕很快就会请援军再来,几位还比斗么?”

  “不比了!不比了!且不说我与茅兄本就没什么深仇大恨,单是今日有幸结识沈兄弟,那无论有何嫌隙,此刻也都消弭了!”

  王潭笑着摆了摆手,既然沈易不想自报师门,他当然也不会不识趣地继续追问。

  吴大鹏也道:“沈兄弟武艺高超,跟你比,我这老家伙就是自取其辱!更何况,两位是为了我天地会才招惹了朝廷军马……”

  随后,两人便坦白了自己天地会成员的身份。

  茅十八大感意外,同时也十分欣喜,本欲与两人把酒言欢一番,却被沈易劝住了。

  此地不宜久留,山高路远总有再会之期,几人都觉得有理,于是双方各自作别。

  望着吴、王二人离去,沈易对茅、韦二人道:“我此番乃是路过扬州,本身还有要事,故而也要与两位兄弟分别了。”

  这话自然是他瞎扯,可如今既然已与韦小宝结下了交情,他便不想再继续参与下去,免得对剧情造成太大变动,会影响韦小宝入宫。

  茅十八和韦小宝虽然不舍,但也不好强留,便任由他骑着官兵的马匹离去了。

  实际上沈易并没有走远,而是离开了数百丈便隐藏起来。

  很快,便见两人争执起来,在韦小宝的言语激将之下,茅十八决定要去践行先前的随口之言——进京挑战鳌拜!

  直到望见两人没有回扬州城,而是沿着官道北上去了,沈易才默默离开。

  很显然,剧情又回到了原本的轨道。

  ……

  沈易则改走小道,同样是一路往北而行。

  赶路四五天之后,觉得已将茅、韦二人远远甩在了身后,他才回到官道上继续前进。

  随后他便放缓了些速度,在官道上又走了七八天,便已进入河北地界。

  这日天色已晚,沈易便在一座镇上的客栈投宿。

  镇子临近官道,镇上又只有这一座客栈,所以店里的客人倒是不少。

  “要一间上房,然后弄一桌酒菜,再帮我喂下马。多退少补!”

  沈易取出约莫五钱散碎银子放在柜上,然后寻了张桌子坐下。

  那青帮老罗给了他二十两银子作赔礼,一路走来也只花去了四五两。

  现今那些在官府当差的普通职员,一个月的薪俸也就一两几钱银子,这二十两白银的购买力,相当于普通官差近两年的工资!

  当然,还有些见不得光的外快就得另说了。

  但由此便知,原著里韦小宝的人缘为何那么好——动辄就是几千两的银票往外撒,人缘能不好吗?

  沈易打量了一下,客栈里七八张桌子,大半都已坐了人,不少都是些练家子。

  其中一桌上坐了个锦衣华服的贵公子,二十出头的年纪,模样颇为英俊,无人与他同桌,身后还站了两个护卫。

  这两个护卫面貌有七八分相似,年纪也相仿,似乎有很近的血缘。

  不多时,一桌不算精致,却颇为丰盛的饭菜已被端上了桌。

  煨肘子、烩南北、脆皮虾……七八盘油香四溢、色泽鲜艳的地道河北菜肴,让人看得食指大动。

  赶路辛苦,沈易可不会在吃上再亏待自己。

  正当他提起筷子要开吃时,却见两个胖喇嘛从店外走了进来。

  “好香啊!”

  一声赞叹的同时,便见那两名喇嘛竟毫不见外地在沈易这桌坐了下来。

  年纪稍长些的那个瞥了沈易一眼,神态轻蔑地道:“小施主孤身一人,竟点了这许多菜肴,实在是浪费!就让我师兄弟二人,替你分担些吧……”

  话音未落,两人也不理会沈易作何反应,竟是连筷子也不拿,便直接伸手各自抓了两只大虾、一个肘子,大快朵颐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简直让沈易有些发蒙。

  这什么情况?

  哪儿来的两个野喇嘛?

  “嗯!师兄,这肘子真香!”

  “嘿,大虾也嫩得很!”

  两个喇嘛吃得满嘴流油,两双肥腻的大手不断地抓取着各种菜肴,口中还不住地评头论足,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莫说是沈易,便是周围几桌的客人,都被这两个喇嘛的举动给整得有些呆滞。

  那坐在里桌的白衣公子脸上,更是流露出一抹不加掩饰的嫌恶,冷声道:“这两个喇嘛真是不知廉耻,讨饭都如此不客气,吃饭的兴致都被他们搅没了!”

  说着,不满地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扔。

  “世子,这马上就要进京面圣,还是不要另生事端了,免得给王爷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旁边的护卫赶紧低声劝慰,语气中满是恭敬。

  沈易身具三流巅峰的修为,而且这半个多月以来,实力又有所精进,距离突破到二流之境也只有一线之隔,听觉自也是胜于常人,两者的对话虽然声音不算大,却被他听了个清清楚楚。

  “世子?莫非是平西王吴三桂之子,吴应熊?不论是年纪,还是出现的时机,都和原著十分吻合……”

  他已有所猜测,但也没放在心上,凭他现在的实力,还不到打平西王府主意的时候。

  注意力很快就重新回到了面前这两个莫名其妙,且令他感到十分不爽的喇嘛身上。

  沈易倒不是舍不得一桌酒席,而是这两个喇嘛表现得实在太嚣张,根本不征求他的同意,便这么肆无忌惮地吃起了他的席面。

  这简直是视他如无物,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他也不急着动手,只是端坐在那儿面无表情地冷眼看着,眼中的怒意却越来越盛。

  两个喇嘛虽然注意到了沈易异样的表现,却也没放在心上,只觉得这小子还算识相,脸上的傲气不由更重了几分。

  “小施主请的菜色还不错,贫僧吃饱了,你现在可以吃了。”

  两个喇嘛吃饱后,那年长一些的喇嘛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句,那模样倒像是他们赏了沈易一顿饭。

  说完,两人便起身要走。

  “这不还没吃完呢么?浪费可不好”

  沈易轻轻敲了敲桌面,语气甚是冰冷。